第1394章 长大了要嫁给他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萧睿从沙发上站起来,随手抓起搭在上面的西装外套,“走吧,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

    萧睿淡淡的说,“你想在这里过夜?”

    不想!

    心肝想念她柔软的大床,她打个哈欠,“走吧!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走出包间。

    萧睿开车送心肝回家。

    萧凌夜和林绾绾对他们两个一向是放养政策,两个人刚刚十八岁的时候,萧凌夜就正式宣布退休,把公司交给了萧睿管理,林绾绾戏也接的少了,夫妻俩年轻的时候都忙,现在终于清闲了一些,经常一起处国旅行。

    锦宫太大,爸妈经常不着家,妹妹小星星更是常年跟舅舅龙御天一起去森山老林采药学医,锦宫里常年就兄妹俩在一起,最后两个人商量了一下,干脆从锦宫里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萧凌夜不放心心肝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住,干脆出资,给兄妹俩在香溢紫郡买了两套房子,香溢紫郡的房子都是一梯两户,兄妹俩的房子在同一楼层,门对门。既能拥有彼此的独立空间,又能互相照顾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萧睿驾车,车速很稳,车子开着窗,夜风一吹,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些。

    心肝坐在副驾驶,歪着头看他。

    萧睿目不斜视,“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不愧是双胞胎,萧睿你真了解我。”心肝笑眯眯的看着他,“铁树开花了咩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

    萧睿握着方向盘,淡淡的说,“就是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同学?

    唬谁呢!

    她和萧睿从幼儿园到大学,同学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,这中间,有不少同学知道他的身份之后,巴巴的凑上来攀交情,也没见他“看在同学一场”的份上给人家留面子。

    心肝挑眉,也没揭穿他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抵达香溢紫郡,停好车,乘电梯上楼,心肝看着萧睿,表情很是丰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终于侧首看了她一眼,语气带着淡淡的警告,“萧心肝!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你笑的很猥琐。”

    心肝摸摸脸,“有吗有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跟二叔一家,非常不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说她跟二叔一样八卦呢。

    心肝摊摊手表示,“我是二叔的亲侄女,有些像他也正常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简直被她打败,他吸口气,“今天的事情不许告诉爸妈。”

    闻言,心肝更兴奋了,她眼睛倏然一亮,“为什么不能告诉爸妈?萧睿啊萧睿,你老实说,你是不是对安暖暖动心了。哎呀,你告诉我嘛,我又不会笑话你。安暖暖长的那么漂亮,你喜欢她也很正常啊,再说了,我们还有老同学的情分呢。你长这么大,一直母胎单身,如果你真喜欢她,我肯定会帮你的啊。对了对了,我还加了她微信呢,你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吧。嘿嘿,要不要我把她的名片分享给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额头青筋直跳,“聒噪!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嘛,这样,你就直接告诉我到底喜不喜欢她,有一丢丢的好感也行啊,我发誓,我肯定不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冷笑是几个意思,你不信任我啊!”

    萧睿干脆利落的承认,“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轻咳一声,“咳,别这样嘛,都是一家人,给点信任呗。”

    萧睿直勾勾的看着她,不说话。心肝在他清冷的眼神下渐渐心虚。
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她承认她八卦,而且藏不住秘密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电梯打开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走出电梯,互相叮嘱对方早点睡之后,就各自回了自己的房子。

    萧睿年龄越大越像萧凌夜。

    这种像不只是容貌上的,还有气质气场和喜好上的,他房间的装修和年轻时候萧凌夜的房间很像,采用了黑白灰三个色调,质感很强,干净整洁,明显就是单身男人的住所。

    洗漱之后。

    萧睿没有睡觉,他换了身灰色的家居服,走到吧台,从酒柜中倒了杯红酒,端着酒杯坐到灰色的布艺沙发上,沙发上有两个粉红色的抱枕,看上去跟房子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那是心肝的抱枕。

    她偶尔无聊的时候过来看电视,嫌弃他房子冷飕飕没有一点人情味,特意把她心爱的抱枕拿了两个过来,说是给他的房子增添点生活色彩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萧睿目光落在抱枕上,脑袋里冒出来的却是安暖暖小时候的样子。

    很奇怪。

    明明过去了十九年,有些事情的记忆却如此鲜明。

    他记得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最喜欢穿的就是粉红色的蓬蓬公主裙,头发扎成可爱的丸子头,或者是扎成两个小啾啾,像个小哪吒,配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可爱又呆萌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她有点怕他,但是她喜欢和心肝一起玩,心肝又爱跟着他,慢慢的,她就成了他们兄妹俩的小尾巴,再后来,她就不怕他了,跟他一起玩游戏,还嚷嚷着以后长大了要嫁给他。

    想起小时候,萧睿抿了口红酒,眸子里笑意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——”

    手机突然响起来。

    萧睿看了眼来电显示,放下红酒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总裁,您让我查的安小姐的资料,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安暖暖被心肝的司机送回家,她家在云城的一个别墅区,三层带院子的小别墅,位置不在市中心,但是也在四环之内,地理位置也算相当优越了。

    以安大庆现在的经济实力,当然没本事在寸土寸金的云城购置这样一套别墅,这套别墅是安暖暖的外公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当年。

    安大庆只是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凤凰男,因为考上云城大学,在大学里和安暖暖的母亲齐青恋爱,齐青是家中独女,家庭条件优越。毕业后,她不顾父母反对,硬是跟安大庆结了婚,那时候安大庆什么都没有,齐青父母不忍心看女儿跟安大庆租房子过活,所以才买下这套房子作为他们两个的婚房。

    后来,外公外婆相继去世,再后来妈妈出了车祸,这房子就换了女主人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半。

    别墅里灯光通明。

    安暖暖吸口气,按响门铃,佣人开了门,看到安暖暖,小声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老爷在客厅等您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