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3章 卖闺女

    “你带她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萧睿抿唇,“医院!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。”心肝拉住他,“你不用担心,她脸上的血不是她的,我刚才检查过了,她身上没什么伤,之所以昏迷应该是喝醉了外加受了惊吓,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萧睿面色不见缓和,脚步却停了下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心肝指着包间里的碎酒瓶,推测说,“刚才我进来的时候,有个老东西正准备欺负她,安暖暖拿酒瓶子砸伤了老东西,血是那老家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问过前台,安暖暖是跟她爸爸一起来的,那老东西是后来的,不过我来的时候没看到她爸,就她和老东西两个人在包间。”心肝推测,“那个老东西说他是萧氏集团的高管,所以,应该是安暖暖她爸为了跟老东西做什么交易,把安暖暖当成筹码送给老东西了。安暖暖反抗之下,才形成现在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心肝逻辑性很强。

    通过只言片语的线索,就把事情的大概推测了出来。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萧睿冷着脸,半晌才开口,“萧氏集团的高管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心肝点头,“那老东西让人倒胃口,我让人把他拖出去了,啊……对了,我自作主张替你把他开除了,你记得让人事安排通知一下。”

    萧睿抿着唇,眸色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尽管萧睿说的没头没脑,跟他一母同胞的心肝还是知道他在指什么,“我嫌那老东西在包间里污染空气,让人弄没人的包间待着了,本来想报警的,但是转念一想,不知道安暖暖她爸到底跟那老东西做了什么交易,怕报了警她爸知道了会迁怒她。”

    心肝嫉恶如仇,骂道,“她那个爸比老东西还让人恶心,妈的,为了利益自己闺女都能卖。”

    心肝已经认定安暖暖她爸不是好玩意儿。

    她揍那个老东西的时候就看出来了,那老东西长的就是一副色迷迷的死样子,她都能看出来,安暖暖爸会看不出来?

    明知道是色中饿鬼,还把自己闺女打扮的这么漂亮,而且自己还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说他不是故意的?谁信!

    心肝看了眼安暖暖,有些心疼,“她也太倒霉了,摊上这么个人渣爸爸,我记得以前上学那会儿,她爸妈不是挺爱她的嘛,每天她上学放学都是爸妈开车去接,一家三口看着也挺幸福和谐的,怎么现在弄成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你倒是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没说话。

    心里突然冒出一股无名火,他低头,看了眼怀里的女孩,再看看一片狼藉的包间,忍不住想,如果不是心肝及时出现,她会怎么样?

    萧睿身上寒气越发浓重,他抱着安暖暖,让人又开了个干净的包间,把安暖暖放到沙发上,对跟进来的心肝说,“你照顾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肯定要奴役我。”心肝摆摆手,“做你想做的事儿去吧,这儿交给我,我保证把她照顾的妥妥当当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暖暖是后半夜醒来的。

    身子一动,脑袋就是一阵剧痛,她扶着脑袋,挣扎着坐起来,房间一片漆黑,她闭上眼,等眼睛适应黑暗之后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熟悉的……帝宫包间!

    脑袋里立马浮现昏迷前的画面,她记得她喝多了,然后……用酒瓶子把赵总的脑袋开瓢了,好像……还见了血!

    然后呢?

    她捶着脑袋,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赵总呢!

    她好像把事情搞砸了,那……妈妈呢!

    妈妈现在有没有被断了医疗?

    安暖暖脸色煞白,悚然一惊,整个人像是被浇了盆冷水,彻底清醒了。她踉跄着从沙发上下来,膝盖不知道磕到哪里,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“啪嗒——”

    包间里灯光大亮。

    安暖暖吓了一跳,她顺着光芒看过去,就看到一个漂亮到极致的女孩靠在包间的一个单人沙发上,刚才灯光太暗,女孩又一动不动,她竟然没发现包间里还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见她看过来,女孩打个哈欠,揉着眼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来,“你可算醒了。”

    她都守了她大半夜了。

    本来她想给萧睿制造机会的,但是那榆木脑袋,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合适,硬是让她在这里守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心肝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茫然。

    心肝看着她的反应,眨眨眼,“你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更茫然了,怯生生的眼睛里写着大大的疑惑,“我,应该记得你吗,我的意思是,我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竟然不记得她了!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心肝自我安慰,都过了十八九年了,又不是所有人的记性都像她跟萧睿那么变态,不记得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头还疼吗?”

    安暖暖摇头,她突然想起来,昏迷之前,她好像见过她,在她绝望的时候,是她救她于水火,“是你救了我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赵总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那个老东西?扔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急的顿时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这次她算是彻底把赵总给得罪死了,得罪了他,合同肯定签不成了,那妈妈……安暖暖眼泪都要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嗳,你别哭啊。”心肝手忙脚乱的安慰她,“别哭别哭,你脸上还有伤呢。”

    她小时候就爱哭。

    现在长大了,怎么比小时候还爱哭啊。

    心肝赶紧扶着她坐下,安暖暖哪坐的住,她跟心肝道歉,“对不起……我现在有急事要回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心肝提醒她,“现在是凌晨三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我必须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,我让人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心肝摇摇头,“走吧!”

    走出包间安暖暖才发现,她身上的衣服换了一身,身上的伤也被处理过,她心里更感激了,她抓着随身的包包,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分钱。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,怯生生的看着心肝,“萧小姐,谢谢你的衣服。我……没带钱,能不能留个你的联系方式,等有钱了,我把衣服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心肝本来想说不用了,转念一想,马上点头应下来,“行啊,我们加微信。”

    让司机送走了安暖暖,心肝才又折了回来,她打开隔壁包间的房门,包间里灯光明亮,萧睿见她回来,眸色微暗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