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2章 教你做人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安暖暖死死的扒着包间的门框,放声呼救。

    可帝宫是娱乐场所。

    来这里的玩的人,玩的很开,就算有人听到呼喊,恐怕也以为是某种情趣,根本就不会管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安暖暖就被拽进了包间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赵总用力合上房门,他拽住安暖暖的手臂,用力一甩,就把她甩到包间的地板上,她头重脚轻,重重跌在冰冷的地板上,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手臂上黏糊糊的,房间里充满了血腥味,安暖暖惊恐的抬头,就看到赵总一只手捂着流血的脑袋,面色阴狠的步步逼近。

    她瑟缩成一团,不停的往后挪。

    “跑!你再跑啊!”赵总冷笑,“老子看你今天逃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惊恐而绝望。

    赵总色心不死,哪怕受了伤也要把安暖暖给办了,他大步靠近,一把按住她的肩膀,安暖暖拼命挣扎,她喝了酒,脑袋里混混沌沌,只剩下本能的自保。酒精让她的力气变大,挣扎中,她的手拍在赵总受伤的脑袋上,赵总疼的脸色狰狞,一巴掌对着她的脸就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,安暖暖被打的耳朵一阵轰鸣,她眼前发黑,半晌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赵总欺身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脑袋发黑,安暖暖倒在地上,再也无力挣扎。

    安暖暖绝望的倒在地上,她眼眶通红,闭上眼,一滴泪顺着眼角滑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预料中的压力并没有传来,相反,肩膀上的压力突然消失,她还没睁开眼,下一刻就听到赵总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安暖暖睁开眼,就看到包间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,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年轻女孩,正抬腿一脚踹在赵总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赵总又是一声惨叫,他撞到墙上,又倒在地上,脑袋上的血又开始哗哗的流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老东西!”心肝一脚踩在他胸口,骂道,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看看自己什么熊样,仗着自己是男的,力气比人大,就敢搞欺男霸女这一套。不会做人是吧,那本小姐就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。”

    她高跟鞋踩在赵总的胸口,鞋跟用力一碾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赵总疼的惨叫连连,他喘口气,怒骂道,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,你敢这么对我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呦!听口气还是个人物。”心肝甩甩爆炸头,蹲下来轻轻拍打他的脸,啧啧有声的说,“来来来,自报家门,云城有钱有势的就没有本小姐不认识的,本小姐倒要看看你是哪路神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总惊疑不定的看着心肝。

    心肝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森森白牙,“你说不说?不说也没关系,老娘报警,让你在云城出出名,不用太感激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总吸口气。

    报警!

    他是萧氏集团的高管,如果进了警局,公司的人知道了怎么看他?私底下他玩的再疯都不要紧,如果闹到明面上,他的领导和竞争对手知道了……他的饭碗估计都要黄了。

    赵总生怕她真的报警,慌忙说出自己的身份,试图吓退她,“你敢!我告诉你,我是萧氏集团的高层!整个萧氏集团都是我的靠山,萧氏集团知道吧?云城最有钱的集团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赵总就看到居高临下的女孩,脸上神色古怪,他顾不上多想,立马说,“得罪了萧氏集团是什么后果,你自己掂量掂量。再者说,你凭什么报警,我跟安暖暖是你情我愿,跟你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情我愿?”心肝戏谑的看着他脑袋上的伤,“做人最重要的就是有自知之明,就你这身材,这长相,人家那么漂亮的小姑娘眼又没瞎,看得上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总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仗着自己是萧氏集团的员工就敢仗势欺人,以为萧氏集团是你家开的?”心肝脚下用力一碾,看赵总疼的面色扭曲,才冷哼说,“我哥都没你嚣张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忘了告诉你。”心肝突然咧嘴一笑,笑的赵总背后阴风阵阵,就听到她语气淡淡的说,“我哥叫萧睿!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哥叫萧睿还是……”突然,赵总像是想到了什么,豁然瞪大了眼睛,指着她的手都在哆嗦,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想起自家总裁的名字了。”心肝把卷发别到耳后,笑眯眯的说,“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萧氏集团小公主!啊……不对,小星星出生之后,我就变成大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式宣布,你被解雇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震惊干嘛,你不是喜欢仗势欺人吗,现在我只是把熟悉的味道和熟悉的配方还给你啊。”心肝见他脸色惨白不说话,撇撇嘴打了通电话出去,很快包间里就进来几个服务生,把赵总从包间里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跟服务员一起进来的还有萧睿。

    听说心肝在帝宫打了人,他跟过来看看,刚进包间就看到心肝正背对着他蹲在地上,似乎在跟什么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你没事吧?安暖暖你别晕啊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?

    萧睿脸色一变,大步走过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来的正好。”心肝指挥他,“我穿着裙子不方便,你赶紧把人抱起来,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目光落在安暖暖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她已经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萧睿一眼看到她凌乱的头发,皱巴的裙摆,最扎眼的是她脸上的血巴掌印,赵总头上受伤,用手捂着,手上全都是血,他打了安暖暖一巴掌,鲜血粘在她脸上,形成一个带血的巴掌印,她皮肤雪白,那鲜血在她脸上,看上去格外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萧睿吸口气。

    他想都不想,大步走过去,把安暖暖从地上抱起来,冷着脸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挑眉。

    喔嚯!

    天天嫌女孩子叽叽喳喳吵得心烦,从没跟女孩有过肢体接触的萧睿……竟然对安暖暖公主抱!

    嘿!

    心肝大步跟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