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1章 老子今天要你的命

    “过来坐!”

    安暖暖僵硬着身体没有动,见状,安大庆用力推了她一把,“别磨磨蹭蹭的,赶紧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死死咬着嘴唇,艰难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刚走到沙发旁边,赵总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安暖暖浑身一颤,下一秒就被赵总带进了怀里,她的身体反射性地要躲,可又硬生生的忍住。

    “叫暖暖是吧。”赵总调笑,“这名字不错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扯扯嘴角,没说话。

    赵总也不介意安暖暖不配合,反正她只要不反抗就行,他搂着她的腰,旁若无人的抚摸她的腰线。

    他的手有些凉,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落在身上,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,森冷又诡谲,所到之处,让人……恨不得把身上的皮肤刮下来一层。

    恶心!

    隔夜饭都要吐出来的恶心。

    安暖暖强忍着,忍的眼眶泛红,拳头紧握。她死死咬住舌尖,才忍住把酒瓶子砸在他头上的冲动。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见安暖暖没有再反抗,安大庆满意,他看着已经无暇顾及他的赵总,轻咳一声,“赵总,那我就先走,回去准备合同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安大庆马上笑着退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安大庆一走,包间里就只剩下赵总和安暖暖两个人,没了旁人,赵总更加肆无忌惮,他从没碰过安暖暖这样的绝色。

    看着安暖暖雪白的肤色,再看看她裙子下鼓囊囊的胸口,他实在没忍住“咕嘟”一下,吞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的手就要落在她胸口。

    安暖暖反射性地按住他的手,赵总的脸色当即就冷了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浑身发抖,按着他的手,紧张到结巴,“我,赵总……我再敬您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赵总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在他的目光下,安暖暖眼神闪躲,半晌,赵总却笑了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小丫头跟他玩心机呢。

    以为把他灌醉了就没事儿了?

    啧!

    真是单纯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不介意陪她玩玩,就当是情趣了。

    他垂下手,懒懒的靠在沙发上,笑着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,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如蒙大赦,她立马从他腿上跳下来,跟他拉开距离,然后握着酒瓶,分别给两人各倒了一杯白酒。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她想的很简单,她要努力把赵总灌醉。

    虽然……

    虽然以她的酒量,她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,可……拖一时算一时吧。

    她的手还在抖,把酒杯递给赵总,赵总接酒杯的时候,在她手背上轻轻抓了一下,安暖暖抖的更厉害,她慌忙缩回手,“赵总,您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暖暖,敬酒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干为敬,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看着满满一杯的高度酒,吸口气,仰头一饮而尽,一杯酒刚下肚,肚子里就火辣辣的,那股火直接从胃里顶上来,顶的她脸颊通红。

    她皮肤本来就白的发光,这会儿脸上一红,像是染了一层胭脂,美的惊人。

    赵总还没喝酒,就觉得身上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“赵总,我喝完了。”

    赵总直勾勾的盯着她,端起酒杯同样一饮而尽,他是常年混迹酒桌的,一杯酒下去脸色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他笑着放下酒杯,“还喝吗?”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安暖暖知道她喝不过他,可眼下要么灌醉赵总,要么……把自己灌醉,因为她根本没办法在清醒的状况下,忍受他的碰触。

    她又敬了赵总两杯。

    酒杯是那种小巧秀气的白酒杯,每一杯大概有半两的分量,几杯酒下去,安暖暖已经双腿发软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赵总见她目光迷离,心头火烧的更旺,他也没心情跟她磨蹭了,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,靠近她就想扯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总皱眉,他耐心有限,“安暖暖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酒壮怂人胆。

    安暖暖发现她喝了酒之后,脑袋虽然有些晕,可面对赵总的靠近,她本能的反应更加明显了,她抓住白酒的瓶子,随着赵总一步步逼近,她踉跄着一步步后退,“别过来……你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赵总对她的威胁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她一个弱女子,能把他怎么样,再说了,她看上去就不像胆子大的人,用酒瓶砸他?她敢吗!

    赵总威胁着靠近她,“安暖暖,别忘了我跟你爸的合同还没签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脑袋阵阵眩晕。

    安暖暖喝了酒,脑袋转动的频率都慢了半拍,她目光迷离,大着舌头说,“那是你们的事情,跟我有……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赵总拧眉。

    他彻底没了耐心,大步走到安暖暖面前,安暖暖步步后退,直到背部抵在墙壁上,最终退无可退,赵总又笑出一口黄牙,“良辰美景,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,你爸说你还没经过人事,你放心,我会对你很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他一把按住安暖暖的肩膀,话音刚落,伸手就去扯她的裙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安暖暖毛骨悚然,她尖叫一声,用酒瓶子狠狠砸他的肩膀,“滚开!别碰我!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赵总没想到她真敢动手,酒瓶子很沉,砸在身上疼的他面部扭曲,他大怒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“死丫头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彻底醉了。

    醉酒之后的她脑袋里没有利益,没有安大庆的威胁,剩下的只有保护自己的本能,眼看着赵总欺身而来,她吓得尖叫不止,闭上眼,扬起手里的酒瓶子,对着他的脑袋就重重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赵总捂着鲜血淋漓的脑袋,疼的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安暖暖愣愣的看着手里碎掉的酒瓶子,再看看赵总头上的血迹,惊吓之下,她酒都醒了几分,她浑身都在哆嗦,手里的酒瓶子落在地上,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老子今天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赵总红了眼扑过来,安暖暖颤抖着往门口跑,还好,赵总受了伤,行动上没有那么灵活,她跑到门口,拉开门就要跑出去。

    手腕一紧。

    是赵总拉住她的手腕,他死命的把她往包间里拖。

    安暖暖毕竟敌不过男人的力气,眼看着就要被拖进包间,她绝望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啊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