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0章 过来坐

    安暖暖?

    心肝皱着眉头想了半天,才想起这么一号人物,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诧异的瞪大了眼睛,很快,她就咧开嘴笑了。

    两人是双胞胎,萧睿轻而易举的看穿她的不安好心,他抿唇,面无表情,“笑的很假。”

    心肝才不会被他的冷脸吓到。

    她笑容更灿烂了,“啧!安暖暖呀,咱们幼儿园的那个同学,算一算应该有十八九年没见过面了吧,那时候咱们才几岁?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,安暖暖现在也是个大姑娘了,跟小时候有很大差别吧!所以……来来来,咱们聊聊,你是怎么一下子就认出人家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淡淡瞥他一眼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心肝勾着他的脖子哈哈大笑,“哎呀呀,我忘了,萧睿是天才,记忆力好着呢,能记住幼儿园同学也是正常的,唔……那你还记不记得咱们班除了安暖暖之外的人啊,你也知道,我是学渣嘛,我把咱们班的人都快忘光了,你记性这么好,你跟我说说咱们班还有什么人呗,等我想起来还能组织个同学聚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说过小学同学聚会,初高中同学聚会,大学同学聚会,谁听说过长大之后组织幼儿园同学聚会的!

    萧睿沉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知道了。”心肝笑眯眯的看着他,“你不说话,该不会是把班里其他同学都忘光了,只记得安暖暖一个人吧。啊……我想起来了,当年咱们两个去幼儿园的时候,你对那些小屁孩不屑的很呐,除了我和安暖暖,好像就没见你搭理过谁。”

    “萧心肝!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聒噪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萧睿你竟然为了个十八九年没见过的小伙伴嫌弃我,我要回家跟爸妈告状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礼貌,叫哥!”

    “屁!妈咪都告诉我了,当年是我先出生的,我是姐姐,你占了我这么多年的便宜,现在还想占,没门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哼,这么多年除了我和小星星,我就没见你跟哪个异性走的近过,我有时候都怀疑你是不是有恋妹癖,不只是我,爸妈也很关心你的个人生活呢,如果知道你对一个小姑娘念念不忘……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萧睿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。

    一秒。

    两秒。

    五秒钟之后,到底还是心肝怂了,“好吧,我认输,我不说!”

    萧睿这才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去洗手间洗手,而这个功夫,心肝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,小跑着去前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间门口。

    安暖暖擦掉眼泪,她站在外面努力深呼吸,好不容易让心情平复了一些,才推开门走进了包间,包间里,安大庆和赵总本来在聊些什么,听到动静,两人同时看过来,看到安暖暖回来,安大庆没有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而赵总……看到安暖暖的那一刻,眼珠子都挪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扯着裙摆,浑身绷紧。

    “暖暖,过来!”安大庆开口叫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浑身僵硬的走到两人身边,安大庆看她磨磨唧唧,皱着眉头,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扯过来,按住她的肩膀,让她坐到赵总身边。

    安暖暖反射性地挣扎。

    安大庆在她耳边小声威胁,“别犯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想起母亲,死死咬住嘴唇,把眼泪逼回去,安大庆倒了两杯酒,把其中一杯递给赵总,陪着笑说,已有所指的说,“赵总这回应该看出我的诚意了吧。”

    赵总哈哈大笑,他吃的胖,笑起来脸上肥肉乱颤,恶心的让人想吐,他自己却没有这种觉悟,接过酒杯,仰头就一饮而尽,“诚意满满,哈哈,诚意满满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竞标的事儿?”

    赵总毫不避讳的搂住安暖暖的腰身,“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听到他肯定的答案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赵总已经开始对安暖暖上下其手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浑身僵硬,反射性地推开他,赵总当即沉了脸,他收了笑容,当即冷冷的和安大庆道,“安总的诚意很足,安小姐似乎不愿意配合啊。这种事情讲究个你情我愿,安小姐不愿意,我也不好勉强。没关系,合作也是讲究缘分的,既然缘分没到,也不能强求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安大庆顿时慌了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把赵总约出来,而且眼看着合作都要谈成了,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煮熟的鸭子飞掉。

    他赶紧拉住赵总,赵总看上了安暖暖,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走,安大庆刚虚虚的拉住他,他马上就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都是老油条,安大庆马上知道他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陪着笑说,“赵总,我的赵总啊,小女孩不懂事儿,您别跟她一般见识,我马上让她跟您赔罪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眯着眼,冷冷的扫了眼安暖暖,眼底都是森冷的威胁,“暖暖,跟赵总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死死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要我教你怎么做吗!”安大庆拿了个杯子,倒了满满一杯白酒,“安暖暖,赵总看上你,是你前辈子修来的福气,你别好赖不分!去!给赵总敬酒赔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憋的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安大庆的行为就像妈妈桑,而她……就是他努力往外推的坐台小姐,她觉得屈辱极了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面罩寒霜,强行把酒杯塞到她手里,“别让我说第二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手里的酒杯像烫手山芋,她很想砸烂它,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不能!

    母亲在医院的医疗费,每个月三十万起步,而她还没有大学毕业,没有赚钱的能力,根本就支付不起这么高昂的费用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里,她眼底的光芒一寸寸熄灭,最终,绝望。

    安大庆很有耐心,等着她自己相通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仿佛是一分钟,也仿佛是一个世纪,安暖暖终究还是握紧了杯子,僵硬的起身,她走到赵总面前,低着头道歉。

    “赵总,对不起,刚才是我不懂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小姐的道歉也太没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安暖暖咬咬牙,她端起酒杯,仰着头把杯子里的白酒一饮而尽,她没喝过这么高酒精度的酒,一杯下去嗓子火辣辣的疼,呛的她直接咳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赵总,这样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赵总脸上这才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他坐回沙发上,拍拍自己的大腿,“过来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