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8章 该放手了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很难过。

    许钧说的话,她一个字都不信,她吸吸鼻子,“阿钧,你不用再替孙倩说话了,这些年你是怎么对她的,我全都看在眼里,你怕我再对她动手,所以才跟我说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定定的看着她,看的许母逐渐消声。

    “阿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您想让她怎么样?”许钧面无表情,“我喜欢她,追求她的时候,您觉得她配不上我,生怕我们两个会在一起。现在人家找到了喜欢的人,明确的拒绝了我,您心里又不高兴了。所以,您到底想让她对我有什么回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哑然。

    “我来猜猜你的心思吧,您到现在都觉得倩倩配不上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!”许母咬牙点头,“以前她还能配上你,谁让她后来不自爱,未婚先孕不说,还坚决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别说是我们家,就是之前巴结他们家那些想跟他们家联姻的,也看不上她了。”

    许钧打断她,“您心里肯定在想,她都这样了,我还喜欢她,她就应该感恩戴德。只有我能不喜欢她,拒绝她。她就应该被动的接受我的喜欢和不喜欢。您更不能接受,您心里这么看不起的她,竟然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忍不住了,“萧胤就是一娱乐圈的花花公子,根本比不上你!”

    “对,在您心里我永远都是最好的。所以,您更不能接受孙倩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妈!您儿子不是人民币,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完美,您不能苛刻的要求别人都喜欢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没说话,但是表情并不觉得自己这样认为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许母面色微沉,“以后离倩倩和她身边的人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打扰她。”许钧冷声说,“萧家的能力您清楚,萧家的人出了名的护短,这一次不是我有本事护住您,是萧胤没有跟我们计较。但是仅此一次,再有下一次,谁也救不了您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让人救。”许母嘴硬。

    “那您想怎样?在看守所一辈子都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谁让他们伤害你,反正我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许钧觉得累,还有失望。

    他抿唇凉凉的看着许母,“没人要求你这样做,你的行为看似为了我,实际上根本就是自我感动,我不需要你这种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也很难过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她为了儿子什么都可以做,为什么儿子还不理解她。

    难道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她这个妈妈,还比不上孙倩吗?

    许母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她看着浑身是伤,面色难看的许钧,怕他情绪波动会影响伤势,咬着牙妥协说,“只要你放弃出国,我可以答应你,以后绝对不找他们家麻烦。”

    许钧抿唇,面无表情的看她。

    许母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许钧开口,“看来,您到现在还没有认清现实。不是您找他们家麻烦,是只有您安分守己,他们才不会找我们家麻烦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怕他们!”

    “是!您天不怕地不怕。”许钧内心的火压制不住,忍不住嘲讽了一句,“那您有没有替我考虑过?您为了我的事儿进监狱,让我怎么心安理得的生活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有心理负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许钧打断她,抬高声音,厉声说,“为什么到现在您还在执迷不悟,我说了,我不需要你为我违法!孙倩现在过的很好,算我求您了,您能不能别打扰她。我再说一遍,我出国是我的个人决定,就算没有倩倩,我也会这么做。非要让我说明白,我就是想逃开您,在您身边太压抑了,您才满意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落。

    病房里安静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许母眸光含泪,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许钧心里揪紧,但是他必须把话跟她说清楚,他声音沉下来,“妈!我车祸的时候,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”

    许母含泪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一刻,我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,我想,如果我死了,是不是就能彻底自由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瞪大眼睛,浑身发颤,“你……宁愿死,也要逃离妈妈?”

    “我没勇气自杀,但是那一刻,我只有这一个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崩溃痛哭。

    “出国的决定不会改,如果您还觉得是因为倩倩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,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,如果您再迁怒到别人身上,我活着也没脸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许母大惊失色,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您想的那样。”许钧平静的看着她,讲不通道理,他只能拿自己的性命威胁她,“您下次再做疯狂的举动之前,想想我这次车祸!”

    许母听懂了。

    许钧在明确的告诉她,如果他还敢对付孙倩,他就不活了。

    许母心惊肉跳,她一把抓住许钧的手臂,流着眼泪疯狂摇头,“阿钧,你别做傻事,爸爸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,你出事了,让我们老两口怎么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做傻事的前提,是您也不能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在子女面前,当父母的不可能赢,她妥协,“我不做傻事,妈妈答应你不做傻事。但是……妈妈求求你,别离开好不好?我和你爸年纪大了,你爸这两年身体也不好,你走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他走。”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一直忍着没开口的许父终于出声,他把母子俩的交流看在眼里,缓步走过来,伸手落在许钧的肩膀上,“想走就走,爸爸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!”

    许父像一瞬间老了十几岁,这一次事情他彻底醒悟了,这几天他守在病床旁边,看着昏迷不醒的许钧,他想通了。

    没什么比孩子的性命和过的开心更重要,只要许钧能醒,他愿意用一切换取他的平安。他看着许母说,几秒后才红着眼眶说,“孩子大了,该放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许父走过来握住她的手,“阿芳,孩子陪不了我们一辈子,我们才是要共度一生的人,放他走吧,孩子需要成长,他走到哪儿都是我们的儿子。再说了……又不是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许母靠在许父身上,崩溃的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