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7章 把心思用到该用的人身上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威胁,也是警告。

    许钧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在姬野火面前强撑着冷静,“我知道,等把我妈接出来,我会好好跟她说的,不会再让她有不好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

    许母不安分他也不怕。

    之前他是顾虑孙倩的想法,没在她身边安排人手,经过这次,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派人保护她和晨晨的安全。

    毕竟是豪门。

    想打他们主意的人可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心肝和睿睿前两年没少被绑架,他有必要吸取一下教训。

    谈判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姬野火跟许钧没什么好说的,定定的看他一眼,推着轮椅就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许钧喊住他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倩倩死心眼,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改变,我只希望……你能对她好点,别辜负她这些年对你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撇嘴,“我媳妇儿我不对她好对谁好。有功夫操心我们的感情生活,还不如操心操心你自己,把心思用到该用的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推着轮椅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野火说话算数,当天下午,许父就接到警局的消息,许母被无罪释放了,许父心里松口气,马上去警局把许母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许钧在病房里看到了许母。

    “阿钧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捂着嘴,眼泪哗哗的往下掉,她大步冲到病床边,看到许钧是清醒的,喜极而泣,她伸手似乎想去触碰许钧,可看到他身上插着的管子,又生怕弄疼了他,踌躇的站在床边没敢乱动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……没事就好。你知不知道这几天妈妈有多担心你,还好你醒过来了,否则妈妈也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许钧没说话,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许母在他的视线下,眼泪渐渐止住,慢慢的,眼神也有些闪躲,她伸手想抓许钧的手,许钧却躲了过去,许母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,“阿钧……你在怪妈妈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手指僵住,她眼眶通红,哽咽着说,“到现在,你还在维护孙倩?阿钧,她根本就不喜欢你,你怎么就看不明白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”许钧打断她,苦笑,“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为什么生气。”

    许母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生气,不是因为倩倩,是因为你……倩倩只是不喜欢我,她没有做错任何事,我不明白,为什么您不惜触犯法律也要害她!您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许母梗着脖子,“我是冲动了,可我不后悔。如果不是孙倩,你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,如果不是她……你怎么会自杀!”

    许钧一愣,很快他就全都相通了,“您以为……我是为情所伤,不想活了,所以才把车开这么快?”

    许母没说话,但脸上的神情告诉他,她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许钧气的胸口发闷,他声音越发高昂,“所以,您就把这一切都怪到倩倩头上,找人试图报复她?”

    “是!”许母咬牙切齿,神色阴冷,“她把你折磨的这么惨,凭什么心安理得的过的这么好,她让我失去我最重要的人,我就让她也尝尝失去儿子的滋味!”

    “您策划的车祸,是冲着晨晨去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许母捏着拳头,“可惜那司机头一次做这种事,太沉不住气,很快就被萧胤发现了,要不然车子冲过去,他们两个一个也活不了!”

    “妈!您的表情告诉我,他们没死,您特别失望!”

    “是挺失望的。”见许钧脸色不对,许母连忙说,“当时妈妈以为你救不活了,想着如果你没了,那妈妈活着也没意思了,还不如拉几个垫背的……现在你醒了,妈妈还要好好照顾你,肯定不会再做傻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那样子,分明就没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。

    许钧觉得心凉。

    他想起姬野火的警告,心里更凉,他试探性的说,“如果我以后再出什么状况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想都不想,恶狠狠的说,“那我就弄死他们给你陪葬!”

    “妈!”许钧心惊,“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,陌生的我都快不认识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钧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再说你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我好。”许钧打断她,“看来我真的有必要跟您说清楚,这些年,为了怕您伤心,有些话我从来都不敢跟您提,可现在却不得不说了。从小到大,您和爸的确把我当成命根子一样疼爱,您对我有很大的期盼,希望我成为人中之龙,可您知不知道,您的这种期盼对我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压力。我觉得很累,我也不敢跟您说,怕看到您失望的眼神……我那天给您打电话,说我出国和倩倩无关,这一点不是骗您的。这念头我不是现在才有,很早很早之前,我就想逃,想从您和爸爸身边逃走!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倩倩吗?因为小时候我太压抑了,每天要学的东西太多,我时间全都被压榨,我没有一个朋友。只有每天放学和倩倩在一起玩耍的时候,我才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子,我特别喜欢跟她一起玩儿,我很羡慕她,羡慕她爸妈思想开明,从来不要求她这,要求她那。她笑容很灿烂,很有感染力。不像我,笑得时候您都要纠正我,嘴角应该扬起多少度!”

    “阿钧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想说,您是为了培养我的气质,是为了我好。我知道……可我每天过的很压抑,我不快乐,我不能指责您,因为您是为我好,我也不能埋怨,埋怨就是不知好歹,所以我只能自己默默消化……我以为随着年龄增大,这种压抑会减轻,可是并没有,越长大越压抑,因为长大之后,您对我的要求越来越多,对我的安排也越来越明晰。”

    “我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鸟,不缺吃穿,但是我想要自由,所以我要逃!逃到一个没有您的地方,这就是我出国的原因!”

    许母红着眼眶,身体都在抖。

    “一直没跟您说,是怕您伤心,但是没想到,您会因此迁怒到别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