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5章 别为难我媳妇儿

    他动作太大,起身的时候身上的管子乱颤。

    许钧嫌管子碍事,伸手就要把那些管子拔掉,许父吓了一跳,见他两只脚着地,身形踉跄差点摔倒,他慌忙扶住他。

    他声音加重,“你不能去,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下床,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许钧两腿发软,光是站起来就让他耗尽了力气,他喘着气,试着往前迈了一步,脑袋上瞬间冒出一层冷汗,许父立马按住他,“你需要躺下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我一定要见到倩倩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

    许钧坚持,“我要亲自过去。”

    父子俩对视着,谁也不肯让步,几秒后,看着满身伤的许钧,到底是许父心软了,他妥协,“我去隔壁病房把孙倩叫来,有什么话你们在这里说。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最大的让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许钧要见我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许父站在姬野火的病房里,看着孙倩说,“阿钧想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用想孙倩也知道许钧要跟她聊什么。

    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去。

    首先,她肯定是不会原谅许母的所作所为的,可……许钧刚刚经历生死大关,现在好不容易清醒了,她心里确实有些担心,想去看看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还在迟疑,姬野火却已经替她回答了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孙倩立马侧首看他。

    “走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姬野火掀开被子,“刚好我也有一些话想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孙倩借来了轮椅,扶着姬野火坐到轮椅上,推着姬野火,和许父三个人一起进了许钧的病房,刚进病房,许父就找了个理由去了隔壁房间,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三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许钧靠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孙倩刚进房间第一秒,他目光就落在她身上,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高领毛衣,面色红润……许钧微微松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。

    他妈没对她下手……

    目光一转,落在轮椅上坐着的姬野火身上,姬野火的样子就狼狈的多,头上缠着纱布,身上被车玻璃碎片割出很多伤口,有些伤口不大,擦了碘伏消毒,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……目光落在他打了石膏的腿上,许钧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骨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松口气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他的腿……还好只是骨裂,要不然他求原谅的话都没脸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吸口气,抬眼和孙倩四目相对,“晨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皮外伤,还好。”

    这是许钧出事之后,孙倩第一次看到他,上次见面还是她们家举办宴会的时候,比起上次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形象,他现在的情况可以用惨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他剃了光头,脑袋上包着厚厚的纱布,脸上的血色仿佛被抽干,一张脸惨白一片,就连嘴唇都是不健康的苍白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蓝白色病服,露出脖颈和两只手腕,有种形销骨立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他这样,孙倩心里也不好受,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自己开车没注意。”许钧愧疚,“没想到我变成这样,还牵连了你们……本来应该亲自去给你们赔礼道歉,结果还要你们过来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客气而疏离。

    正如他们之前说过的那样,再见也是陌路。

    现在这情况虽然不是陌路,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萧先生还有晨晨……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坐在轮椅上,远远的和许钧对视着,闻言,他眉头一挑,淡淡的说,“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车祸的事情不是你做的,跟你没关系,我不会怪到你头上,当然也用不着你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。”

    他想说虽然车祸跟他无关,可他妈毕竟是因为他才找人制造车祸,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而姬野火听到他这么说,直接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,“你倒是希望我死,但是很遗憾,我还没死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被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孙倩伸手戳戳姬野火的背,姬野火侧首看她,孙倩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,示意他别太过分,姬野火撇撇嘴,一转头看许钧模样比他还狼狈,哼了一声,到底还是把沾了毒的刀子嘴闭上了。

    许钧把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,捏紧被子,目光越发黯淡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姬野火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许钧觉得姬野火是故意来示威的,他很想把他赶出去,可想到母亲……他深吸一口气隐忍下来,放弃和姬野火交流,把目光落在孙倩身上,“倩倩,我妈这次确实很过分,她以为我出车祸跟你有关,所以才……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你能不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原谅她这次?”

    孙倩就知道他要提这一茬,她早就想好了说辞,可看着许钧哀求的眼神,放低的姿态,她叹口气,放弃原本要说的话,转而说,“买凶杀人,故意杀人罪……许钧,你妈妈不是犯错,是犯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孙倩摇头,尽量心平气和,“我不能原谅她。”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按理说,你救过我和晨晨的命,我不该这么决绝,可是许钧……我不能拿萧胤和晨晨的命做赌注,说实话,你妈妈的精神状态令人堪忧。她今天因为你受伤不醒,能买凶雇人制造车祸,谁知道改天你再有个什么状况,她会不会也算到我身上?这一次萧胤和晨晨大难不死,谁敢保证下一次他们还能这样幸运?你妈妈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定时炸弹,我不知道她哪天会爆炸。她这样的危险人物,只要自由一天,我就要担惊受怕一天……更何况,她犯的是刑法,她犯了法,理应接受法律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!”姬野火大手一挥,直接打断他,“欺负人呢是吧,受伤的人是我和晨晨,你就是要求原谅,也该求我和晨晨的原谅吧,口口声声求我家倩倩,咋滴?因为你对倩倩有恩,所以想挟恩求报?你这算道德绑架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想谈就跟我谈,别为难我媳妇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