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3章 许钧醒了

    “孙倩,我们能谈谈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看着站在距离她不到十步远的许父,几年不见,他样子比记忆中要苍老许多,孙倩轻轻叹口气,“伯父,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。”

    许父姿态放的很低,“就当可怜可怜我这个失败的丈夫和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医院尽头的走廊上。

    孙倩和许父隔着两米的距离,一左一右的坐在两张长椅上,灯光有些昏暗,隔着玻璃,借着窗外的昏黄光芒,能看到大雪依旧纷扬。

    两人安静的坐了两分钟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许父先开口,他应该是刻意留意了姬野火病房里的动静,听到声音之后,着急从病房里出来找孙倩,所以就穿了一件灰色的毛衣,身上连件外套都没披。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冷,脸色有些苍白,看了眼孙倩,苦笑着说,“没想到,几年之后我们再见面,会是这样的场景。”

    孙倩也苦笑,“我也没想到,许钧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许父摇头,“情况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许父缓缓开口,“倩倩,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目光落在窗外的雪花上,并没有看他,她叹息着说,“伯父,您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,没有跟我说对不起的必要,如果您是为了伯母的行为道歉,那么抱歉……我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许父揉揉脸,笑容更苦涩了。

    从许钧入院至今,已经整整三天三夜,这三天,他合眼的时间不到三个小时,很累,却睡不着。只要闭上眼,脑袋里全都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。

    许父按着生疼的太阳穴,无力说,“今天你伯母被警方带走,我才知道她做了不好的事情,网上的视频我看了,她差点害死萧胤和晨晨,你恨她我能理解。说实话,我自己都没想到她会做这么疯狂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沉默。

    “伯父能理解你,如果有人想伤害你伯母和许钧,还差点要了他们的命,我付出一切代价也要跟他拼命!你现在还能心平气和的跟我坐在一起,已经很难得了,要你原谅她,那是强人所难。”许父嗓音沙哑,浑浊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。此刻,他眼底泪光闪烁,他看向孙倩,“伯父知道你为难,可伯父作为一个丈夫,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想来你跟前试一试。倩倩,伯父求求你,就算是看在伯父伯母从小对你照顾的情分上,或者是看在许钧这些年对你的关心……求你,原谅你伯母这一次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伯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倩倩。”许父老泪纵横地打断她,“现在许钧的生命全靠各种管子和仪器支撑,这些天我联系了所有能联系的权威医生,没有一个人能保证他可以平安醒过来,唯一的儿子生死不明,你伯母又被带到了警局,如果她故意杀人罪的罪名真的成立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从监狱里出来了。对你来说,你伯母是十恶不赦的罪人,可她和阿钧却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,如果他们两个一起出事……这个家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孙倩抿唇。

    “倩倩,伯父求你。”许父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几步走到孙倩面前,抖着腿就要跪下来,孙倩下了一跳,慌忙起身,眼疾手快的扶住他,“伯父,您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倩倩,伯父真的没办法了。”许父捂着脸,哽咽说,“今天我去看守所看她,她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魂……她不年轻了,这辈子跟着我,说实在的,她吃了不少苦。年轻的时候,我每天拼事业,基本不着家,她要兼顾事业,下了班还要回家照顾许钧和我父母,因为我这个做丈夫的失职,她才会把儿子看的太重,做出不理智的事情。今天我已经狠狠训斥过她了,她也知道自己错了,倩倩,伯父求你……或者,你告诉我,我要怎么做你才能解恨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一定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抱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父眼底的光芒一寸寸暗淡下来,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首先,伯母伤害的人不是我,我没有资格替别人原谅她,其次,她想要的是晨晨的命……您知道今天上午我知道萧胤和晨晨出事时候,那一刻的心情吗?如果电话里告诉我他们没命了,我不会让她活着走出那家咖啡馆。”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用尽了毕生的自制力,才让自己冷静下来。萧胤和晨晨……他们是我能豁出生命守护的人,让他们受伤,我不可能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!”孙倩松开许父的手臂,垂下眼避开他期盼的眼神,她退后一步跟他拉开距离,“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不给许父开口的机会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表现的有些冷血,可她不在乎,她的确不会原谅许母,既然如此,何必态度暧昧让许父抱有希望!

    孙倩大步往前走,身后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转弯去电梯口的时候,她到底没忍住回头了一下,就看到,昏暗的走廊尽头,许父身影消瘦,他像是一瞬间不堪重负,一只手撑在墙壁上,背脊佝偻,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移开目光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下了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整个大地像是被裹上了一层银装,目之所及,白雪皑皑一片苍茫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雪,今天出行有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情此景,不是应该感慨雪景很美吗。”

    孙倩面不改色的拉上窗帘,“大概我没有浪漫细胞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兴趣很高,“俗话说瑞雪兆丰年,这是好兆头,今年肯定有喜事儿发生。”

    孙倩目光在他浑身的伤上转了一圈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咳!我今年的霉运到此结束了,等我伤好了之后就要否极泰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  或许真的是场瑞雪。

    当天早上,宋连城来查房的时候,就告诉了孙倩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许钧醒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