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7章 爹地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和小家伙身体一僵,两人“刷”的一下扭头,同时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。

    姬野火穿着一身蓝白色条纹的病服,外面披着件黑色羽绒服,他两条腿的裤腿挽到膝盖,两条腿上都打着厚厚的石膏。

    他浑身上下,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几乎都有伤,到处都缠着纱布,脑袋上更是缠了和晨晨同系列的绷带,他脸色有些苍白,笑容却非常灿烂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是给他推着轮椅的关勇。

    见两人呆呆地看着他,半天都没有反应,姬野火眉头一挑,“怎么,被我帅气的外表惊艳到了?”他摸摸腿上的石膏,打趣道,“还是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,看你们的反应,好像效果还不错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事?”小家伙不确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死。”姬野火想笑,却牵动了嘴角的伤口,疼的龇牙咧嘴,见小家伙还是愣愣的,他马上晃晃手里的手机,“我不管,刚才你说的话我录下来了,你可不能反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小家伙已经炮弹似地冲进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被撞的轮椅都往后移了半米,还好关勇及时握住了轮椅扶手,否则两人还要滑行几米,他的脸色更白了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小家伙已经抱住他大哭起来,“你没事……太好了,你没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肋骨生疼,他本来还想调侃他几句,一低头,看小家伙崩溃的样子,眼底也有些发酸,他摸摸小家伙的脑袋,哑着声音,“乖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    起初姬野火还沉浸在失而复得的情绪中不可自拔,直到小家伙把眼泪鼻涕都往他身上蹭的时候……姬野火嘴角抽搐,终于忍无可忍的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小家伙红着眼眶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指着胸口黏答答的一片,接过孙倩递过来的纸巾,一脸嫌弃的擦掉上面的鼻涕,“想用眼泪把我淹死啊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吸着鼻子,哭的有点缺氧,眼神直愣愣的,看着有点懵。

    姬野火咧嘴一笑,他晃晃手里的手机,“嘿嘿!别以为你哭一场刚才那一茬就揭过去了,你刚才跟你妈咪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,你说你原谅我了,还说只要我平安出来,马上改口叫我爹地,而且以后再也不跟我闹别扭了。现在我平安出现了,你是不是也该履行你的承诺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愣着干嘛,叫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的神智慢慢回笼,想起刚才说的话,他的脸色从苍白慢慢涨红,眼神也有些飘忽,就在姬野火以为他要找理由反悔的时候,突然听到他几不可闻的声音,“爹地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虽小,距离他很近的姬野火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小家伙会这么没有障碍的叫出这个称呼,着实愣了一下,愣过之后,一颗心像是泡到了温水里。

    涨涨的。

    暖暖的。

    他胸臆间满足的发涨,张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,眼眶瞬间就红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再叫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难为情这种东西,也就是第一次,有了第一次之后,后面就能平静对待了,小家伙已经完全没有心理负担,面色如常的又喊了一声,“爹地。”

    “再叫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爹地。”

    “再叫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终于抬头看他一眼,他眼圈还是红的,声音却已经恢复正常,吸着鼻子有些无语的说,“你差不多就行了啊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终于心满意足,咧嘴无声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关勇见父子俩终于破冰,瞪了姬野火一眼,皱眉说,“赶紧回病房,这会儿头又不晕了是吧!”

    小家伙和孙倩都紧张起来,“你头晕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没事。”关勇打断他,“脑震荡,刚才在病房里吐了好几回了,医生让他好好在病房里躺着,结果,他一听晨晨跑到手术室这边了,马上让我找轮椅推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的确难受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才小家伙撞过来的那一瞬间,他本来就头晕,动一动就天旋地转,那一下他忍了又忍才没把胆汁吐出来。

    身体上难受,心里却异常舒坦。

    一场车祸,让他和晨晨的关系破冰,也算是意外收获了。

    关勇推着他往回走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孙倩从他手里接过轮椅,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整天。

    孙倩从大悲到大喜,这会儿看到姬野火和晨晨都平安,她心里还有些后怕,握住轮椅扶手的手都在微微颤抖,姬野火没有回头也能感受到她劫后余生的心情,伸手覆盖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!”孙倩嗓子发紧,“头晕就好好坐着,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几个人从手术室门口离开。

    路上,孙倩平静下来之后才有机会问他,“这到底怎么回事,医生说你在这边抢救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刚要开口,关勇不让他说话,替他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今天白沟路那边有两起车祸,在手术室里抢救的是另外一场车祸的人。野火和晨晨被送到救护车的时候,医护人员认出了野火,辗转找到我的联系方式,让我赶来了医院。他们两个到了医院,野火的伤势要严重一些,就和晨晨分开治疗了。他的伤刚处理好,就担心晨晨,不顾医生的反对,让我借了轮椅去病房里找晨晨,结果听病房里的医生说晨晨去手术室那边了,野火不放心,赶紧让我带他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孙倩看向晨晨,小家伙脸一红,小声说,“我昏迷醒过来,问护士跟我一起出车祸的人在哪儿,护士告诉我今天有场严重车祸,受伤的还在手术室抢救,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不过大家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误会了。

    孙倩松口气,她突然想起刚才在急诊室医生喊她的那嗓子,估计医生是想问她是哪个车祸的家属吧,她没听完就直接跑来手术室了。

    幸好是个误会!

    孙倩从来没像现在这一刻这么庆幸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