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2章 最后一通电话

    康华医院。

    许父许母接交警的电话,匆忙赶医院。

    手术室门口。

    许母手术室门口亮着的“手术中”个字,脚一个踉跄,她脸色惨白,浑身抖。

    “怎回,这底是怎回?”

    “许钧涉嫌酒驾。”交警在医院,许父许母过来,简单的说了一况,“今晚上九点十,许钧驾车从人民路经过的时候,车速达一百十码,和一辆行驶的货车差点生碰撞。为了躲避货车,他急转弯,撞了路边的护栏上,为车速过快,又穿过护栏撞路边的绿树上,绿树被撞倒砸在车上,许钧当场昏迷!还当时路段车辆较少,没有造严的人员伤亡,我们已经确认,这交故,您儿子全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浑身软。

    她满脑子是“许钧当场昏迷”这句话,交警面的话她一句没听。

    她脸色煞白,浑身几乎痉挛,“我儿子,我儿子况怎样?”

    “当时大树倒,砸在车身上,许钧头受了创,现在还在抢救。”

    抢救……

    许母浑身冷,眼泪哗哗的往掉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交警叹口气,“鉴许先生还在救治,我们先吊销他的驾照,徐先生造的经济损失我们会列清单,时候们属交警队处一。”

    许母已经说不话来。

    许父勉强保持着冷静,他强打着精神,“,我知了……”

    交警拿一个透的袋子,袋子里装着许钧的手,他手交给许父,“这是我们在故现场捡的手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交了,交警离开了。

    许母哆嗦着双手,从许父手里接过袋子,袋子里的手被鲜血染红,血迹? 许母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“儿子? 我的儿子啊……”许母痛哭失声,“是我的错? 我不该在他开车的时候跟他争执? 不该咄咄逼人? 如儿子有个歹? 我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父心里凉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办指责许母? 为当时许母和许钧电话的时候,他在旁边? 他知许母跟他说了什,而他? 对许母的话,是默认的态。

    许父的手微微抖,“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的眼泪根控不住。

    她和许父这一个儿子? 从小大,他们有的心血付在他身上? 她承认,她控欲确实比较强,可是……是为她和许父轻的时候受了不少苦,不让许钧走弯路? 以才强势的让他按照他们安排的路走。

    许母捂着嘴,悔的心在抽搐。

    早知是这个结? 她今如论如何不会打个电话。

    可现在。

    说什晚了。

    许母默默祈祷,祈祷许钧安安的从手术室里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一秒过。

    手术室。

    许母的眼泪几乎流干,短短的两个小时,她过的像两个世纪样漫长,空旷的手术室落针可闻,许父许母坐不住,靠在手术室的墙上,墙壁冰冷,连带着他们的心是凉的。

    在医生拿了一份病危知书,让两人签字的时候,两人的恐惧绪达顶端。

    两人近乎崩溃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儿子的况怎样?”许母声音沙哑,死死的拉着医生的手臂,哭诉,“求求,求求救救我儿子,他今才二十七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病人头受创,现在还在紧急手术中,我们一会尽全力救治病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母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,捂着嘴,眼睛已经肿核桃。

    许父靠在墙上,闭着眼睛,遮住眼底的泪光。

    手术从晚上十点半,一二凌晨六点,整整持续了七个半小时,“手术中”个字,终灭了光芒。

    这味着,手术终结束。

    许父和许母瞬间站了身。

    几钟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大门从里面推开。

    许母冲过问况,可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,根没办迈动。

    “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暂时脱离生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许母心慌,“什叫暂时?”

    医生面色疲惫的摘掉口罩,“手术已经清除了病人脑袋里的血块,是病人伤的太严,还需要继续观察治疗。另,病人伤的是脑袋,大脑里神经太,虽手术功了,是谁不敢保证会不会留遗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以,哪怕手术功了,阿钧不一保住,算保住,不一像样健康。

    许母干涸的眼睛再蒙上水雾。

    护士推着推床来。

    两人慌忙往床上,推床上,许钧一身蓝白色条纹的无菌病服,脸色惨白的躺在上面,他头被全剃掉,头上紧紧缠着一层厚厚的网纱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袖子被卷来,手腕上扎着软针,刻,冰凉的液顺着输液管流入他的身。

    不止如。

    他裸露在面的皮肤全是划伤,伤口上的血迹已经干涸,上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许母泪崩。

    不她上,护士已经推着推车许钧送入了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“怎会伤……”许母腿软,她扶着墙,崩溃,“怎会这样!”

    “车子撞击剧烈,几面玻璃全碎裂,病人身上的伤是被碎裂的玻璃割伤的,这是小伤,严的还是被砸的一,幸病人开的车子质不错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没有说,许父许母却听懂了。

    如不是车子质不错,否则许钧许不送医,接被砸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许钧浑身插满了管子,他安静的躺在病床上,如不是检测生征的仪器显示他还有生征,许母几乎以为他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边的凳子上,眼泪一滴滴砸在手背上。

    一低头。

    她目光落在手里染血的手上,心上仿佛悬了一刀,一刀一刀戳在她心上,疼的她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她忍着眼泪打开手。

    翻话记录……上面许钧和她的话时间,她哭哭不来。

    突!

    她目光落在一个话记录上。

    手上显示。

    许钧一电话……是打给孙倩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