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3章 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拉着孙倩的手,依依不舍,那腻歪的样子看的孙父眼疼,他额头青筋暴起,忍了又忍,到底是没忍住,“废话真多,赶紧滚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表情一僵,这才松开孙倩的手,慢吞吞的从客厅小步挪了出去。

    孙父觉得自己的狗眼都要被闪瞎了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他怀疑如果不是他和孙母两个电灯泡在,姬野火非对他们家倩倩做出什么举动不可!

    比如来个吻别什么的。

    孙父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到山脚下。

    孙倩也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五天时间而已,怎么弄的跟生离死别似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阳台上的晨晨把姬野火和孙倩的互动看在眼里,眼看着两人难分难舍,他后槽牙咬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他怀疑姬野火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故意表现得跟妈咪多亲密,好让他再一次认识到他在妈咪心中的重要性,从而更认真的考虑他们以后的相处问题。

    狡猾!

    奸诈!

    老狐狸!

    小家伙愤愤不平,眼看着孙倩还在向外张望,小家伙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,他几个健步冲到客厅里,故意动作很大的跑到孙倩面前。

    孙倩的视线果然从外面收回来,落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晨晨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咪,你不恨他吗?”小家伙抿着嘴唇,直截了当的问,“他把我们两个害的这么惨,当年你生我的时候,差点丧命……这些你都忘记了吗!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了他呢!”

    小家伙恨其不争,“妈咪!你应该跟我一样同仇敌忾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赶紧捂住他的嘴,可孙父孙母还是听到了,孙母听到她生孩子的时候差点丧命,脸色“刷”的一下就白了,“倩倩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不是跟妈妈说你在M国的时候有许钧借钱给你,你生活的还不错吗,怎么会差点丧命?你跟爸妈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没有的事儿,晨晨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晨晨拨开孙倩的手,大步躲到孙母身后,高声说,“外婆,我没有乱说!当年的事情干爹也知道,这些事情都是干爹告诉我的。当年妈咪从国内离开的时候,身上根本就没有钱,是干爹借给她一部分钱,后来,妈咪到了M国之后,就不愿意接受干爹的帮助了。她一个孕妇,要生活就要找工作,她一直工作到我出生才算停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红着眼眶说,“干爹说,妈咪生我的时候没有钱,她又不是M国公民,也没有社保,所以医疗费特别高。她没有足够的钱去大医院,就去了当地的一家小诊所,谁知道那是一家黑诊所,医生的医术太差,妈咪生了我快一天一夜都没有生下来。诊所的医生就给她做了剖宫产……”

    “晨晨!”

    “我就要说!”晨晨红着眼眶,倔强的说,“医生的医术太差,虽然最终剖宫产成功了,但是她肚子上却留下了一道狰狞的疤痕,那疤痕到现在还有。手术之后,她又引发了大出血,如果不是干爹联系不到妈咪,连夜从国内赶过去,在诊所找到妈咪把她送到大医院抢救,说不定妈咪和我都在那场灾难中丧命了。”

    晨晨眼泪“啪嗒啪嗒”的掉下来,“这一切都是我的亲生父亲害的,所以我恨死他了,他让妈咪过的这么辛苦,还有脸说妈咪爱他,离不开他,还说妈咪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!妈咪……你吃过的苦受过的伤都忘了吗,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替他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张张嘴,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孙父孙母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重逢之后,他们两口子也追问过倩倩在M国的生活,可这孩子一直都是报喜不报忧,只挑好的跟他们说,他们也猜测到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日子不好过,却没想到,她竟然在生死线上那样挣扎过。

    孙母心疼的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小家伙虽然在指责姬野火,可她也觉得愧疚。

    诚然。

    姬野火是当年悲剧的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可她和孙父也不无辜。

    就因为赌一口气,跟倩倩断绝了关系,害的她以为自己被家庭抛弃,再困难也不跟家里求助,说到底……她过的这么可怜,她和孙父也有一定的责任啊。

    孙母红着眼圈,狠狠的剜了孙父一眼。

    都怪他!

    当年要不是他,倩倩怎么会出国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父心里发苦。

    当年。

    说完断绝关系的话,知道倩倩去了M国之后他就后悔了,中间他也托关系去找过倩倩,可茫茫人海,他们对M国又不熟悉,偌大一个国家,想找一个人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他和孙母就这么一个女儿,知道她曾经险些丧命,他心里的悔恨更是潮水一样一波一波袭来。

    他哑着声音,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妈!那次是意外,真的是意外!就那一次……后来在许钧的帮助下,我和晨晨的日子好过多了,真的!晨晨大一点之后,我就找了工作,找了兼职,啊!对了,我写小说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,写作步入正轨之后,我就辞掉了别的工作,也辞掉了小时工,一边带晨晨,一边写作。后来晨晨大一些,我发现他表演上有天赋,还经常带着他在剧组里跑龙套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说还好,一说孙母的眼泪更是哗啦啦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孙倩手足无措的给她擦眼泪,无奈不已,“妈……真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苦,真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母吸吸鼻子,对她说的话,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倩倩,你去把厨房收拾一下,我和你爸有话跟晨晨说。”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“快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无奈,只好去厨房,临走之前,她给小家伙一个警告的眼神,示意小家伙不要乱说话,小家伙本来是要告姬野火的状,没想到外公外婆听到会这么难过,他缩了缩脖子,没吱声。

    “晨晨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乖乖站好,低着头可怜兮兮的样子,“外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外公不问你以前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明显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萧胤说你妈咪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小家伙立马把姬野火给卖了,把他刚才在阳台上说的话,一五一十全都复述了一遍,孙父和孙母越听脸色越黑,听完,两口子对视一眼,眼底带着火光。

    “这个萧胤!真以为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!”孙父眯着眼,“老婆,倩倩和晨晨回来了,我们家也是时候热闹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两天就安排起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