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7章 生病了正好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觉得自己需要解释一下,他赶紧说,“我没有要抢走晨晨的意思,只是……我毕竟是他亲生父亲,以前不知道他是我儿子,我也没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,那是我失职。现在我既然知道真相了,肯定是要把欠他的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孙倩松口气。

    多一个人爱晨晨,她也非常乐意看到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把晨晨从她身边抢走,别的事情她都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我试探了一下小家伙的口风,他对亲生父亲还是非常排斥。”提起这个姬野火就头疼,他扒拉着头发,郁闷的说,“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他坦白,你暂时先别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孙倩刚要开口,阳台外突然传来晨晨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用想着怎么隐瞒了,我全听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和姬野火一起愣住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从对方眼里看到同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晨晨什么时候来的?

    两个人聊的太认真,竟然连晨晨什么时候来到了附近都不知道,孙倩看向小家伙,却见他冷着一张小脸,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,全身都写满了冷漠和抗拒。

    “晨晨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还在挣扎,“妈咪,你们刚才说的……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权利知道真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苦笑,听都听到了,这个时候再隐瞒,只能雪上加霜。她看向姬野火,显然姬野火跟她的想法一样,他对她点点头,孙倩走到小家伙的身边,瞧着小家伙紧张的模样,她只能点头,“是真的!”

    小家伙不死心,“萧叔叔……真是我亲生父亲?”

    孙倩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眼底的光一寸寸的黯淡下来,看的孙倩和姬野火都是一阵揪心。

    “晨晨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没再看孙倩,他扭头看向阳台上的姬野火,眼底冒出熊熊火光,“原来你就是那个抛弃我和妈咪的人渣!”

    “晨晨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昨天晚上会问我那么多奇怪的问题。”晨晨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,他红了眼睛,低吼道,“你骗我!”

    姬野火手足无措,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愤怒的瞪他一眼,转身就从阳台处跑向客厅,然后“蹬蹬蹬”的上楼,紧接着,两人就听到震耳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和姬野火面面相觑,孙倩有些慌,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很想知道!

    姬野火懊恼。

    本来他是想循序渐进,先安抚好孙倩,然后等到时机成熟,再和晨晨摊牌,可没想到……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该死的。

    他应该找个隐秘点的地方跟孙倩谈话的,这样晨晨就不会听到那些话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后悔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心里一直都知道晨晨对亲生父亲有多排斥,以前他还暗暗庆幸,甚至多次在小家伙面前跟他一起说他生父的坏话。他哪里想得到,他就是那个人渣。

    现在他心里流的泪,都是以前脑子里进的水!

    怪得了谁?

    本来他还期盼着,如果晨晨知道真相了,看在跟他相处不错的份上,还能接受他……现在,希望全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萧胤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姬野火吸口气,苦笑着说,“他本来就不喜欢亲生父亲,现在乍然知道我就是他的生父,他一下子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我上楼跟他沟通一下?”孙倩提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每次小家伙说他生父坏话的时候,孙倩都会维护他,可就算如此,也没能改变晨晨的仇视,所以,就算她说再多,小家伙肯定也是听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姬野火揉揉脸,“我去!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我去跟他沟通!不管怎么样,我是他爸爸,这一点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,这些年我没有陪在他身边,没有给过他一丁点父爱,还让你们母子俩受尽委屈,他心里恼恨我,我能理解!我去跟他聊聊,让他发泄发泄,说不定他心里能舒服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野火脚步沉重的上了楼。

    嘴上说的自信,他心里却一直打鼓。

    他走的很慢。

    脑袋里一直在想等会儿道歉的台词,想着一定要放低姿态,请求小家伙的原谅……姬野火浑身僵硬,紧张到同手同脚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他站在晨晨的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他敲响了房门,“晨晨,开门!我们两个可以谈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姬野火又敲了几下,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,我开门进来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依旧没动静。

    姬野火扭动门把,用力往下一按。

    没反应!

    再按!

    还是没反应!

    房门被小家伙从里面反锁了。

    姬野火笑容更苦涩了,他趴在门板上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传进房间,“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痛快,但是事情总是要解决的,你躲着我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——”姬野火锲而不舍的敲门,“就算是犯人也要提审呢,你总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,不能直接给我判死刑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不管姬野火怎么说,晨晨就是无动于衷,怎么也不肯开门。

    看来真的恼坏了。

    姬野火说的嗓子都冒烟了,见晨晨铁了心的不开门,他也不放心就这么离开,他敢肯定,这个时候他如果走了,晨晨对他的恨绝对要上升N个台阶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干脆一屁股坐在门口,靠在墙边等待。

    他想的很简单。

    小家伙总不可能一直不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那他就等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从阳光正好,一直到夕阳西下,又从夕阳西下,一直等到天黑。天黑之后温度降低,姬野火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冰冷的地板上,冻得浑身僵硬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孙倩看不过去,给他搬来一个柔软的沙发。

    姬野火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会感冒的!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姬野火搓搓手取暖,小声说,“生病了正好,说不定能勾起儿子的恻隐之心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