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3章 采花贼

    看到房间里的情况,他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孙倩穿着一身毛绒睡衣,正坐在床边,孙母正坐在她的床沿跟她说什么,给他开门的人是孙父,此时,三个人正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姬野火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谁来告诉他,都这个点了,孙父孙母为什么还没睡觉!没睡就没睡吧,他们的房间不是在楼下吗,干嘛跑到孙倩房间来啊。

    姬野火看向孙倩。

    孙倩摊摊手,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吞口口水,“叔叔阿姨……我,我可以解释!”

    孙父双手抱胸,目光凉飕飕的,“行啊,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他能不能解释朵花儿出来。

    “叔叔,那个……我过来其实是有话跟倩倩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由衷觉得,他们国家的语言真的非常厉害,一个简简单单的“呵——”就充分的把嘲讽,不屑,不信任表达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他硬着头皮说,“叔叔,我真没有忽悠您……我真有话跟倩倩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相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姬野火喜笑颜开,孙父脸色一变,扬声说,“我信你才有鬼!萧胤,我脸上是不是写着‘非常好骗’这几个大字?有话说?有什么话白天不能说,非要半夜三更夜闯闺阁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被堵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!”孙父冷哼,“幸好老子留了个心眼,今天特意在我闺女房间守着,要不然还抓不住你这个偷香窃玉的贼!”

    姬野火喊冤,“叔叔,您误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你大爷!”孙父突然咆哮一声,吓的姬野火生生抖了三抖,“滚!给老子滚回你房间去!”

    “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不滚老子就把你撵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凶!

    姬野火缩缩脑袋,他下意识地看向孙倩,孙倩也被孙父吓到了,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他真的没有做采花大盗的意思,他发誓,他真的是单纯的!单纯的来跟孙倩谈谈而已!

    可现在。

    被孙父孙母抓个正着,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看来今天的谈话是进行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姬野火吞吞口水,“那个……叔叔您别生气,我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滚犊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拉开门,磨磨蹭蹭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孙父又是一声大吼,“麻溜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赶紧加快步伐,飞快地打开门闪身躲了出去,他才刚刚从房间里出来,正想再说点什么,房间的大门突然“砰!”的一声用力合上。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姬野火摸摸鼻子。

    他再凑上去一寸,他的鼻子估计就被拍扁了!

    姬野火苦笑着回了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倩的房间。

    姬野火走之后,孙父还在吹胡子瞪眼,“这个混蛋玩意儿,幸好老子聪明,防了一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哭笑不得,“爸,你太夸张了,萧胤说了,他就是来跟我谈事情的,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孙父瞪着她,“是你了解男人,还是你爸了解男人?男人有时候说话是不能信的!尤其是萧胤那种油嘴滑舌的……说的好听,来谈事儿!什么事儿白天不能说,非要大半夜的进行?你就是没谈过恋爱,不知道男人的劣根性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倩倩,这个事情我站你爸这边。”孙母拉着她的手,语重心长的说,“虽然你和萧胤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,按照你们年轻人的思维,发生点什么也是正常的。但是你知道的,咱们家家风保守,你们两个还没有结婚,爸妈是看不惯你们婚前同居的。”

    孙倩脸颊酡红,“妈!我们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当然最好!”孙母说,“倩倩,不是妈妈思想保守。现在虽然是二十一世纪了,民风开放很多,但是有些事情,到底是女孩子吃亏。就比如现在男女婚前同居,虽然社会上一直在喊男女平等的口号,这些年女性的社会地位也一直在上升。可这不代表男女真的平等了。婚前同居对女孩子就不够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妈说完!有些男孩子心疼女孩子还知道做防护措施,还有些男人自私的很,只顾自己享受,压根就没有防范意识,最后女孩子怀孕了,你说这孩子是要还是不要?如果男的负责还好,奉子成婚也是一种浪漫。可如果男孩子不负责呢?女孩子就要清宫堕胎,现在都推崇什么无痛人流,说的好像吃个饭逛个街一样轻松,实际上呢,做这种手术对女孩子身体损伤极大!所以啊,什么男女平等性,只要女性还在怀孕生子,这个世界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男女平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被孙母拉着手教育一番,乖乖的点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妈妈说这些都是为了她好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妈!你真的想多了,我和萧胤虽然确定了恋爱关系,但是……我保证,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母点头,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其实孙母还有自己的私心。

    男人啊!

    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,她希望姬野火能尊重倩倩,把她当成珍宝,而不是觉得她是个随随便便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头还疼吗?”

    孙倩摇摇头,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孙母摸摸她的头发,“好了,睡吧!”

    “你和爸爸呢?”

    “等你睡着了我们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怕姬野火再跑来吧!

    孙倩内心里充满了无奈,有了刚才那一遭,姬野火肯定被爸爸吓破胆了,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再从房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睡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孙倩平躺在床上,孙母替她盖好被子,又按灭了房间的大灯,房间里的光线立马昏暗起来,见状,孙父绕到窗边,关上玻璃和窗帘,把深秋的凉风都阻隔在外面。

    夫妻俩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真的等孙倩呼吸平稳了之后,才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离开之后。

    孙父还不放心,他特意找来钥匙,从外面把房间给锁死了,这才扶着孙母下楼。

    “你这真跟防贼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贼!”

    孙父恶狠狠的说,“采花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