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2章 你的爱太可怕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一颗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从小到大,一直都是这样,你们两个,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红脸,说白了,这就是你们的手段,逼我妥协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样的,妈妈是真的爱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爱?或许有一点吧。”简宁轻笑,目光落在她身上,“但是那点微博的爱跟简不凡比起来……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沉默。

    这一点,她的确没办法否认。

    她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总是这样……每次都是主动示弱,让我心软。实际上呢,伤害我的时候毫不留情,眼睛都不会眨一下!当年,我被你们骗回老家,你们三十万彩礼把我卖了。你明明知道那户人家是什么人,却还是狠心不顾我的哀求,每天在家里看着我,小心我逃跑。五年前……同样的,你明明知道那帮人是冲我和萧衍来的,却还是不顾我的安全,骗我过去出租屋!爱我?打着爱我的名义,狠狠的伤害我,伤害完了之后,又装出受害者的样子可怜巴巴的求我同情……你的爱太可怕了,我承受不起!”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很高兴,几年不见,你们一家三口还是跟原来一样。冷漠自私……没有一丁点的改变!看到这样的你们,我终于能狠下心,跟过去彻底做个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,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却笑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虽然从没和这三个人见过面,但是内心深处,她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们,那些好的……不好的事情,她全都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五年前,绑架案之后,她看着昏迷不醒的萧衍,一度恨他们恨到入骨。

    而现在。

    她发现,她终于彻底释然了。

    这一家三口……不管说什么,做什么。她内心都没有丝毫波澜了,这一刻,她终于能和过去的自己和解,从原生家庭的阴影里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简宁微微一笑,整个人都平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萧衍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,伸手揽紧了她的腰身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摸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还好。

    今天这趟没有白来。

    他用眼神询问简宁,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好!我们走!”

    简宁靠在他怀里,闻着萧衍身上熟悉的气息,觉得安心不少。萧衍就那样揽着她,对警察点点头,若无其事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看到两人要走,简父终于彻底慌了,他大步冲过去,张开手臂拦住两人,“简宁,你就这么扔下我们几个,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简父心慌慌的,“你不能走!你要把我们一家三口都保释出去才行……对了!你赶紧跟警察解释,我们没有绑架那个小男孩,快解释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看他的眼神很平静,“是不是绑架,警方会调查清楚,如果你们真的是无辜的,警方不会冤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心里直打鼓。

    问题不就出在这里吗!

    是绑架不假……但是他们不想认罪啊。

    “简宁……”简父站在肃穆的大厅里,这会儿终于感觉身上有些发冷,他陪着笑,压低声音,“简宁,你替爸妈说说好话行不行……我和你妈的话没人相信,警察肯定相信你说的。简宁……我们三个人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,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坐牢啊。还有……你现在是豪门富太太,如果别人知道你有一对坐牢的父母,会怎么看你!”

    简宁笑起来,“谢谢你替我着想,不过这些都是我的事情,就不麻烦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简宁就去推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简宁!”简父赶紧拦住她,他心里恨得要死,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他忍下痛恨,一脸哀求,“你妈说的对,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气话,你别跟我一般见识。这样……钱我不要了。你就把简不凡欠的债务偿还掉,然后把我们一家子保释出去。我保证……以后带着你妈和简不凡离开云城,再也不来打扰你的生活了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保证一文不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冷笑,“简先生,父女这么多年,我太了解你了。你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先示弱,度过眼前的难关,然后等从警局出去之后,再想办法找我的麻烦。你们一家子就像是吸血鬼,好不容易碰到我这么个血液充足的人,不把我吸干,你们是不可能罢休的。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他还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简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做梦了!”简宁嗓音平静,“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法律,五年前的事情一直没有找你们麻烦,是以为你们已经改过自新了。可现在……你们竟然又涉及绑架!自己作死没人救的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简宁!!”

    简宁轻笑。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意外简父会翻脸,不翻脸才不是他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让!”简父耍无赖,“除非你把我们弄出去!”

    “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咬牙,“你是萧氏集团的二夫人,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,你说你做不到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简宁!!”

    简宁轻笑,“或者我该这么说,就算有办法,我也不想实施!简先生,我说过了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你们落到今天这个地步,完全是咎由自取!想争取宽大处理,就把指使你们的人供出来。”

    简父目光闪烁,“没人指使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简宁看了眼萧衍,萧衍理解她的意思,他一把推开简父,搂着简宁的腰,大步离开了警察局大厅。

    身后。

    是简母低泣声,简不凡的怒骂声,以及简父恼羞成怒的诅咒声。

    简宁统统当作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萧衍对她竖起大拇指,“你今天酷毙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哭笑不得,她没好气的说,“你以为我会心软啊?”

    萧衍直言不讳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伤害我一次又一次,我还能不长点记性啊。再说了……”她不知道想到什么,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简宁靠在他肩膀,摇摇头。

    伤害她,她可以不计较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因为他们,导致萧衍做了三年半的植物人,这一点……她绝不原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