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6章 警察来了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简母来给晨晨收拾饭盒,看到饭盒上的血迹,她微微一愣,“怎么有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晨晨仿佛生怕挨骂,可怜巴巴的看着她,小声说,“刚才吃饭的时候,不小心划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他伸出一根手指,露出上面刚刚干涸的血迹。

    简母也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毕竟就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,谁能想到一个这么大的奶娃娃会有这么多心思,再说了,小孩子皮肤嫩,不小心弄破手指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简母随意的说,“下次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见晨晨乖乖的,简母就收拾了饭盒离开房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外。

    简父和简不凡还在畅谈以后的美好人生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等简宁找来了,你可别忘了,再跟她要几套房产啊,对了,最好能再跟她要两个商铺,你不知道……我之前在市中心逛街的时候,听说步行街那一整条街都是萧家的家产。市中心啊!您是不知道那人流有多少,一套商铺光是租金每年都是天价……有了这些固定资产,以后就算你和我妈啥都不干,也能生活的特别滋润了。”

    简父咂舌,“整条街都是萧家的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”简不凡肯定的说,“我都打听过了,那些商铺都是萧家老爷子那一辈买下来的,听说已经分给萧凌夜和萧衍两个人了,而且我还听说,简宁和萧衍结婚的时候,把那条街好多铺子都给简宁当聘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倒抽一口气。

    萧衍对简宁真是情深意重啊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这对他们一家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儿啊。

    简宁越是有钱有资本,他们越能拿到好处。

    简父眼珠子都亮了。

    他翘着二郎腿,满脸憧憬,“没错,我跟你妈得跟她要几套房子和铺子,工厂里流水线的工作,我是干的够够的。每天累的要死,一个月就那么三千五千的,天天省吃俭用也剩不下钱。等要到这些资产,我跟你妈就啥都不干了,每个月收收租金……到时候我跟你妈衣锦还乡,让老家那些看不起咱们家的人都瞧瞧,让他们羡慕去!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等拿到钱,我要跟你妈好好享受享受生活,去商场里买买买,有时间就出去游山玩水,再也不过以前那种苦逼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简不凡拍这马屁,“爸,等简宁来了,咱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父子俩像是已经过上了好日子,对视一眼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简母却不这么乐观。

    她闺女她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当年,他们为了那点彩礼钱,逼迫她出嫁,要不是萧衍及时赶到,说不定简宁现在已经在老家生子了……她性子那么倔强,当年他们不让她上学,她能自己拿着录取通知书一个人跑到云城,整个大学期间都不跟他们联系。

    逼迫她嫁人……事情更严重。

    再说了……

    还有四年前的绑架事件。

    他们被健哥的人抓走,明明知道有危险,还是诱骗简宁去救他们,那次绑架案件,还让萧衍昏迷了三年多,简宁肯定恨都恨死他们了,怎么可能愿意给钱呢。

    还十亿八亿!

    简母觉得简父和简不凡想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还有,这些年他们怎么联系简宁,简宁都不肯见他们一面,这已经足以说明她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她担心……

    简宁不但不会给他们一分钱,说不定还会大义灭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

    简母顿时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其实。

    她内心里对这个女儿是有愧疚的,如果可以,她是真的不愿意打扰女儿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她这不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吗。

    简不凡在外面欠了一屁股赌债,她和简父再三追问,他也不说具体的数额有多少,她猜测,数目肯定不会少。

    讨债的人一波一波的上门,他们已经没有安稳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不还钱别人就要打断他们一家人的腿。

    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的腿被打断……他还那么年轻,还没有娶妻生子,而且……简母内心里并不愿意相信简不凡变坏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简不凡是被人诱骗所以才染上了赌博借高利贷,他已经跪地跟他们承认错误,也意识到自己做错了……毕竟是自己的儿子,她觉得只要给他一个机会,他肯定能变好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。

    这个机会,只有简宁能给。

    听着父子俩越聊越起劲,简母忍不住说,“你们两个别说了,我只希望宁宁能看在血缘关系的份上,帮我们把不凡的赌债和高利贷还清……至于别的,你们就别要求她了。她一个女孩子,这些年一个人在云城打拼,走到今天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屁话!”简父被她打断,登时就恼了,“她不容易?她能有我们不容易?前几年她给林绾绾做助理,人家包吃包住还给她拿高薪。现在她做了华夏传媒的经纪人,有萧氏集团给她做后盾,她上升的速度蹭蹭的。人家每天坐头等舱的飞机全国各地的跑,要么住在几百平的大别墅里享受生活,还她不容易?”

    简父越说越怒,“要说不容易,她不就这几年照顾萧衍吗,人家萧家是什么家庭,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护工守着,说是她照顾,她也只是动动嘴巴让别人做事儿而已。萧衍醒了,她倒成了最大的功臣……现在她更是麻雀变凤凰,直接成了萧家的二少奶奶,人家一个豪门富太太,需要你同情她不容易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你要是敢对她心软,别怪我跟你不客气!你现在要同情的人是我和简不凡,我们两个一个是你老公,一个是你亲生儿子,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,连快肉都舍不得吃……我们的日子都过成这样了,你还有心情关心别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别人?

    那是他们的女儿啊。

    简母张张嘴,想说什么,可见简父和简不凡都对她怒目而视,她苦笑一声,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简父和简不凡还在畅谈。

    她却不想听了。

    她叹口气,走到阳台,坐在阳台上的藤椅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她低头,往楼下一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,吓得她脸色煞白,“刷”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警察!警察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