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5章 自救

    大门敞开。

    简不凡一眼没看到房间里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才看到床上的被褥动了动,一双小手扒拉下来,露出小家伙有些虚弱的小脸,看他老老实实的在床上躺着,简不凡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算他乖!

    简不凡走进房间,把饭菜随手放到床头柜上,喊了他一声,“喂,小东西,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睁开眼睛,看了简不凡一眼,眼神里带着深深的惶恐,慢腾腾的从床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竟然怕他!

    简不凡乐坏了。

    胆小好啊。

    吓一吓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他故作凶狠,“磨蹭什么呢,赶紧起来吃饭!”

    小家伙缩了缩脑袋,像是怕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简不凡见他那怂样,料想他也不敢做什么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简不凡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,小家伙才挺直腰杆抬起头,他眼神凉飕飕的,哪有一点害怕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不傻。

    从简母和简不凡的态度来看,他知道自己暂时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们绑架他的目的是什么,但是只要确定他们不会伤害他,他绷紧的那颗心就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怕死。

    他更怕他死了妈咪会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他一定要好好的!

    小家伙抿紧嘴唇,从床上坐起来,看到床头柜上的米饭和菜,他毫不犹豫,抓起来就吃。

    他要好好吃饭,保存体力。

    然后想办法逃出去!

    一盒米饭很快见了底。

    小家伙把饭盒重新放到床头柜上,他踩着拖鞋下床,拖鞋还是他在半山别墅穿的那双拖鞋,鞋底很软,踩在木质地板上,几乎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客厅里,是一家三口边吃饭边谈话的说笑声。

    小家伙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惊喜的发现,床头上竟然做了一排书柜,书柜里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整排的书籍。

    小家伙眼睛微亮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玻璃柜门,从里面抽出一本书,然后他翻找半天,也没发现有能写字的笔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门口传来简不凡不耐的声音,“翻腾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身体一僵,他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,转身的时候,眼眶已经通红一片,他“害怕”的浑身发抖,结结巴巴的说,“我,我无聊……看到这里有那么多书,就想找一本看看……我翻了半天,这些书上的字我都不认识……我就想找一本童话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童话书?

    还真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。

    简不凡不耐烦的翻个白眼,“这里又没有小孩子住过,哪来的童话书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找一本带图案,我能看懂的,可以吗?”

    他怯生生的询问,简不凡见他那样,故意虎着脸吓他,“哪有什么带图案的书,赶紧回床上,给我老实点,再不老实,我就揍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“吓”的浑身一缩,大步跑到床边,脱掉鞋子就爬上床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拉起被子把自己盖上,只露出一双怯生生的眼睛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简不凡满意的点点头,“老实点,听到没?”

    小家伙带着哭腔,“哥哥你别打我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不凡撇撇嘴,重新回客厅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刚走。

    晨晨脸上的恐惧就没了,他从被窝里掏出书籍。

    没有笔……

    怎么办!

    他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想着他经常看到的电视剧情节,他突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小家伙把右手食指放到嘴里,用牙齿狠狠一咬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他掏出手指,手指完好无损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疼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,竟然是这种结果,他差点没忍住爆粗口。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,需要写血书的时候,把手指头放嘴里,用力一咬就出血了。

    他不死心。

    又尝试了几次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他的牙齿也够锋利的,就是咬不破手指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……电视剧都是哄小孩玩儿的。”

    手指疼的钻心,他赶紧把手放在被子上摩擦了一下,擦掉上面的口水,顺便缓解疼痛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滴溜溜在房间里转悠着。

    可找了半天,他也没找到什么锋利的东西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的时候,突然——

    他的眼神落在床头柜的一次性塑料饭盒上。

    塑料饭盒不是那种廉价的泡沫盒,而是透明的塑料盒,盒子的边缘……看上去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小家伙登时抓起饭盒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,心一狠牙一咬,用饭盒的边沿狠狠在手指上一划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手指一痛,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他赶紧扔开饭盒,打开书籍,用染血的手指在书本上写了个“SOS”,然后又写了个“110”,倒不是他不想写别的。

    其一,他不知道自己具体的位置,第二,他也不知道这里具体的楼层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血不够啊!

    写好之后,小家伙趁着手上的血迹未干,赶紧又翻页写了好几张纸,直到手指不流血了为止,做好这些,他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,听到简家的人还在吃饭,他才小心翼翼地下床,把写了血字的纸张撕下来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打开窗子,把每张纸都揉成一团,从窗口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他趴在窗口,仔细的数了数对面的楼层,然后他得出他现在在十九楼的结论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他重新来到床上,狠狠心又划破了另一个手指,继续写字求救。

    “19层,110!”

    写了没两张,手指上的血又干了,晨晨疼的直咧嘴,赶紧又把写好的这些纸张团成求扔到楼下。

    看到纸张飘然落下,他微微松口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就看运气了。

    希望有人看到他的求救信,然后报警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那些求救信也有可能被当成垃圾扫走……

    但是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自救方式了。

    如果那些纸不团成求,上面的血迹倒是能引人注意,可楼层太高,如果就那么把纸往下扔,还不知道会飘到哪里。

    团成一团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团起来不容易被看到上面的内容,但是如果被人看到了,反而能确定他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。

    他要做的就是……等!

    等警察,或者是等妈咪来救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