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2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甩手不管的态度让简母有些无措,而此时,简父听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了,他把手机抢过来,跟许钧说,“先生,你这话就太不讲道理了!我老婆是听了你的话才绑架了那个小孩子的,现在我们的身份暴露了,你说不管就不管,这也太不讲道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钱,你们办事,很公平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简父恼怒,“你就不怕我们把你供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噎住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!

    前段时间,他和简母带着简不凡去酒店找简宁,本来是想着跟简宁要一笔钱,如果简宁不给,他们就当着记者的面撒泼闹事,让简宁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简宁的人没看到,他们就被关进了酒店的房间里,等婚礼结束了,宾客都走光了,他们又被工作人员给赶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那叫一个生气啊。

    是!

    简宁是跟他们断绝关系了,也签署了断绝关系的协议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她说断就断?

    她的命都是他和简母给的,现在她飞黄腾达了,成了萧衍的太太,身价“噌噌噌”的不知道涨了多少倍,她倒是富贵了,他们做爹妈的却还在辛辛苦苦的工作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还有。

    简不凡被她害得在学校被开除,连女朋友都跟他分手了,从那之后,简不凡就开始一蹶不振,最近这几年更是赋闲在家不务正业,后来,他竟然还染上了赌博。

    简宁给他们的那笔钱,全都被他们拿来给简不凡还债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家不但家徒四壁,还负债累累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债主上门催讨债务,他们一家三口在哪个地方都不敢多待,成天过着躲来躲去的日子,他们过的这么惨,简宁却成了豪门富太太。

    简父怎么能甘心。

    可不管他是威逼利诱,还是讨好求饶,简宁一概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他恨得要死,当天被从酒店里赶出来,他就在酒店门口撒泼打滚,闹了好长时间。

    就是那天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联系上了他们。

    说只要他们听他的吩咐,他可以给他们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简父心动了。

    他和简母还有简不凡在家等啊等,等啊等,等了好长时间,男人也没有再联系他们,害的他们害以为被人耍了。

    直到前几天。

    男人再次联系上他们,让他们绑架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绑架!

    一家三口虽然糊涂,但是没干过这种犯法的事情,知道绑架是刑事案件,几个人犹豫了好几天也不敢下决心。

    直到,债主再次上门。

    债主给他们最后的期限,说如果他们不在五天之内把钱还了,就打断他们一家三口六条腿!

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男人给开出了一百万的天价费用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没有再犹豫!

    干!

    大不了就是坐牢!

    所以,他们按照男人的吩咐,一步步的走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身份暴露了,男人竟然想甩开他们,不管了?

    偏偏!

    简父又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因为从始至终,他们跟男人都只是电话联系,他们不知道男人姓甚名谁,不知道他的身份,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让他们绑架那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唯一的联系就是这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如果男人的电话号码都是临时的呢?

    简父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你不能这样对我们,我们是替你办事,现在有危险了,你不能说甩手就甩手!”

    “不甩手也行。”

    简父一喜。

    “你们尽量躲着,不要出门!如果真的被发现了,就咬死了事情是你们自己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恼怒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方法!

    还不是把他们推出去,让他们一家三口顶罪!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!”许钧凉凉的说,“你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,如果我所料不差,现在不只是警方,萧氏集团的人也在找你们。不管是哪边的人找到你们,有简宁在,你们应该不会被起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毕竟是你们的亲生女儿,再怎么样,也不会亲手把你们送到监狱。”

    对!

    如果那死丫头敢把他们送进监狱,他就是死也要把她弄臭,看她还怎么当她的富太太!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被抓,要咬死一件事!你们抓走晨晨,是因为他和姬野火的关系!而你们做的这一切,只是为了引起简宁的关注,没有别的,懂?”

    简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连连点头,“明白!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只要把责任往简宁身上推,他们就是因为私人恩怨,所以才做出这些行为,这样的话,他们完全可以跟警方协调,说是私人恩怨,他们私底下解决就醒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把许钧供出来,他们就成了收钱绑架儿童,这两个情况,性质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所以!

    他们一家三口现在和许钧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如果把许钧供出去,他们也就完蛋了!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!”

    “您说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伤害那个孩子!”

    “我懂!伤害了他我们就真的有嘴都说不清了,您放心,我们肯定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,不让他受任何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剩下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你们把事情解决了,事后我自然会给你们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们一定按照您说的,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。”

    许钧又仔细叮嘱了一番,这才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监控……

    是他失算了!

    本来他让简母绑走晨晨的时候,故意说出孙倩不该跟不合适的人在一起,就是为了把责任往姬野火粉丝身上推。

    让倩倩以为是姬野火的粉丝绑走了晨晨,从而跟他产生嫌隙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想过要伤害晨晨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很简单,等倩倩知道和姬野火在一起会给晨晨和家人带来伤害,就会跟姬野火分手,等他们两个分手之后,他再让简母把晨晨放回来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竟然有监控!

    该死的。

    许钧沉了脸色,半晌,他才调整了心态。

    他已经把情况分析透彻了,就算简父简母被人抓住,应该也不会把他供出来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钧才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嘴角勾起以往的温和笑容,推门重新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他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孙倩穿着一身病服,正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后,也不知道……站了多久!

    许钧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