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6章 他儿子?

    “滚!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接到孙父的电话,知道晨晨失踪,孙倩受伤,一路上,姬野火几乎是飙车来的医院。电话里,孙父已经把具体情况告诉他,知道晨晨是被他的粉丝带走,他内心更是愧疚又自责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看到孙倩额头裹着一圈纱布,他心里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抱着膝盖靠在床头,眼睛猩红,“你走!我现在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苦笑。

    他不怪孙倩迁怒他。

    毕竟是他的粉丝干出来的事情,都说粉丝行为偶像买单,他有脱不掉的干系。

    脚步顿了顿。

    他还是走到了孙倩床边,在她床沿坐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闭上眼,别过头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鼻子泛酸,她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里。尽管她安静的不像话,姬野火却知道她肯定在哭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,落在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孙倩却像是受了刺激一样,她浑身一抖,反射性地推开了他,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……”孙倩埋着头,声音闷闷的带着鼻音,“都是我的错……我早就该想到的,你那些粉丝,能去找我爸爸的麻烦,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来的……早在她们去银行闹事的时候,我就该……跟你分开。这样……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晨晨那么小,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身边……他被带到陌生的地方,现在是不是在害怕,是不是在想妈妈,是不是在盼望着我去救他……可我连他被人藏在哪儿都不知道,我没用……是我没有保护好他,所以他才会被人从我眼皮子底下带走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听的心里又酸又涩。

    他想抱住她安慰,可想到孙倩刚才那么拒绝他的触碰,他抬起的手又僵硬的放了下来,他只能苍白的安慰她,“不是你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胤!”

    孙倩猛然抬起头,她一脸的眼泪,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紧紧抓住姬野火的袖子,“那些粉丝不就是为了逼我们分手吗,你发声明好不好,发声明说我们分手了,这样……这样的话说不定晨晨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倩倩!”姬野火正色说,“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,很担心。可那些人既然做了绑架人的事情,肯定不会轻易放了晨晨的。你相信我,我会配合警方,用最快的速度把晨晨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绝望的松开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到了这种危急关头,他竟然都不愿意发声明……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她知道,发声明不一定有用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,他们也应该试一试,不是吗?

    孙倩的眼神一寸寸的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姬野火看的心惊肉跳,“倩倩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?说什么!”孙倩的愣愣的看着他,“萧胤……我明白了,全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心里堵的厉害,伤人的话脱口而出,“你表面上对晨晨好,实际上,内心里还是把他当成小拖油瓶是不是?他又不是你儿子,你当然做不到像我这样担心他!又或者……你巴不得他出什么事情才好,这样的话,我们之间就没有这个累赘了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脸色大变,他抿紧嘴唇,眼神有些凉,“你就是这么看我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沉默,倔强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姬野火深吸一口气,“你现在心情不好,我可以不把你的话当真,但是孙倩,我必须告诉你,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龌龊!还有……从我们认识以来,我是怎么对晨晨的,你应该看的清楚。你现在不够理智,我不跟你争论……你好好休息,我去警局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不再看孙倩的反应,从床沿起身,大步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病房的房门被重重关上。

    那沉闷的撞击仿佛撞到她心里,孙倩愣愣的看着紧闭的房门,捂住脸,眼泪从指缝里流出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。

    姬野火是疼爱晨晨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知道晨晨是他的粉丝绑走的,她就忍不住去刺痛他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的话很伤人。

    可她忍不住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晨晨可能受到的伤害,她就崩溃的想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病房外。

    姬野火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才把怒气压下去。

    刚才孙倩那番话,确实是伤到他了。

    可他不能跟她计较,晨晨被绑架,生死不明,连他都觉得崩溃,更别说是孙倩。

    孙倩一直把晨晨当命根子,晨晨又是因为他被绑,她没有失去理智歇斯底里,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姬野火自嘲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野火……孙倩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揉揉脸,“情绪很不稳定。”

    关勇沉默了。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孙父孙母也没给姬野火好脸色,姬野火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到两人的面前,“伯父伯母……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该说对不起,但是不是对我们,是对晨晨!”孙父眼里都是冷刀子,“萧胤!如果晨晨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们全家都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关勇听不下去的了。

    他看姬野火不说话,忍不住替他辩解,“伯父伯母,你们说这话就太过分了吧,虽然粉丝行为偶像买单,可野火的粉丝那么多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,那些疯狂的粉丝也不是野火能控制的。他也很疼爱晨晨,他也不想发生这种事情,我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,可心情再不好,也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野火头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关勇!”

    “我偏要说!”关勇梗着脖子说,“野火为了这段感情付出了多少,为了保护孙倩和晨晨,他特意把孙倩和晨晨送到半山别墅,不让任何人打扰他们,他自己面对记者的长枪短跑,所有能替孙倩和晨晨设想的东西,他都想到了。晨晨失踪了,他比谁都担心,他也不想看到这种场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父脸色越来越冷,听关勇说完,他才厉声反问,“如果他早点公开晨晨是他的儿子,还能有这些事情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