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1章 毁了他

    电视里。

    正是姬野火让关勇找了几天,都不见踪影的柳婉黎和萧敬年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镜头前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也是为了阿胤好,阿胤从小到大就是我们的骄傲,他一直都那么优秀,我和他爸知道他找了个单亲妈妈,心里生气啊。我和他爸爸坚决不同意他们在一起,私底下也跟阿胤表明过立场,可是……阿胤不知道被那个女人灌了什么迷魂汤,不管我们夫妻俩怎么说,他都坚决不肯分手。”

    柳婉黎抹着眼泪,“如果那个孙倩真的是个好女孩我们也就认了,可她根本就不是表面上那么无害,你们知道我和我先生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什么情况下吗?在商场里,阿胤带她和她儿子在商场买东西……光是那一天阿胤至少就给他们母子俩花了六位数!刚刚开始谈恋爱,就收男朋友这么多贵重的礼物……说她不是冲着阿胤的条件来的,我第一个就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记者有些吃惊,“萧太太,您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”柳婉黎说,“这件事也没过多长时间,不相信你们可以去xx商场问问,那天阿胤买的东西太多了,导购们肯定还有印象呢。”

    记者彻底失语了。

    柳婉黎今天特意没有打扮,穿着朴素,此刻,她红着眼眶,一脸担忧,像极了一个慈爱的母亲,不得不说,这副样子还是非常有欺骗性的。

    最起码,此刻采访她的记者看到她就觉得很心酸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柳婉黎目光一闪,她面容悲戚,“阿胤从小就叛逆,他进娱乐圈的时候我和他爸就不同意,那个时候他才十六岁,正是念书的年纪,可他不听,非要到娱乐圈发展。他固执惯了,我跟他爸也拿他没办法……现在,他长大了,翅膀硬了,我们就更管不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话,显然是在给姬野火招黑啊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姬野火黑料缠身,再被父母这样爆料,他的人气肯定下滑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他刚要开口,就听到柳婉黎继续说,“其实云城的很多人应该认识我和我先生,以前我们家是在云城开连锁酒店的,后来酒店倒闭……我和我先生两个人都破产了。这些年来,一直都是阿胤在赡养我们两口子,我们住的房子,开的车子,还有每个月的生活费基本都是他提供的。”

    记者点点头,“姬野火还是很孝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以前是挺孝顺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?”

    柳婉黎苦笑着说,“我和他爸爸觉得孙倩心思不纯,故意接近他……所以不同意他们在一起,为此,我和我先生私底下找过孙倩,网上曝光的那个录音就是这样来的。我们那钱砸孙倩的确不妥当,也不礼貌……可怜天下父母心,我们也是不想阿胤被人欺骗啊。我们录音也是为了让阿胤看清楚孙倩的真面目,可没想到,孙倩的心机真的太深了,不管我们怎么说,她就是不肯和阿胤分开。后来……不知道这录音怎么就曝光了,就闹出了现在的场面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私底下去找孙倩,彻底激怒了阿胤……”柳婉黎的眼泪说来就来,说着,她咬着嘴唇,又挤出了几滴眼泪,“阿胤很生气,就在他公布恋情的那天凌晨三点多,他给我打电话,要求我和我先生从他的房子里搬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吃了一惊,“姬野火把你们赶走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柳婉黎苦笑,“为了个女人,不但把我和他爸爸赶出了家门,收回了车子,还断了我们的赡养费……可怜我和他爸爸从小给了他那么优质的生活条件,辛辛苦苦的把他拉扯大,养育成人。而他,竟然为了一个刚认识的女人,对我和他爸爸不管不顾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柳婉黎捂着脸呜咽着哭了起来,“我和他爸爸命苦啊,前半辈子顺风顺水,好不容易把儿子培养成功,他却翻脸不认人……本来我和我先生是不愿意接受今天的采访的,可我们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,我们没钱,被赶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带值钱的东西,这几天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。没办法,我只能把手机卖了换了点钱,这几天一直住在廉价的小旅馆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再看柳婉黎的眼神,已经充满了同情。

    老天!

    真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荧屏上完美无缺的姬野火,私底下对父母竟然是这种态度。

    简直是颠覆形象。

    作为超一线的大明星,他每年收入不菲,他对历任女友都出手大方,没想到,对自己的亲生父母竟然这么吝啬。

    记者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我和我先生也没有别的想法,我们两个年纪大了,没有赚钱的能力了,希望阿胤看到我们的采访,能想起小时候我和他爸爸对他的好,给我们一些生活费。如果……如果他实在是不想赡养我们,也没关系,我和他爸爸有手有脚,重活干不了,起码能扫扫大街什么的,也能养活自己。作为父母,我们只希望他过的幸福,更希望他能借此机会看清孙倩的真面目,如果他能和孙倩分开,那我们做的这些也就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。

    萧敬年红着眼眶,配合的点头。

    采访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香溢紫郡。

    客厅里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关勇关掉电视,心里有一团火在烧。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对姬野火的家庭情况却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柳婉黎和萧敬年简直不要脸,之前公司没破产的时候想不起有野火这么个儿子,等公司破产了,马上想起他了。

    想利用他的婚姻,把野火卖个好价格。

    野火不同意,却还是散尽家财,替他们还掉了所有的债务。

    这些年。

    他们吃的穿的住的,哪样不是野火掏的钱?

    可他们呢?

    不但不感激,还在这种关键时刻落井下石,狠狠把野火往泥坑里踩。

    他们知不知道,这么一段采访,极有可能会毁了野火!!

    关勇看了眼旁边的姬野火,他以为以姬野火的脾气,听到柳婉黎和萧敬年的采访会暴怒,可他并没有。

    他只是眸光沉沉的坐在沙发上,只是……拳头紧握,肌肉绷紧,浑身都散发着低气压。

    关勇担心的看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