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0章 把萧叔叔当贼防着

    晨晨吓了一跳,“萧叔叔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事!”

    姬野火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,“等着,老子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晨晨刚下楼,就看到出现在客厅的姬野火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他站在楼梯口指着姬野火,“你,你从哪儿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什么从哪儿冒出来的,老子又不是地鼠!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孙父孙母一脸不悦。

    听听!

    听听!

    这是一个成年人该对孩子说话的语气吗!

    当着他们老两口的面都这样,私底下岂不是更过分?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下意识地看向晨晨。

    晨晨早就习惯了和姬野火的相处模式,他“蹬蹬瞪”快步下楼,刚到楼下就看到姬野火脸上青了一片,他原本相貌英俊,此时脸上跟被人打了一拳似的,看着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晨晨忍不住笑起来,“你脸怎么了,跟人打架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哼哼!”

    姬野火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他在孙家的别墅外待了很长时间,一直到孙倩房间里的灯熄灭了他才回萧家老宅,结果呢……因为很多年没在老宅住过了,他竟然有些挑床,折腾来折腾去,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入睡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今天他一觉就睡到下午。

    还没睡醒呢就接到晨晨给他打的电话,听到孙父孙母在撮合许钧和孙倩,他一激动,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,一张脸直接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他顾不上那么多,用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换了衣服,然后驾车来到了孙家。

    结果。

    果然看到许钧在孙家献殷勤!

   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,从倩倩那里讨不到好处,就转变策略,从孙父孙母这里打感情牌,想得到孙父孙母的支持……太阴险了。

    “萧叔叔,疼不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姬野火揉揉脸,“疼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孙倩眼看着父母脸色越来越难看,赶紧伸手扯了扯姬野火的袖子。

    姬野火有些懵,“你扯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扶额,小声提醒他,“你说话……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他说错话了?

    姬野火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哪句话说错了,他挠挠头,有些不解的看着孙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无语。

    这人平时脑袋挺灵光的,今天怎么变笨了。

    “萧胤啊!”

    “伯父!”

    孙父看着他扣错的衣服纽扣,对他印象更差了,他眯着眼,“你出门都不检查仪表?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衬衫的扣子扣错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低头一看,顿时囧了。

    出来的太着急。

    他随意把昨天穿过的衬衣套在身上,然后顾不上那么多,一边扣扣子一边就往外跑,此刻,不但扣子系错了,因为昨天这衣服穿了一整天,所以看上去皱巴巴的……还有……来的太匆忙,他起床之后也没有洗漱,可以想象他现在的形象有多邋遢。

    姬野火默默的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眼西装革履光鲜亮丽的许钧,嘴角微微一抽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爸妈,你们和许钧先聊着,我带萧胤去我房间里简单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孙母皱眉,“这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妈,萧胤是我男朋友没什么不合适的。”孙倩从沙发上站起来,给萧胤使了个眼色,萧胤赶紧也跟着站起来,“妈,我们很快就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孙倩逃也似的转身上楼去了,萧胤赶紧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孙父脸色漆黑一片,“萧胤这孩子平时看着还好,今天怎么这么没礼貌。”

    许钧目光一闪,“叔叔你别生气,萧胤在娱乐圈里随意不羁惯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开口还好,这一开口替姬野火说话,孙父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昨天看姬野火不爽归不爽。

    自从怀疑姬野火就是五年前那个男人之后,孙父对他已经不是不爽了,是非常看不顺眼,当一个人看另外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,不管他做什么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在娱乐圈再随意,能跟在家里一样?

    更何况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在跟倩倩谈恋爱,还没结婚呢就这么不把他们两口子放在眼里,以后两个人真结婚了还得了?

    想到倩倩和他孤男寡女在楼上相处,孙父越想越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晨晨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去楼上看看,等会儿萧胤收拾好了,再跟他们一起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

    晨晨默默替姬野火捏把汗。

    外公……

    这是把萧叔叔当贼一样防着了。

    可怜的萧叔叔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盥洗间。

    孙倩靠在盥洗间门框上,看着姬野火狼狈的样子,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“笑!你还笑!小没良心的,我是为了谁啊,要不是知道你在和许钧相亲,我至于这个样子就跑过来吗!”

    孙倩赶紧给自己辩解,“你别胡说,我跟许钧可不是在相亲。”

    “那架势跟相亲有什么区别。”姬野火翻个白眼,“知道咱儿子电话里怎么跟我说的吗?说我再不来,你爸妈就要送你和许钧进洞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怪不得他来的这么着急呢。

    孙倩抹汗,“这孩子说话也太不靠谱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!丢死人了!本来还想在你爸妈面前给他们留个好印象,结果搞成了这样。”姬野火扒拉着乱糟糟的头发,“牙刷有吗,我得赶紧收拾收拾自己,尽量挽回形象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快给我找找。”

    因为她和晨晨回家住,父母让人把东西准备的非常齐全,孙倩很快就从镜柜里找出一支没拆封的牙刷,“你等一下,我给你找个杯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我就用这个。”姬野火直接抓起一个粉色的杯子,笑眯眯的看着她,“我用你的。”

    孙倩还来不及反驳,就看到他已经在水杯里接了水,从善如流的用起了她的杯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脸颊顿时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那是刷牙的杯子啊,对她来说是非常隐私的东西,姬野火竟然用了……用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她今天早上还在用这个杯子,孙倩捂住脸。

    脸颊更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