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4章 看她是相信你们,还是信我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柳婉黎和萧敬年刚刚离开凉亭,就去了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酒店房间里。

    许钧正端坐在那里,看到柳婉黎和萧敬年进房间,他丝毫不觉得意外,他放下手里的咖啡杯,目光淡淡的,“办好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面色一变,“砸了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柳婉黎和萧敬年坐在许钧对面,气愤的说,“那个孙倩简直不识好歹,我软的硬的都来了一遍,可她就是软硬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肯离开姬野火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柳婉黎气的牙痒痒,倒了杯茶,狠狠灌了一口,怒声说,“她说什么除非我们家阿胤提出分手,否则她肯定不会离开阿胤,你说说这叫什么话。如果阿胤愿意跟她分手,我还多浪费这个功夫干嘛,直接找阿胤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他抿紧嘴唇,“晨晨呢?你们提到晨晨了嘛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提!”柳婉黎说,“我们按照你说的,用她儿子威胁她……我说许钧,你不是说孙倩最重视的就是她儿子,她儿子就是她的软肋,只要用她的儿子威胁她,她肯定妥协吗!结果根本就不是这样,我都明确的用她儿子警告她了,她生气归生气,可态度没有任何改变啊。她还威胁我和萧敬年,说我们如果敢动她儿子一根头发,她就跟我们同归于尽!我看她那疯狂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脸色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他知道孙倩对姬野火有感情,也知道她对姬野火的感情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可他没想到。

    就算拿她最重视的晨晨来要挟她,她都不肯和姬野火分手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他越是深想越是愤怒。

    他抬头,直视柳婉黎夫妻俩,“所以,你们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下意识地抱紧她的包包,“许钧,失败了可不怪我们两个,本来我们也能想办法让孙倩知难而退的,可谁知道她爸妈竟然出现了。而且看她爸妈那个样子,对她还挺维护的。你不是说孙倩早就跟家里断绝关系了嘛,那她爸妈怎么还这么护着她?有她爸妈在,我和萧敬年还能说什么,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许钧一愣,“叔叔阿姨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柳婉黎说,“谁知道他们竟然也来参加婚礼了,而且还特别护短,所以这事儿还真不能怪我办事不利,既然不能怪我们,那这十万块钱,我们也不用还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被柳婉黎市侩的样子恶心到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你当时答应过我们的,不管我们办成办不成,这钱你都不会收回去的,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冷冷的看着她,“我什么时候说要把钱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婉黎听他这样说,这才喜笑颜开的松口气。

    十万块!

    这是十万块啊!

    换了以前她十万块根本入不了她的眼,可过了这么多年的“穷苦”日子,她现在太爱钱了。

    本来吧。

    上次在商场偶遇阿胤带着孙倩逛街之后,被阿胤狠狠的警告了一番,她和萧敬年虽然不喜欢孙倩,却也不敢去找她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没过两天,他们就接到了许钧的电话。

    许钧承诺他们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两个能把阿胤和孙倩分开,不但给他们非常丰厚的金钱报酬,还能送他们一套三居室的房子给他们居住,不但如此,还能额外送他们一辆车。

    多么强大的诱惑啊。

    她和萧敬年现在住的房子是萧胤的,开的车子也是萧胤的,产权都是他的,也就是说,只要他们惹儿子不高兴了,他随时都能把这些东西收回去。

    可许钧这个不一样。

    许钧说了,只要他们让萧胤和孙倩分手,送给他们的房子和车子,产权也都转到他们名下。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一套三居室的房子,起码也有一百多个平方,就算是在郊区,这么大的房子最少也价值好几百万,更别说还有车子和现金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这些东西,他们也不怕得罪姬野火了,大不了他把他的房子和车子都收回去,收回去就收回去呗,反正他们手里也有资产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每个月的赡养费还是要给的,他敢不给,她和萧敬年就去告他,到时候他不但名誉受损,还是要支付赡养费。

    这对他们夫妻俩来说,是稳赚不赔的买卖。

    再说了。

    她也确实看不惯萧胤给孙倩花钱的样子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?”柳婉黎一愣,“你不打算让我们帮忙了?”

    许钧嘲弄地看着两人,“你们既说服不了姬野火,也没办法劝退倩倩,既然如此,我还雇佣你们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和萧敬年对视一眼,“那房子和车子……”

    许钧靠在沙发上,淡淡一笑,“别忘了,我当时开出来的条件是,你们成功让姬野火和倩倩分手,现在,你们没有完成我的目标,我怎么可能给你们房子和车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不爽了,她一拍桌子,怒声说,“许钧你什么意思,你逗我们夫妻俩玩儿呢!我们为了你这点破事儿,专门去找了孙倩,如果孙倩把我们去找她的事儿和阿胤说了,阿胤肯定会恨死我们夫妻俩。我们为了你得罪了我们儿子,万一他一气之下不管我们夫妻俩了,我们岂不是得不偿失?我告诉你啊,我们已经因为你得罪了儿子,你承诺给我们的东西必须兑现。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

    许钧抿了口咖啡,神色自若,“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柳婉黎恨恨的说,“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不就是喜欢孙倩,想拆散她和阿胤,然后好趁机而入吗。听说你和孙倩青梅竹马,对她特别照顾,还特别喜欢她。那……她应该不知道你为了拆散她和阿胤,在背后搞了这么多小动作吧,你说如果她知道你是这种卑鄙小人,对你还会有什么好感吗?”

    许钧轻笑,“你们大可以去告诉她,看她是相信你们,还是信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