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2章 我孙家的女儿,谁敢动!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动她!”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孙倩鼻子一酸,豁然转头,就看到不远处,树丛旁,她的父亲正推着一张轮椅,而轮椅上,坐着她的母亲。

    爸妈!

    是她爸妈!

    孙倩眼睛里瞬间蒙上一层雾气,她捂着嘴唇,不敢置信的看着两人,不敢相信他们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柳婉黎也被这一声怒喝镇住,她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,看到孙父孙母,她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孙父孙母不是跟孙倩断绝关系了吗!

    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且还会出言维护孙倩?

    柳婉黎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孙建平的女儿,我看谁敢动一下。”孙父推着轮椅,大步上前,他做了几十年的管理,不苟言笑的样子看上去气场十足,他冷冷的看着柳婉黎,“柳婉黎,你仗势欺人,欺负到我孙家的头上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有些心虚,“你们怎么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不在这里,你准备把我女儿作践成什么样子!”孙父眸色泛寒,“你好大的能耐,欺负我们孙家没人是吧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已经彻底懵逼了。

    她敢这么欺负孙倩,就是知道孙倩和孙家早就没有来往了,她也不是孙家的大小姐了,可现在……现在是什么状况?

    孙家的地位……

    别说是现在的她,就算是她当年最风光的时候,她也不敢轻易得罪啊。

    柳婉黎讪讪的笑起来,“误会,都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孙父冷笑,“你是当我瞎还是当我聋?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,你告诉我都是误会?柳婉黎,你仗着自己是长辈,仗着自己有点小钱和关系,就来欺负我家的孩子,谁给你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孙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孙父的目光在她手里的现金上转了一圈,面色越发的森冷,“我家的孩子,不稀罕你手里那点破钱!”

    “孙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和萧敬年这些年养尊处优,哪里被人这样当场羞辱过,两人面色微变,觉得非常难堪。尤其是柳婉黎,她强势惯了,见孙父这样得理不饶人,干脆直接撕破脸,她把现金重新收进包包里,冷笑说,“是!你们孙家财大气粗,当然看不上我这点小钱。既然孙倩是你们的女儿,那你们就管好了,别来勾引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嗤!我女儿勾引你儿子?”孙父面色不变,冷嘲着开口,“你恐怕是年纪大了,耳朵不中用了,刚才我女儿明明说了,是你儿子跟她表白,也是你儿子让她做他女朋友。他们两个谁勾引谁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我儿子眼光高着呢,怎么可能看上你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女儿长得漂亮,性格温柔大方,追求她的男孩子多了去了,多你儿子一个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柳婉黎讥笑,“哈!未婚先孕,连自己儿子的父亲估计都搞不清是谁,私生活这么放荡,你还好意思说夸她!果然是什么样的老的养出什么样的小的,上梁不正下梁歪!”

    孙父面色不变。

    孙倩未婚先孕,这一点确实是孙家的耻辱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还好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早就被各种嘲讽锻炼的百毒不侵了。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他淡淡的说,“我女儿的私生活不需要你操心,你只需要知道,我女儿跟你儿子在一起,从来没有隐瞒过她有孩子的事实。你儿子明知道我女儿带着孩子,还选择跟她在一起,这就已经足够说明我女儿有多优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被堵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,怒视孙父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!”孙父打断她,语气沉沉的说,“如果我记得没错,你们夫妻俩应该没收到这场婚礼的邀请函吧,偷偷溜进来参加婚礼,你们脸皮也是够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又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眸光闪躲,“谁说我们没有收到邀请函,我们是萧家的人,现在我们两个弟弟结婚,我们当然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邀请函呢?”

    柳婉黎瞪着他,“我的邀请函还要给你过目一下,你以为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女儿是萧太太亲自邀请的伴娘,你在婚礼结束之后,这样刁难她的朋友,我就不信萧太太会容忍你们。”孙父冷笑,“想验证你们是不是偷偷溜进来的其实很简单,我现在打个电话,让保安过来一趟,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婉黎有些慌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她和萧敬年的确没有邀请函,他们是偷偷溜进婚礼现场的。

    如果保安来了……

    那就全都露馅了。

    柳婉黎和萧敬年对视一眼,两人心有灵犀,她恶狠狠的瞪了孙父一眼,拉着萧敬年大步离去,离开之前还不忘记放狠话。

    “敬年,我们走,我们不跟这些人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萧敬年非常配合的跟她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走后。

    凉亭里就剩下孙父孙母和孙倩三个人。

    孙倩看到父母,早就已经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两人身上,虽然之前从晨晨那里看到了两人的照片,可照片也没有亲眼所见来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短短五年。

    父母好像老了十几岁。

    尤其是母亲,印象中她优雅从容,可现在……满头银丝,几乎找不到一根黑色的头发,还有她的腿……

    她的腿还没好……

    父亲也是。

    她记忆中父亲就很清瘦,可现在,几乎瘦成了皮包骨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可风一吹,裤腿都在随风飘扬,衣服里显得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孙倩泪流满面,她喉咙发哽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父母的同时,孙父孙母也在看她。

    孙母坐在轮椅上,同样是热泪盈眶,孙父眼眶也有些泛红,见孙倩直愣愣的站在那里,一点反应都没有,孙父微微抿唇,他直接调转轮椅的方向,推着轮椅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孙倩一愣,慌忙大步追上来。

    孙父脚步一顿,冷冷的说,“你跟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爸!妈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称呼,孙父和孙母瞬间绷不住了,两人顿时老泪纵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