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6章 你,在质疑我的眼光?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孙倩听到自己沉闷急促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她忍着心惊,抬头看着林绾绾,却见她笑容如常,仿佛在说一件很普通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手脚发麻。

    绾绾姐……

    她是真的知道了什么,还是在……试探她?

    孙倩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绾绾姐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绾绾猜到她不会这么痛快的承认,不过她已经把刚才孙倩的反应看在眼里,知道自己猜对了,否则她不会表现得这么震惊。

    她拉着孙倩的手,眸光柔和的看着她,“别慌!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阿胤那小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耳朵里嗡嗡作响,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她下意识地压低声音,哑着嗓子,“你……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其实挺明显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晨晨虽然长的像你,但是仔细看,跟阿胤还是有几分相似的。”林绾绾说,“而且上次晨晨来家里玩儿,我发现,他的性格和阿胤也有一些相似。更重要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林绾绾对她眨眨眼,“晨晨跟小星星说他是哥哥,说他快四周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们家的孩子,你干嘛这样费尽心思地瞒着他的年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愣了一下,随即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问题出在这儿。

    “绾绾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当年拍《倾城传》的时候,我记得拍到后期的时候,你身体经常不舒服,偶尔还会干呕,那个时候我还以为你是胃不好,现在想想,晨晨就是那个时候怀上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绾绾姐真的很聪明。

    凭着一点点小小的漏洞,就发现了她的秘密。

    孙倩苦笑一声,干脆也不再隐瞒,她点点头,“是……就是那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你去M国的原因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点头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生怕怀孕的事情曝光,怕姬野火发现之后不让她把孩子生下来,所以才不顾所有人的反对,坚持要去M国念书。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辛苦你了。”林绾绾心疼的看着她,“这段时间,我已经知道你当年的事情了……为了晨晨,你付出太多了,也吃了太多的苦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。”孙倩鼻子有些泛酸,她含泪带笑的看着林绾绾,“真的不辛苦!晨晨是我自己执意要生下来的,所以,不管多难,我都有责任把他抚养长大。你知道吗,虽然当年在M国日子过的清苦一些,可是每当我看到晨晨,就觉得什么苦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林绾绾懂!

    当年她也是一个人在M国带大睿睿的,太能理解孙倩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她攥紧她的手,柔声说,“我都理解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有一点我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阿胤……他对当年的事情,好像一点也不知情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孙倩垂下眼,“当年……他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“绾绾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。”林绾绾拍拍她的手背,柔声安慰说,“你放一百二十个心,这件事目前只有我和萧凌夜知道,我们两个肯定会替你保密,不会让阿胤知道的。哎……阿胤那个臭小子也是脑袋不灵光,天天跟你和晨晨在一起,竟然一点也没发现……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迟钝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孙倩松口气。

    她知道林绾绾和萧凌夜都不是多嘴的人,但是听到她的保证,她还是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现在。

    她还不想让晨晨和姬野火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晨晨本来就厌恶他的生父,如果知道姬野火是他父亲,他们两个肯定不能像现在这样相处了,还有一点……

    她也不想让姬野火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说不定会为了她和晨晨负责,说不定还会为了承担责任跟她结婚……可是,这样的话,跟道德绑架他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她孙倩也有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她要和姬野火在一起,必须是在姬野火爱她的情况下,而不是因为别的一些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喂!林绾绾你差不多没!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姬野火大步走了过来,他一把把孙倩拉到身边,对林绾绾翻个白眼,“你自己看看几点了,彩排都结束了,还霸占着我家倩倩不放!我们不要休息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绾绾没好气,“我跟自己朋友叙叙旧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叙旧不能白天叙啊,非要挑这种大晚上的,今天都跟你们彩排一整天了,我家倩倩还有我儿子不会累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绾绾磨牙,“臭小子,又欠抽了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擦!你这个死女人,除了会用拳头威胁人,还会干什么!有本事你以德服人啊!”

    林绾绾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森森白牙,“拳头有用,干嘛要以德服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看她摩拳擦掌,赶紧拉着孙倩退后几步,“暴力女,我二叔怎么会看上你的!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萧凌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,他拥住林绾绾的腰身,眯着眼,面无表情的看着姬野火,“你,在质疑我的眼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厅堂里,气温“噌噌噌”的下降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姬野火头皮发麻,干笑着摆手,“没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萧凌夜冷哼一声,他眸光在孙倩身上转了一圈,再看姬野火,眼神更冷了,“蠢蛋!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!”姬野火抗议,“二叔你维护你老婆可以,不能这样搞人身攻击吧!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萧凌夜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个二傻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顿时就郁闷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心塞,拉着孙倩叹气说,“走走走!咱们赶紧回去休息,明天婚礼,还有一整天要忙呢,哎!别人的婚礼,弄得我们两个比新郎新娘还要忙,你说这是什么事儿啊。咦……你眼睛怎么红红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孙倩一愣,下意识地抹眼,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姬野火肯定的说,“你哭了?是不是林绾绾那个死女人欺负你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孙倩怕他误会,看着周围的布置,连忙说,“我就是觉得很浪漫,很感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