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2章 你属猪的吧

    “小心点!”

    孙倩把药和水杯都放下,坐到床沿就去扶姬野火,姬野火上半身光着,她去扶他,避免不了和他有肢体上的接触,感觉到手底下他夯实的肌肉,她脸上又有些发烫。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复下异样的心情,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疼……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把枕头垫在他后腰处,被子滑下,堆在腹部,他整个上半身都暴露在空气中,孙倩眼睛左看右看,可房间就这么大,她还要照顾姬野火,根本就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孙倩尴尬极了,“萧胤,你还发着烧,这样会不会冷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不习惯穿着衣服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正等会儿吃了药还要睡觉的,这样我睡得舒服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!”

    孙倩默默的……把他的被子往上拉了拉。

    “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张嘴!”

    姬野火乖乖张嘴,享受着孙倩的服务,孙倩把药片倒进他嘴里,赶紧把水杯放到他嘴边,姬野火大口大口喝了几口水,才把药片冲下去。

    他五官皱成一团,“好苦!”

    “你怕苦啊?”

    姬野火一脸嫌弃,“从小到大,我最讨厌吃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忍不住感叹。

    她发现,有时候血缘关系真的很神奇,晨晨和姬野火明明从来没有一起生活过,可是两个人不管是性格还是别的一些方面,都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就比如吃药。

    晨晨从小就比一般孩子聪明懂事,可是他也怕吃药,每次生病的时候,他就像一只小绵羊,明明知道吃了药很快就会好,可他就是不想吃,如果不是她盯着,他甚至会偷偷把药给倒了。就算是她盯着,他也是能拖延就拖延,实在拖延不下去了,就会像现在的姬野火一样,一张脸皱成苦瓜,满脸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你睡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睡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姬野火拉着她的手,“你陪我一会儿聊会儿天呗。”

    “聊什么?”

    姬野火目光一闪,“聊聊你出国之后的事儿,我挺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避开他的眼神,语气随意的说,“出国就是去留学嘛,而且M国你又不是没去过,没什么好聊的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聊聊晨晨的爸爸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就更没办法聊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打探你隐私的意思,就是想知道,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,又是怎么分开的……咳!你不是一直说他不是渣男吗,我就对他挺好奇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一脸为难,姬野火有些失望,“你不想说就算了。哎!其实仔细想想,我也没资格问你什么,你就跟晨晨的爸爸谈过一次恋爱,我的恋爱次数多的数不清,你不来问我,我就该谢天谢地了,是我的错,不该问你这些……以后我都不问了,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咱们都别提了,反正咱俩在一起,珍惜现在和以后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是真的不想说啊。

    姬野火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。

    昨天她喝醉了都醉成那样了,还咬死了不肯说晨晨生父的事情,现在她是清醒状态,他就更问不出个所以然了。

    他就是心里不得劲。

    非常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想到孙倩心里某个角落还装着晨晨的生父,他就跟喝了一坛子醋一样,浑身上下都往外冒酸气。

    “倩倩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不在意你的过去,但是……你必须得跟我保证,如果有一天你和那个渣男重逢了,不许旧情复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看他的眼神顿时有些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姬野火心一沉,“怎么?我这个要求让你很为难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

    姬野火听到肯定的答案,顿时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儿,或许是昨天晚上没睡好,也许是药效发作了,姬野火有些困倦。

    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姬野火拉着她的手,这才安心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姬野火是被热醒的。

    他躺在孙倩的床上,枕着她的枕头,感觉整个被窝里都是她身上熟悉的气息,被这种熟悉的气息包围着,姬野火又做了某种不可描述的梦,梦醒之后,他才发现身上出了一身汗,黏黏腻腻的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出了一身汗,浑身的毛孔好像都张开了,感冒带来的难受也统统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喷嚏没了。

    鼻子也不堵了。

    身上也不酸疼了。

    姬野火从床上坐起来,幽幽的叹口气,“身体素质为什么这么好呢,怎么就好这么快呢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享受够孙倩的关心呢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窗帘拉上,房间里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姬野火打开灯,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,发现竟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。

    他掀开被子下床。

    身上黏黏的实在难受的厉害,他干脆拿着浴袍去浴室冲了个澡,等他从浴室里走出来,孙倩已经在房间里了。

    她揭掉被汗湿的床单被罩,又换了一床干净的上去,听到动静,她停下手里的动作,“出了汗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孙倩松口气,“饿了没?我给你熬了香菇鸡丝粥在锅里,现在还热着,你赶紧起来 吃点垫垫肚子,吃了饭再吃一次药,明天应该就能好了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的肚子适时的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别说。

    刚才没感觉,这会儿听到有吃的,他马上就觉得饿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出去找吃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香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晨晨跟着姬野火来了厨房,不满的说,“妈咪为了给你熬这一锅粥,整整熬了两个多小时。”

    粥一直放在锅上小火煨着,打开盖子“咕嘟咕嘟”的冒着热气和香味,那香味勾的人肚子里的馋虫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姬野火赶紧关了火,盛了一大碗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吃饭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怒目而视,“吃过了还跟我这个病人抢粥吃?小东西,你还有没有良心啊!”

    晨晨翻个白眼,“这么一大锅你又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老子吃不完!”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在晨晨震惊的眼神下,姬野火把满满一锅粥都吞进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晨晨嘴角微微抽搐,“你属猪的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