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0章 儿子,谢了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”

    姬野火华丽丽的感冒了。

    从商场回去的路上他就开始打喷嚏,等抵达酒店之后,更是喷嚏不断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感冒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姬野火把给孙倩买的东西搬到房间,揉着鼻子幽幽的看她一眼,“估计是昨天晚上冻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干笑。

    她尴尬的避开姬野火的目光,“咳……你有备用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,“谁没事儿备着那玩意儿啊,再说了,我平时身体挺好的,昨天就是冻的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能不能别提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孙倩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看姬野火脱掉西装,整个人精神有些萎靡不振,赶紧转移话题,“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

    “小感冒去什么医院啊……阿嚏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皱眉,“你这样不行,会越来越严重的。你等着,我下楼去给你买点感冒药回来,你除了打喷嚏还有没有其他症状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些鼻塞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“冷?”孙倩大步走到他面前,伸手把掌心落在他的额头,果然感觉他额头有些发烫,“有些发热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什么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懊恼。

    她今天一直和姬野火在一起,怎么就没有早点发现他身体不舒服呢,想着他强忍着身体不适,还给她和晨晨买了那么多东西,而且还陪他们逛了大半天的时间……孙倩心里越发愧疚。

    她马上抓起包包,“你先去床上躺会儿,我下楼去买些药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!好!”

    姬野火乖乖站起来,转身就往她房间里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嘴角微微一抽。

    她是让姬野火回自己隔壁的房间……

    她张张嘴,最后还是没有让他回去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!

    他是病人,病人最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倩很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晨晨和姬野火一起进了房间,姬野火倒也不客气,刚进房间,立马就脱掉鞋子袜子以及……西装裤子和白衬衫,掀开被子就躺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舒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晨晨看的眼疼,他顺手把姬野火随意扔的衣服放到沙发上规整好,撇嘴小声说,“弱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晨晨翻个白眼,“我说你的身体……弱爆了!不就是吹了点空调吗,竟然还感冒发烧了,没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磨牙,“丫的,你脱光了在空调底下吹一夜试试,不感冒老子跟你姓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!”

    “别哼哼了,赶紧出去。”姬野火又打了个喷嚏,他捂住口鼻,“回你自己房间去,别传染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你这么脆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没有离开,看姬野火靠在枕头上,他问他,“要不要喝水?”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晨晨离开房间,一分钟后就端来了一杯温开水,他把水杯放到床头,“赶紧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谢了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轻哼一声,别别扭扭的说,“别乱喊,谁是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妈不喜欢我跟我妈咪,你能不能成为我后爹还是未知数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低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子就说呢,你怎么一路上绷着个小脸,一句话都不说,敢情是担心这个呢。”姬野火没好气的捏捏他的鼻子,“老子今天的态度还不够坚决?”

    小家伙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在商场的时候,萧叔叔表现得是挺坚决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那毕竟是他亲生父母,就像干爹一样……他也喜欢妈咪,最后还不是在他妈妈的坚决反对下,妥协了?

    如果那样,他宁愿萧叔叔一开始就不要跟妈咪开始。

    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了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脑袋上一热,是姬野火的手落在他脑袋上,小家伙顿时炸毛,他一把拍开姬野火的手,对他横眉竖眼,“喂!谁允许你摸我的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摸,就摸!”

    姬野火把他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,见小家伙怒目而视,他哈哈大笑起来,“你这小东西,年龄不大,想法还挺多。你放一百二十个心,老子跟你干爹不一样,老子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。你干爹为毛受制于人?还不是因为他经济不独立!他太明白跟他爸妈对抗的结果是什么,他家里是家族企业,公司的股份都攥在他爸妈手里。如果他敢反抗他父母,他父母一怒之下就能撤掉他的职位,到时候他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干爹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,他喜欢你妈咪不假,但是魄力不足,做不到为了你妈咪舍弃他的财富和社会地位。所以他才处处受制于他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翘着二郎腿,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抖腿,“老子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老子经济独立,不靠父母。”姬野火摊摊手,傲娇的说,“老子想怎样就怎样,我爸妈根本管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如果,我是说如果……你爸妈用断绝关系威胁你跟我妈咪分开,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呗,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断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轻哼一声,“他们才不会跟我断绝关系,断绝关系之后他们就一无所有了,他们又不傻!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你跟我妈咪在一起,你爸妈给我妈咪气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不住一起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松口气。

    他又接着假设,“如果……如果哈!你跟我妈咪在一起,会让你一无所有,你还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皱眉没说话。

    晨晨心里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姬野火忍不住又捏捏他的小脸,“你说说你,三岁的小屁孩一个,干嘛关心这关心那的。老子明确的告诉你,老子跟你妈咪在一起也不会一无所有……还有,你当老子跟你干爹一样啊,老子现在拥有的东西,全都是靠自己白手起家得到的。只要老子认准了你妈咪,重新创业又有什么难的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