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8章 如此生猛

    “我选择……做你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面色放松下来,他轻哼一声,“早这么痛快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想哭。

    明明是要跟他拉开距离,怎么就发展到做他女朋友了呢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什么两条路啊,说的好听,他明明就只给她一条路选择……

    孙倩哭丧着一张小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满意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孙倩勉强挤出一抹笑容,“能做你女朋友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觉悟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愣着了,赶紧帮我把布条解开……绑了整整一夜,我全身血液都要凝固了。”

    孙倩这才想起这一茬。

    她现在还保持着坐在地板上的姿势,闻言,她慌忙撑着床边就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两条腿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她努力撑着身体,俯身,准备去解床头的布条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“咔——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紧接着就传来晨晨担忧的声音,“萧叔叔!我妈咪酒醒了没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他一抬头就看到房间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萧叔叔被绑着四肢,浑身上下就穿了一条内裤,而她妈咪……正俯着身,脸和萧叔叔贴的很近,那举动,似乎是要亲他?

    小家伙惊愕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晨晨?”

    小家伙微微张着嘴,他看着满地狼藉,再看看两人的动作,似乎明白了什么,眼珠子瞪的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妈,妈咪,你,你你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低头,正对上姬野火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两个人距离有多近,姿势有多暧昧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慌忙挪开身体,转身慌乱的跟晨晨解释,“晨晨,不是你看到的这样,妈咪什么也没做,妈咪……妈咪是想给你萧叔叔松绑。”

    “萧叔叔……为什么会被绑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被问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晨晨继续灵魂拷问,“妈咪……昨天晚上,房间里就你和萧叔叔两个人……萧叔叔这个姿势,总不能是他自己绑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摇摇头,面色沉重,“妈咪,你不用说了,我什么都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孙倩欲哭无泪,“你都明白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说!不可说也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抿着嘴唇。
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亏他昨天晚上还担心萧叔叔占妈咪的便宜,现在看来……啧!他分明担心错对象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没想到。

    妈咪喝醉了之后……竟然如此生猛!

    小家伙心里有些不痛快。

    可想到萧叔叔那么诚心的想做他后爹,而妈咪对他显然也有好感,如果他俩在一起了,生活中就有一个男人能保护妈咪了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想。

    他心里那一丢丢的不痛快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大白天的,你们别闹了,我出去弄点早饭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家伙就非常体贴的退出房间,并且非常贴心的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咔——”

    房门关上,孙倩和姬野火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孙倩想死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她完美妈咪的形象,在晨晨心里是不是彻底坍塌了?

    “萧胤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晨晨好像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眉头一挑,“你确定是他误会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又被狠狠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他没有误会。

    是她把姬野火绑起来的,晨晨只是看到了实际情况而已。

    “松绑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!”

    孙倩苦着脸爬到床头,费劲的解开布条。

    解的时候她更心虚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发现她系的都是死结,很死很死的那种结,而且来来回回的在床头上绕了很多圈,就好像……生怕姬野火会逃跑一样。

    她废了半天功夫才把四个布条解开。

    姬野火艰难的活动一下四肢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胳膊腿全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讪讪的跪坐在床边,“你别动,我帮你把手腕上的布条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绑了一夜。

    姬野火两只手腕被勒出两道刺目的红痕,看到那红痕,孙倩心里更虚了,“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要不我帮你按摩按摩?”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”

    姬野火狠狠打个喷嚏,昨夜,孙倩喝了酒嫌热,他直接把空调的温度调到二十度,而且还把风速调到最高,他被绑了一夜,身上没有穿衣服,也没有盖被子,这会儿只觉得冷,“我觉得我现在更需要穿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看着满地的衣服碎片,更尴尬了。她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,只好从衣柜里翻出酒店里的浴袍,“要不先穿这个凑合凑合?”

    “行吧!”

    姬野火勉强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被结结实实的绑了一夜,所以,这会儿身上也是实实在在的酸疼,他利用这个机会,让孙倩给他服务。

    “胳膊抬不起来,你帮我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

    孙倩没办法拒绝,谁让姬野火是因为她才变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她把浴袍披在他身上,然后抬起他的手臂,帮他把手臂放到袖子里,因为姬野火光着上半身,她眼睛闪躲,压根不敢往他身上看。

    虽然尽量避免身体接触,可终究还是避免不了。

    她抓住他的小手手臂,能感受到他结实有力的小臂下蕴藏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孙倩突然想到什么,动作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有个疑问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心情不错,懒洋洋的说,“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喝醉了,你又没喝酒……你一个大男人,我是怎么把你绑到床上的啊?”

    姬野火眯着眼,“你怀疑我套路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有一丢丢的怀疑,但是对上姬野火威胁的眼神,她还是慌忙摆手,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是纯粹好奇,呵呵,好奇……”

    “诺!”姬野火努努下巴,孙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就看到沙发旁边的地板上落了一把菜刀,她茫然,“这不是厨房里的刀吗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问你自己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更茫然了。

    姬野火好心解释,“昨天晚上,你就是拿这把刀,威胁我躺好不许动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