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3章 晨晨的父亲,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原来那个时候你就喜欢我了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唔!

    不错!

    她这个酒算没有白喝。

    从她口中知道这些他不知道的事情,感觉还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姬野火循循善诱,“你对我,除了粉丝对偶像,就没有点别的感情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似乎觉得非常困惑,“别的感情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姬野火期待的看着她,“比如……男女之情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的脸“蹭”的一下红了,她捂着脸拼命摇头,“没有没有!我怎么能对我的偶像产生那种感情……这不是YY吗!”

    “可以YY!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”孙倩脸颊滚烫,“那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上位的粉丝,不是好粉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还是摇头,“不行不行,那是天神一样的人,怎么能拉到凡间来亵渎呢。”

    姬野火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孙倩是他的粉丝,但是在他喜欢上她之后,他发现她对他真的是纯粹的粉丝对偶像那种感情,他登时就郁闷了。

    追妻之路漫漫啊……

    姬野火叹气,他没心思逗她了,摸摸她的头发,“不早了,赶紧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倩很听他的话,闻言乖乖的躺好,也乖乖的拉上了被子,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姬野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睡。”

    “不困?”

    “困!”孙倩咬着被子,委屈的说,“我睡醒了你是不是就不见了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姬野火刚才还郁闷的心顿时就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粉丝对偶像的喜欢也是喜欢,总比对他无感强,大不了他再加加油努努力,争取把这份好感化成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他心情顿时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他揉揉孙倩柔软的头发,“你睡吧,我保证你睡醒之后还能看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孙倩眼睛亮亮的,“那我睡了哦,偶像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嗯,晚安!”

    孙倩闭上眼睛,乖乖入睡。

    她应该是真的困了,闭上眼没多久,呼吸就均匀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叹气。

    他给孙倩拉好被子,把装冰沙的碗拿去厨房清洗,经过晨晨房间的时候,发现他房间的灯已经黑了,房间里一点动静也没有,显然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姬野火再次感叹。

    对他真是放心啊!

    他看了眼酒店客厅上挂着的钟表。

    一番折腾下来,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,他不放心孙倩的情况,最终还是决定回她房间,守着她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,被房间里的情况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刚刚还睡的好好的孙倩,此刻正拥着被子,靠着床头柜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醒了?”

    孙倩一只手撑着脑袋,看到姬野火她似乎有些茫然,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吐血。

    他就洗个碗的功夫,她又不认识他了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晨晨呢?”

    呦!

    想起她儿子了!

    姬野火指了指隔壁房间,“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孙倩掀被子站起来,“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她踩着拖鞋,刚下床双腿就是一软,姬野火眼疾手快地扶住她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谢谢啊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晨晨都睡着了,你过去会把他吵醒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晨晨可乖了,每天吃了睡睡了吃,雷打不醒的。”孙倩吸吸鼻子说,“他夜里要吃奶粉,我还要给他烫奶粉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孙倩酒醒了,听她这么说话,显然还醉着。

    他试探性的问,“那个……孙倩,晨晨现在多大了啊?”

    “两个月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还醉着!

    孙倩扶着姬野火的手臂,踉踉跄跄的就要往外走,姬野火赶紧按住她的肩膀,“你别去了,我刚才给晨晨喂过奶粉了,他刚睡下,你别打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姬野火眼睛都不眨的说谎,“连尿片我也一起换了,他这会儿睡的正香呢。”

    孙倩显然松口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捂着小腹,似乎有些痛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伤口疼!”

    “伤口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孙倩脚步虚浮的重新回到床上,她躺下,面色苍白,“好像伤口还没有长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有些懵,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医生,你别告诉许钧啊,我生孩子的事情已经麻烦他很多了,如果他知道我伤口还没长好,肯定不放心离开,他家里在国内还有公司,我看这些天他电话越来越多,肯定是家里催着他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抿唇,“你伤口先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孙倩躺下,她老老实实的掀开裙子,露出平坦的小腹。

    她白皙的小腹上,一道狰狞的横向疤痕显得格外刺眼。

    姬野火到抽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医生,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坐在床沿,喉头发紧。

    他演过妇产科医生,所以,也做过功课,知道剖宫产会留下不好看的疤痕,可晨晨已经三岁了,按理说,她的疤痕应该已经很淡了,只有一道白白的浅线才对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她小腹上那道横向疤痕依旧非常显眼,足足有筷子那么粗,颜色呈深褐色,疤痕蜿蜒狰狞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她当时剖宫产的时候,一定格外不顺利。

    姬野火呼吸乱了几分,他一只手落在疤痕上,疤痕凹凸不平,他抿唇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之前剖宫产的时候没钱……就随便找了个小诊所……”孙倩垂着眼说,“技术太差了……伤口就开裂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疤痕上游走,孙倩瑟缩了一下,“医生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野火咬紧牙,帮她把裙子盖上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这样没事吧,不需要再次缝合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注意休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!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孙倩明显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孙倩!”姬野火打断她,试探性的问出了那句话,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晨晨的亲生父亲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他真的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!

    能让她不惜以生命为代价,也要生下晨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