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7章 顺带把林绾绾一并解决了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相摆在面前,此刻,郝叔已经亲口承认他绑架萧凌夜和萧衍是为了报复姜宁和萧傲,就算健哥再想为他辩解,也找不到理由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师父歇斯底里的样子,心中渐渐泛寒。

    师父……

    他是打定主意,想要萧衍他们的命啊!

    他张张嘴,很想劝劝他,让他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可看到他双眸猩红,宛若疯癫的样子,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师父这个状态,不管他说什么,他都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说不定还以为他被萧衍蛊惑,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他抓住郝叔一只手臂,“您冷静一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郝叔看到面前的人是他,眸中的猩红渐渐退了下去,他深吸一口气,拍拍郝健的手臂,重新坐回椅子上,“是师父失态了!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郝叔见他神色犹豫,打断他说,“小健,师父知道你的性格,你这个人为人正直,也许在你眼里,师父做的这些的事情非常不可理喻。师父也不指望你能理解师父的行为,当然,师父也不要求你理解。这件事情毕竟是我和萧家的私人恩怨,师父不想连累你和你的朋友,所以今天你们就下山,以后不管事情怎么发展,你都不要插手过问这件事,这样你们才能安全。”

    健哥心里不是滋味,“那您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您的安全怎么办?”

    郝叔一愣,很快他就咧嘴笑了,他拍拍健哥的肩膀,笑着说,“我活到现在,没有别的心愿,唯一的执念就是给小姐报仇,仇恨在我心里压了三十多年,只要能给小姐报仇,我就什么遗憾都没了!”

    健哥心猛然一沉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萧衍分析的是对的,师父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试图劝说他,“怎么可能没有遗憾,您这一辈子生命里又不是只有大小姐,还有少爷呢?少爷是您看着长大的,您心里就不牵挂他吗?”

    提起龙御天,郝叔面色顿时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健哥不解,“师父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提他!”郝叔对龙御天失望至极,“我算看错了他!当年他一心一意要为小姐报仇,我还觉得欣慰,总算小姐没有白白抚养他一场,一开始,他也的确没让我失望,别看他年纪小,脑袋却非常聪明,为了给小姐报仇,制定了一系列缜密的计划。我和他一起实施这些计划,等着他替小姐报仇雪恨的那一天,结果呢!”

    郝叔猛然一拍身边的柱子,怒声说,“结果他竟然被一个棋子迷的神魂颠倒,为了那个女人,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延迟计划,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事情不好。眼看着他再没有一点行动,我只好自己动手,可没想到,我才刚找人绑了那女人的两个孩子,他就狠狠教训了我一顿。还勒令我回M国,再也不许插手国内的事情!”

    郝叔越说越恼恨,“为了一个女人,放弃了所有的复仇计划!我看他是忘了小姐对他的恩情!当年,他母亲早逝,龙煦又沉迷医术,对他不管不问,是小姐把他接到身边亲自教养,如果不是小姐,他早就被龙煦当成试药的小白鼠,这会儿恐怕不知道死多少回了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,萧家这群人早就被我捏死在手里了,哪用等到现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健哥对这些事情不知情,也不敢发表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说着,郝叔咬紧了牙关,颇有些恨其不争的恼怒,他一拳捶在柱子上,“也怪那个狐狸精太善于蛊惑人心,要不然少爷还是那个杀伐果断的少爷,怎么会变的像今天这么优柔寡断!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郝叔已经彻底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他眯起眼,冷冷的说,“那个女人就是少爷的软肋,只要她存在一天,少爷就会软弱一天。要想强大,就必须没有软肋才行!”

    健哥拧眉,“师父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郝叔回神,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他目光一闪,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健哥想追问,可他知道师父不会告诉他,索性作罢,“我去安排兄弟们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郝叔没动,依旧坐在屋檐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天空,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少爷就是遇到林绾绾之后,才变得越来越不像他。

    这一次。

    反正他也没打算活着回去,所以……他要顺带把林绾绾也一并解决了,只有这样,少爷才能变回他记忆中的样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。

    天色逐渐暗下来。

    趁天黑,健哥组织他的兄弟们下了山,下山之前,他认真嘱咐他们,“这几天的事情你们就权当没有发生,回去之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。在这里的一切,你们都不要透露出去!”

    郝叔听着听着觉得不对,他转向健哥,“你不走?”

    “不走!”健哥坚定的说,“师父,您在哪儿我就在哪儿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不用劝我,我心意已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郝叔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小健能力强,愿意留下来给他当左膀右臂他当然很欣慰,可是……他眸光在他兄弟们身上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小健的兄弟,说实话,他内心里是信不过的。

    如果小健不走,这些人离开之后没人约束,会不会在外面胡言乱语什么?

    他现在还在藏匿阶段,他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在找他,如果这些人泄露了什么,导致他计划失败怎么办?

    郝叔一百万个不放心!

    看出他的迟疑,健哥跟他保证,“师父,您放心。他们都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,就算出去了,也绝对不会跟旁人说什么的,您可以像信任我一样信任他们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开玩笑!

    小健是他亲自捡回家,一手抚养长大的,对小健,他放一百二十个心,他就算不赞同他的所作所为,也不可能害他。

    但是他这些兄弟……他从来没了解过,让他付出全心全意的信任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想了想,郝叔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,他跟郝健商量,“要不,过几天等事成之后再让他们下山?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行!”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郝叔还不知道,他这个决定,为之后的计划带来多大的麻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