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6章 失去希望的滋味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健哥喘着粗气上了山,刚到山上,他就看到在屋檐下坐着的郝叔,郝叔身后,是他带来的十几个心腹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,他面色微动,大步走过来,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健哥目光微闪,“师父您怎么来了,您不是说过两天才能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了,就过来了。”郝叔对健哥招招手,“小健,过来!”

    马上有下属搬来凳子,放到郝叔身边,健哥顺势在他身边坐下,郝叔慈爱的看着他,“这次行动多亏了你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夸他的话,可健哥听起来却非常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是萧衍说的那样,那他就不是帮师父了,他那是助纣为虐。

    健哥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跟萧衍谈过之后,他就下了山,准备给师父打电话探探口风,可是电话一直打不通,他在山下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打通,放弃之后他就上了山。

    上山的时候,发现路边的草有被人踩踏过的痕迹,他还以为有人找来了,赶紧匆匆上山,没想到来的人是师父。

    也对。

    这里这么隐秘,除非知道确切地址,要不然这么大的山,想摸清找人的路,也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小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师父叫你几遍都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健哥赶紧回神,他侧首看向师父,师父一如记忆里的慈祥,看着他的眼神也十分温和,他有些不敢相信,这样的师父会滥杀无辜。“师父,您刚才喊我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是有点事情要跟你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郝叔拍拍他的肩膀,温声说,“小健,其实这次的事情不该连累你,师父也是没人可以用了,所以才想到你。现在萧家兄弟俩都在我手里,师父不想连累你,等会儿你就带着你的兄弟们下山,萧凌夜兄弟俩还有他们的母亲都是我绑架的,下了山,你们跟这件事就再也没有瓜葛!”

    健哥动容,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要答应师父,让你的兄弟们嘴巴都闭的严严实实的,否则走漏了风声,他们受到牵连就不能怪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等会儿就组织他们下山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有件事要问您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健哥目光灼灼的看着郝叔,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,轻声询问,“您一直告诉我,您跟萧家的人有仇,能不能告诉我,你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?”

    郝叔拧眉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萧凌夜的社会身份我们都清楚,绑架他意味着什么,我也知道!师父,现在事情虽然没有爆出来,可纸包不住火,总有一天是要败露的,我怕他们到时候找您寻仇。”

    “寻仇?”郝叔冷笑一声,“他们恐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健哥心中猛然一沉,“师父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的仇恨不死不休,这次绑架他们也不是为了钱财!”他声音陡然发了狠,“我要他们的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健哥脸色微微一变,“他们死了,警方追责到您身上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既然敢绑他们,师父就想好了结局。你不用替师父担心,等师父结果了他们,任何结果,师父都愿意承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萧衍说的没错,师父……果然是冲着他们一家人的性命来的。

    他舔舔干涩的嘴唇,喉头发紧,“师父,我还是想问,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,让您不惜手上染血,也要致他们于死地?”

    郝叔眸色微闪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有意瞒着郝健,只是……他太了解这个孩子,他这个孩子,正义感太强,如果让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恐怕会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健哥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是不死心,想从郝叔口中听到确切答案,他不再试探,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,“师父,这两天我听到一些事情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您对付萧家,是因为萧傲和姜宁曾经做了对不起大小姐的事情,您是为了给大小姐报仇,所以才要把他们赶尽杀绝!”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健哥抿唇,“您别管我是听谁说的,您就告诉我,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郝叔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他脑袋稍稍转了一圈就明白了,“萧衍告诉你的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他,不信师父?”

    “不!正是因为相信师父,所以我才跟您求证!”健哥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,“师父,我只想听一句真话,您……到底是不是为了给大小姐报仇?”

    大小姐……

    龙芊芊!

    想到小姐此刻的情况,郝叔突然激动的双目赤红起来,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,厉声说,“没错!我就是要给小姐报仇!小姐原本是天之娇女,是天上最闪亮的星星,她拥有所有美好的品质。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人,被萧傲和姜宁害成了今天这个样子!他们把小姐从天上拉下来,狠狠的踩在脚下践踏,害的她远离了她的舞台,还失去了她的双腿!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她截肢了,这辈子只能依靠轮椅行动,生活不能自理,她那么骄傲的人,现在连单独上厕所的能力都没有,这么多年,你知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!是萧傲和姜宁!他们把小姐害的伤痕累累,难道他们不该付出代价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记忆中。

    健哥鲜少看到郝叔这么歇斯底里的样子,他微微怔愣了一下才说,“师父……您说的对,萧傲和姜宁把大小姐害的太惨,您找他们报仇,我双手支持您!可是……这件事情,跟萧凌夜还有萧衍没有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关系!”郝叔猛的一拍桌子,怒声说,“他们两个是萧傲和姜宁的孩子,只要他们姓萧,这件事就跟他们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让小姐失去最重要的东西,那我就拿他们最重要的两个儿子开刀,让他们也尝尝失去希望的滋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