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0章 不就是喜当爹吗

    锦宫。

    十八号别墅。

    客厅里灯火通明,气氛却十分清冷。

    沙发上。

    萧凌夜和龙御天相对而坐,两个人已经这样面对面坐了三分钟,双方都静静的打量着彼此,却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氛围十分怪异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龙御天端起茶杯,目光在萧凌夜身上一划而过,转而不着痕迹的落在林绾绾身上,他的眸光定定的落在她小腹上一瞬,眼底黯了黯,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移开。

    他抿了口上好的龙井,嘴角掀起他的招牌式是笑非笑的笑容,“稀客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绾绾厌恶的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被龙御天囚禁之后,这是她第一次跟龙御天碰面,想到睿睿小时候生病受苦的模样,她就恨不得把龙御天扒皮抽筋了。

    因此,对上他,她当然没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龙御天眸色一闪,他放下茶盏,笑吟吟地看着两人,“你们两个来应该不是为了给我摆脸色看吧,什么事儿,直接说吧!”

    萧凌夜倒也直截了当,“郝叔在哪里?!”

    “郝叔?”龙御天眉头一挑,“我最近也在找他,如果你们有他的消息,我一定十分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凌夜定定的看着他,似乎在判断他话语的真假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龙御天轻笑一声,“两个人进屋就不给我好脸色,怎么,郝叔做什么事儿让你们迁怒到我身上了?”

    “他绑走了我妈和萧衍!”

    龙御天倒是不意外,他淡淡的“哦”了一声,随意的说,“是吗,那还真是恶有恶报啊!”

    郝叔失踪之后他就一直在找他。

    但是就像他了解郝叔一样,郝叔也非常了解他,所以他非常低调非常小心,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也就上次帮萧傲恢复记忆的时候出现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就再也没有了音信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郝叔就在云城的某个地方藏着,却也找不出他的藏身之所。

    不过他知道。

    以郝叔的性子,绝对不会放过姜宁。

    他蛰伏这么久,就是为了让姜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姜宁被郝叔的人抓走,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他奇怪的是,这两个人竟然会来找他。

    龙御天眉头一挑,轻笑着说,“你们该不会以为是我指使郝叔的,所以来找我兴师问罪吧?如果是这样,那你们就要失望了,明确的告诉你们,这件事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龙御天意外的看着萧凌夜,“你知道跟我没关系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龙御天摊手,“那你还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你了解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御天实在没忍住翻个白眼,“萧凌夜,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把你妈跟你弟弟救出来吧!哈!你不觉得你这想法太搞笑了吗!你妈被绑架,那是她罪有应得,她害的人是我姑姑,从小把我养大的亲姑姑!我没有找人弄死她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,现在有人要替我姑姑报仇,你凭什么让我阻止他?”

    萧凌夜显得十分冷静,“所以,这是一笔交易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龙御天来了兴趣,他微微坐直了身体,目光落在他身侧的林绾绾身上,“所以,你要用什么跟我交换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侵略性十足。

    想要的是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萧凌夜面色当即冷沉了下来,他抓住林绾绾的手,宣示所有权,冷冷的警告他,“忘了告诉你,绾绾怀了二胎!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。”龙御天笑的满不在乎,“不就是喜当爹吗!又不是没给你养过孩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凌夜眸子越发暗沉。

    他刚要开口,一旁的林绾绾已经忍无可忍了,她拍案而起,瞪着龙御天怒声说,“龙御天,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!我告诉你,我现在能心平气和的跟你待在同一个屋檐,是因为睿睿现在的身体恢复的很好,否则……我就是死也要跟你同归于尽。从我们认识到现在,你一直把我当成报复萧凌夜的棋子,既然是棋子,就拜托你别表现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,你知不知道你虚伪的样子让人作呕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御天眸色微微一寒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现在的林绾绾已经不是以前的林绾绾了,自从知道睿睿的白血病是他一手造成的之后,她对他就只剩下恨,再也没有惧怕了。

    她恶狠狠的瞪着龙御天,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龙御天要发难的时候,他却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绾绾,“神经病!”

    “绾儿……你知不知道,你发火的样子,很美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内心冒出一万句脏话,在龙御天的厚脸皮下,她只咬牙骂出了三个字,“死变态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!”

    林绾绾被气的险些呕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忘了你是孕妇,要戒骄戒躁。”龙御天对她抛个媚眼,“所以……绾儿要保重身体,千万别生气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办!

    更气了!

    萧凌夜捏捏她的手背,“乖,动气伤身。”

    对上他柔和的眸光,林绾绾的熊熊怒火像是遇到了一汪温泉,登时就被熄灭抚平了,她深吸一口气,这才想起来这里的初衷,她哼了一声,重新坐回萧凌夜身旁。

    “继续谈交易!”

    龙御天耸耸肩,“你拿不出我想要的东西,这个交易完全没有进行的必要,更何况……报复姜宁,其实也是我非常想做的事情,别说我不知道郝叔在哪儿,就算我知道,我也不会阻止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龙御天眉头又是一挑,“知道你还跟我谈交易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交易不涉及我妈!”萧凌夜冷静的说,“阿衍是无辜的,我们的交易只是你帮我救出阿衍!至于我妈那边……我们各凭本事!”

    龙御天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姑姑的事情上,萧衍的确是无辜的,他一直想给姑姑报仇,但是也没想过要伤害无辜。

    但是郝叔不同。

    以他对郝叔的了解,他对萧家的恨意已经到了扭曲的地步,但凡是跟萧家有关的人,他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去年绑架睿睿和心肝的原因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。

    萧衍落到他手里,他绝对不会让萧衍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是萧衍和姜宁。

    接下来呢?

    他目光落在林绾绾身上,作为萧凌夜的妻子,姜宁的儿媳妇,她也是郝叔的目标,包括睿睿和心肝!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好!就按你说的合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