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8章 不是还没死吗

    “总裁,找到了!”

    萧凌夜声音略显急切,“找到阿衍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不是二爷,是二爷带的一群小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凌夜抿唇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萧凌夜和林绾绾驾车来到一处偏僻破旧的拆迁房,车子停下,几个属下马上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几人带路,萧凌夜扶着林绾绾大步往里走,这里是一处自建的三层小楼,因为拆迁,门窗什么的已经不见了,房子里显得十分破旧。

    家具早就搬走,偌大的一楼客厅非常空荡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简父简母包括牛彪一行人,嘴上都被粘了胶带,手脚也绑上了绳子,十几个人正背对背随意的靠坐着。

    见萧凌夜看过来,牛彪激动的“呜呜”直叫,可因为嘴巴被黏上,他只能发出闷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松绑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,没敢乱动,想着等总裁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松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下属帮众人松了绳子,顺带揭掉嘴上的胶带。

    牛彪的嘴刚恢复自由,就对着萧凌夜大叫起来,“萧总,您是萧总是不是,您快救救二爷啊!”

    二爷!

    是一些人对阿衍的称呼。

    萧凌夜眉头打结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二爷手底下的小弟,也是群租房附近的小混混。”

    萧凌夜面色一冷,“今天怎么回事,说清楚!”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牛彪就一五一十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萧凌夜,“……本来我们以为就是一些收高利贷的,想着我们这么多人过去,又带着钱,肯定能把事情给解决掉,谁知道到地方之后才发现,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收高利贷的,他们也不是冲着钱来的,一个个全都是练家子。我们十几个人跟他们动手,三下两下就被制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爷跟他们的一个头打起来了,两个人打的倒是不分上下,但是那些人抓了简小姐,说如果二爷不束手就擒,就伤害我们和简小姐……二爷担心我们的安危,只能束手就擒。对了,他们的头叫健哥,他手段特别残忍,还动手拔了简小姐的一个指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拔指甲!

    十指连心,指甲被硬生生拔掉,那该有多痛!

    林绾绾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出租房里的那些血迹,是宁宁被拔指甲之后流下的!

    她鼻子泛酸,死死咬住嘴唇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!”牛彪突然指向简父简母和简不凡,红着眼睛厉声说,“都怪他们!是他们的儿子借了高利贷,健哥找到他们,说只要他们把简小姐骗过来,就放过他们。他们明知道简小姐去了可能有生命危险,却压根不在乎,为了自己,自私的把简小姐卖了!”

    闻言,简父简母狠狠一哆嗦。

    见萧凌夜看过来,简父马上结结巴巴的说,“不能怪我们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!是你们萧家……对,就是你们萧家得罪了人,所以他们才会给我家不凡下套,让我们不凡欠了高利贷。因为这个,我们家就差家破人亡了!你们大人物的事情,为什么要牵扯到我们这些小市民!”

    简父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,瞪着萧凌夜,理直气壮地说,“至于简宁!她也是活该,谁让她心高要攀高枝,如果不是跟萧衍谈恋爱,她能遇到这种事情吗?她自己想要荣华富贵,就活该接受这样的考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绾绾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见简父简母,她一直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,可面对面的时候才发现,他们何止不是好东西,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!

    简父还在滔滔不绝,“……再说了,她简宁是我们的女儿,她的命都是我跟她妈给的,我们因为她才遇到危险,她就该来救我们。至于她的死活……如果她真死了,就当把命还给我们两口子了,再者说了,她不就被拔了根指甲,不是还没死……啊——你干嘛?”

    林绾绾忍无可忍,一脚踹上简父的胸口,见简父怒目而视,她咬牙切齿的说,“禽兽不如的玩意儿!宁宁生在你们家,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!你自己儿子借了高利贷,你不责怪你儿子,反而来责怪宁宁!是宁宁太傻,明明跟你们这群人渣断了关系,还担心你们的安危,怕你们被追债的人伤害,不惜张嘴跟阿衍借钱!你们知不知道她内心有多敏感自卑?她和阿衍恋爱,最怕的就是跟阿衍有金钱上的牵扯,可为了你们,还是跟阿衍求救!”

    林绾绾越说越怒,她忍无可忍,又是一脚踹过去,怒骂道,“她的善良就是被你们这些人渣这样利用的!你口口声声说你们给了她生命,是!除了生命,你们还给了她什么?就算宁宁欠你们的,也在之前断绝关系的时候都还干净了!你们这些吸血鬼,根本就不配做她的父母!!”

    简父被踹的胸口疼。

    可碍于林绾绾身后有人,他又不敢发作,只能恶狠狠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反正在他看来,简宁的命就是他们给的,没有他们就没有简宁,就算简宁为这个家付出生命,那也是她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“滚!”林绾绾指着大门的方向,“滚出去!以后别让我看到你们,否则老娘见一次打一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简母和简不凡巴不得赶紧走呢。

    闻言,三个人马上互相搀扶着,远远躲开萧凌夜和林绾绾,跑到了院子外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到了院子外,三个人傻眼了。

    天色漆黑,冷风瑟瑟,外加荒郊野岭。

    他们从群租房被带过来的时候,是坐车来的,车子好像开了一个多小时,天色太黑,他们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,更不知道距离他们的出租屋有多远距离。

    风声呜咽,像是有人在哭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有些怕怕的。

    “爸,我害怕……咱们怎么回去啊?”

    简父吞吞口水,看到停在门口的车子,他眼睛一亮,“有办法了!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他又转身折了回去,林绾绾见三人重新折返,冷冷的看着三人,简父清清嗓子,“那个,这边太偏僻了,又打不到车,你让人开车送我们回家!”

    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林绾绾直接怒了。

    “滚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