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5章 好奇心害死猫

    “他让我抓你干嘛?”

    健哥摩擦着下巴,怀疑的看着他,“你对我不会还有什么隐瞒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冷冷的说,“很难理解?爱屋及乌听说过吧,同样,恨屋也及乌,他恨我父母,就恨不得把我们家的人全毁了,没本事抓我哥,只好退而求其次,抓我或者是小绾绾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健哥大怒,“我师父才不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。

    师父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,而且他非常讲道理,怎么可能因为恨姜宁和萧傲,就波及他的子女?

    他不信!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师父的作风!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!”

    “我一百个不信!”健哥无条件相信师父,他厉声说,“你是姜宁和萧傲的儿子,你的立场根本不中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他抓我是做什么?”萧衍冷笑,“当年他们三个人有感情纠葛的时候,我还在我妈肚子里没出生,龙芊芊被撞的时候,我也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。而且那个时候龙芊芊已经定居M国,你觉得我这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,也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健哥被堵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姜宁和萧傲,师父让他抓萧衍干嘛呢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为了引姜宁上钩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现在姜宁不是已经被抓了吗!

    师父的目的也算达成了,如果师父不想伤害萧衍,大可以把他和牛彪一行人一起扔到偏僻的地方,可师父明确告诉他,让他把萧衍带到山上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他压根没打算放过萧衍?

    健哥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观有点崩塌。

    师父从小教导他为人要正直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同样,对他不好的人,也该十倍百倍的还回去。

    师父恨姜宁和萧傲,想为大小姐报仇的心情,他完全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就算师父杀了这两个人,他也觉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谁让他们把无辜的大小姐害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伤害萧衍?

    萧衍是无辜的啊,师父这样做,跟当年的姜宁和萧傲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健哥有点接受不了!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你师父让你抓我,是为了用我报复我爸妈?”萧衍看着健哥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,眸色微微一动,“你以为他只是把我当鱼饵,钓我爸妈上钩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天真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相信你的。”内心一番天人交战之后,健哥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师父,他冷飕飕的盯着萧衍,“我相信我师父的人品!”

    “助纣为虐!”

    健哥恼羞成怒,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挑眉,眸光戏谑,仿佛在嘲笑他事情的真相明明已经摆在面前,他还不愿意相信!

    健哥越发恼怒。

    他对门外高喊一声,“阿武!”

    一个小弟马上推门走进来,“健哥?”

    “把这小丫头的手绑上!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阿武马上找来绳子,结结实实的把简宁两只手都绑了起来,为了防止两人逃跑,健哥吩咐阿武,“把绳子系我床头上。”

    这样,只要他们的绳子有动静,他就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夜里让守夜的人机灵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健哥烦躁的摆摆手,“行了,赶紧睡觉去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!”

    阿武退出房间,还体贴的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三个人。

    时间不早了,简宁和萧衍肚子吃饱,奔波了一天,疲惫感袭来。

    “睡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萧衍看简宁就地就要躺下,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萧衍对着墙壁努努下巴,“你睡里面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!”

    简宁乖乖走到里侧,两个人手上都绑着绳子,行动不方便,废了好大功夫,才把被子拉到身上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躺下。

    没有枕头,衣服也没脱,手上还绑着绳子,显然睡起来不会舒服,简宁以为今天经历了这么惊心动魄的绑架,会睡不着。

    可她躺下来,身侧是萧衍熟悉的气息,那气息让她心安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,沉沉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萧衍也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健哥的泡面没吃。

    他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吃的下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睡的香甜,他胸口间的郁气越来越浓郁,烦躁的他把一桶泡面都扔进了垃圾桶,声音不小,然而,那两个人好像真的睡着了,竟然动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健哥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脱掉皮外套,躺在他的单人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脑袋里全都是萧衍刚才跟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觉得他应该相信师父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如果……如果萧衍说的是真的,如果师父真的想要伤害无辜,他……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越想越烦躁。

    健哥“刷”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他双手插进寸头里,低咒一声,“好奇心害死猫……擦!早知道不问了!”

    发泄了一通。

    他又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重重仰躺在单人床上。

    透过手电筒的光芒,他茫然的看着头顶的稻草房顶。

    该死的。

    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锦宫。

    林绾绾怀孕之后,萧凌夜休息了一个多月陪她,后来虽然上班了,每天也定时的早九晚五,所有的应酬能推的全推掉,所以他下班非常准时,每天五点二十,林绾绾就能准时听到他开车回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天。

    萧凌夜依旧是五点二十准时下班。

    林绾绾已经养成习惯,每天这个点就坐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等他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看到她,萧凌夜冷厉的五官倏然柔和起来,他随手脱掉西装外套,来到林绾绾身边,“今天又闹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今天可乖了。”

    萧凌夜习惯性的坐到她身边,伸手摸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。

    才三个多月。

    她长得瘦,不穿紧身的衣服根本看不出肚子。

    见她一个人在客厅,身边也没个人,萧凌夜微微蹙眉,“简宁呢?”

    “佣人说她下午和阿衍一起出去了,现在还没回来,可能是两个人约会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下午?

    下午是上班时间。

    阿衍虽然不靠谱,却也不会在上班时间公然翘班约会!

    萧凌夜蹙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