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4章 咱俩打个商量

    “喂,你家跟我师父到底有什么仇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深深的看着他,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健哥下意识地反问,“我应该知道?”

    简宁简直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还助纣为虐!”

    “喂!”健哥面色一沉,语气带着警告的味道,“小妹妹,说话注意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有点怕,可她忍了忍,到底是没忍住,“你都不知道你师父跟我们有什么仇,你就帮他绑人,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是犯法的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!”健哥用叉子合住泡面盖子,双手抱胸转过身来,“我是我师父捡回家养大的,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师父给的,师父让我做什么事情,自然有他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跟他简直没办法沟通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没说,到底跟我师父什么仇什么怨呢!”

    萧衍接腔,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健哥眼底瞬间迸发出刺眼的八卦光芒。

    “……问你师父去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健哥眼底的光芒倏然熄灭,他砸吧砸吧嘴,“神经病吧,哥最讨厌说话只说一半的人了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萧衍和简宁并肩靠在墙上,不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两人真的没有想开口的意思,健哥心里跟猫抓的似的,痒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师父对萧家的恨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    他也问过师父为什么这么恨萧家,可每次问起来,一向和蔼可亲的师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变得阴森可怕,他虽然好奇心很重,可看到师父那个样子,到底也不敢多问了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。

    他太想知道这件事的纠葛了。

    现在。

    当事人之一就在他面前,他深埋了这么多年的好奇心一瞬间就生根发芽,茁壮成长成一棵大树了。

    不告诉他……

    他真的很难受啊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他完全可以用简宁威胁萧衍开口,可是……哼!他健哥才不是这么没品的人!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努力增加存在感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闭目养神,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    他加重了声音,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健哥走到两人旁边,蹲在萧衍面前,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终于掀起眼皮。

    “咱俩打个商量!”

    萧衍以眼神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健哥,“……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明明萧衍是他的阶下囚,现在怎么弄的他像大爷,他跟个孙子似的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!

    谁让他好奇心重!

    “咳,我师父跟你们萧家有仇,虽然不知道抓你有什么用处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小妹妹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萧衍终于抬起眼正视他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只要你告诉我,我师父跟你们家的仇恨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能保证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事情过了之后,让小妹妹平安回家!”

    萧衍冷静的看着他,仿佛在探究他话里的真伪。

    健哥坦坦荡荡的任他打量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们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,我们抓你是因为你家跟我师父有仇,我们又不是不讲道理,别说小妹妹只是你女朋友,就算她是你老婆,只要事情跟她无关,我们也不会伤害她啊!”

    “你能作主?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,我肯定不能作主,但是小妹妹还是没问题的。不过我提前告诉你啊,我说的是事情结束之后才放她。而且我答应你,只要你告诉我事情的全部,你们在我手里的这几天,我保证不让你们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“萧衍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对简宁摇摇头。

    郝叔恨他们家已经几十年了,这几十年下来,心理不知道扭曲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他有手段,有人脉还有财力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。

    老哥这段时间一直在找郝叔的下落,可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就足够说明郝叔有多狡猾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。

    他不敢保证能不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能保住一个是一个,再说了,用一个故事换小辣椒的平安,还是很划算的!

    “事情要从三十一年前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,一个认真说,一个认真听。

    简宁也听的认真。

    这件事她隐约知道一些,但是具体情况并不是太清楚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“我擦!”听故事的时候,健哥几次都暴跳如雷,等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,他实在没忍住,直接爆粗,“你妈也忒TM不是东西了!大小姐我见过,那么一个光彩四射,温柔大方的一个女人,竟然是被你妈害成今天这样的!害了人家一次还不够,竟然还害第二次!TM,还以为我们少爷是萧傲和大小姐的私生子?萧傲他能生出我们少爷这么绝美的人吗!”

    萧衍抿唇,眸光亮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健哥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,“好吧……哥承认,萧傲的基因还是不错的。但是你妈也恶毒了,单凭一个没有证据的猜测,就找人撞断了大小姐的腿,如果撞的角度偏移一点,或者是撞的再重一点,大小姐是不是就直接没命了?她这根本就是谋杀!最毒妇人心,这句话果然一点不假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眸光更冷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没办法接受母亲做的事情,可是,听到健哥一句句的谴责,他心里还是不舒服,非常不舒服!

    健哥没注意萧衍的神色,摩擦着下巴,恍然大悟的说,“怪不得我师父这么恨你家,你爸妈都不是好东西,一个毁了大小姐的事业和爱情,一个还毁了她的健康,差点要了她的命!我师父跟大小姐从小一起长大,大小姐是他最重视的人。前些年,他一直在M国照顾陪伴大小姐,眼看着大小姐从天之娇女变成每天坐在轮椅上,连生活都不能自理……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爱护的人,却被别人这样狠狠践踏,他不恨你妈才怪!”

    萧衍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去年大小姐双腿神经坏死,没办法只能做截肢手术,那段时间我师父跟疯了似的,我猜测我师父应该是被这件事刺激到了,所以才决定找你妈报仇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,闻言越发沉默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健哥话锋一转,“不过……严格算起来,这是我师父跟你爸妈的事情,他让我抓你干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