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0章 我就不告诉你

    “你要带我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健哥拍拍萧衍的肩膀,“到地方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吩咐小弟,“等会儿经过药店买点碘伏和纱布,给小妹妹手上的伤口处理一下。哈哈!他们两个太合我胃口了,对他们好点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个屁啊!”健哥瞪他一眼,“我师父只让我抓人,又没说让我虐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衍和简宁被推上一辆面包车。

    几个小弟跟他们同行,看着他们,健哥则拿着两人的手机,乘坐了另外一辆车。

    车子上。

    气压有点低。

    借着村里隐约的灯光,简宁时不时偷偷瞥萧衍一眼,萧衍发现她的偷窥,轻哼一声,却没理会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生气了啊。

    简宁往他身边挪挪,用胳膊碰碰他的手臂,“萧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花蝴蝶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傲娇的别过头,就是不搭理她。

    简宁眼珠子一转,突然“哎呦”的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萧衍马上转过来,急切的问,“怎么了,是不是手指又疼了?!”

    “终于理我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这从意识到上当了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错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不该拿绾绾的生日当密码!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简宁立马保证,“只要有机会,我一定把密码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改成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改成011900!”

    萧衍这才看她一眼,“这串又是什么数字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!这是咱们今年年初在我老家的时候,大年初六,阳历一月十九号,我们确定关系那一天!”

    他当然没忘!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小辣椒也还记得!

    萧衍面色好转了一些。

    算她还有点良心!

    “你说的,有机会就换回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车里的几个小弟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样子,忍不住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神经病吧!

    都性命攸关的时刻了,不想着害怕求饶,竟然还想着以后改手机密码?

    脑袋有病!

    尽管心有不满,小弟们也不敢违抗健哥的命令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在经过村口那家药店的时候,小弟还是停了车,去药店买了碘伏纱布和棉签。

    买东西的人是小弟,提东西过来的却是健哥。

    健哥钻进面包车,让车辆继续行驶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健哥一双眼在萧衍和简宁身上转来转去,眼底燃气熊熊的八卦之光,“当然是看着你们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头一次见比他还八卦的男人!

    萧衍懒得理会他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手伸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瞎啊,她两只手都被绑着,怎么伸手!”萧衍吐槽。

    “也对!”

    健哥吩咐小弟,“把小妹妹的绳子解开!”

    小弟面色犹豫,“健哥,这不太妥当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解你就解。你们这么多人,如果让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逃了,那也不用跟着哥混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弟噎了一下,任命的解开了简宁手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被绑的太久。

    两只手臂都是酸的,得到自由,简宁活动了一下手臂。

    “伸手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简宁老老实实的把手伸出去。

    “嗤——这是谁包扎的,打的结难看死了!”他随手把简宁手上的布条撕掉,布条上沾着血,粘连在伤口上,这一撕,疼的简宁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擦!”萧衍大怒,“你谋杀啊,动作轻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健哥撇撇嘴,“行了啊,哥又不是医生,愿意给她重新包扎就不错了,你还逼叨叨,再叨叨哥就不管她了,让她手指发炎烂掉算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咬牙忍住不满。

    健哥的确不是干这种细活的主,他笨手笨脚的用棉签沾了碘伏给简宁的手指消毒,他的动作有些粗鲁,棉签落在缺了指甲的嫩肉上,疼的简宁脑袋上一层一层的冒冷汗。

    萧衍实在忍无可忍,“你到底会不会包扎!”

    健哥非常坦然,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还没有个第一次,哥这不是正在学习吗!”

    “你再学下去,小爷的媳妇都要疼晕了!”

    健哥抬头看了眼简宁,果然看到简宁脸色泛白,冷汗淋漓,而简宁看他的眼神……着实有点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该不会以为他是故意的吧!

    他还真不是故意的!

    健哥掩饰性的咳嗽一声,对小弟招招手,“过来,你来包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弟任命的过来给简宁包扎。

    先消毒。

    再包扎。

    动作非常娴熟,三下两下就包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健哥!”

    健哥凉飕飕的看了小弟一眼。

    包的这么快这么好,是诚心打他脸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弟被瞪莫名其妙,缩缩脖子赶紧缩到角落,降低存在感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少假惺惺的,别以为你给小辣椒包扎了,我就会感谢你。”萧衍冷冷的看着他,“别忘了,她的指甲是谁拔的。”

    健哥摊手,无奈的说,“都跟你们说了,哥是文明人,如果不是小妹妹不听话,我也不想动手!”

    萧衍还想说什么,简宁生怕他激怒了健哥,赶紧按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萧衍,你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简宁看向健哥,虽然这个健哥拔了她的指甲,而且手段相当凶残,但是……这么一个下午相处下来,她觉得他跟她想象中的绑匪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她跟健哥打商量,“你能不能把萧衍手上的绳子也解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简宁说,“我和萧衍现在在你手里,而且还在车上,你们这么多人,我们又逃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萧衍跟你可不一样,他从小学武,唔……虽然不算高手,但是身手也是很不错的,给他松绑了,万一他跑了我找谁哭去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这件事没得商量。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萧衍微微眯起眼睛,他目光凉飕飕的看着健哥,“你怎么知道我从小学武?”

    健哥一愣,咧嘴笑起来,“反应还挺灵敏,不过想套哥的话也不是这么容易的,我就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