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8章 你赶不走我的

    萧衍关切的看着简宁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简宁对他笑笑,低声说,“没什么,真的没什么。不过是让我彻底看清了而已,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萧衍眸光心疼,他侧首,看向简父,眼神变得格外冰冷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么看我干什么,你别以为我怕你。”简父吞吞口水,“简宁是我女儿,命都是我和他妈给的,她把我们一家人害成这样,今天我们让她来帮我们解决麻烦,这本来就是她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你以为子女是你的私有物,你想怎样就怎样?”萧衍冷笑一声,“算了,跟你们这种人讲道理简直是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心有不满,却不敢对萧衍放什么狠话。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不甘心的闭上嘴。

    他不再理会萧衍,转而看向叫健哥的那个年轻人,看着健哥的时候,他的神态表情马上变成了怂包,他苦苦哀求说,“健哥……您答应过我们,只要我们把简宁骗过来,你是不会为难我们一家人的,现在我们已经把她骗来了,您看……您是不是发发慈悲,把我们一家三口给放了?您放一百二十个心,您放了我们,我们也不会出去乱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健哥鄙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自私自利,重男轻女到这个程度的人!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,目光凉凉的看着简父,“我的确说过会放了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眼睛一亮,“那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可没说现在就放了你们。”健哥打断简父的话,他看不上简父的所作所为,故意吓他,看向手底下的人说,“把他们跟这些人一起带走,找个偏僻没人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健哥!”

    带走!

    偏僻没人的地方!

    这是要……灭口?

    简父吓得一抖,差点吓尿了。

    “健哥,健哥您不能这样,您答应我们会放我们走的啊,我们就是一群小人物,您不能杀我们啊!”

    简母也哭,简不凡也吓的跟着一起哭。

    哭声不小,健哥眉头一皱,他摆摆手,手底下的小弟马上心领神会的找布堵住了几人的嘴。

    “唔,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带走!”

    小弟们早就准备好了面包车,足足三辆面包车,把牛彪等人和简父一家三口全带走了,最后,小弟指着简宁,问健哥,“要把她一起带走吗?”

    简宁面色一紧,“我不走!”

    “小辣椒!”萧衍面色微变,“跟他们一起走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

    “别倔!”萧衍小声跟她说,“跟他们走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牛彪带来的人足足有接近二十个,再加上简父一家三口,这么二十来号人,如果一起死掉,绝对会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,既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把他骗来,就绝对不可能把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牛彪等人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只是可能被转移到荒无人烟的地方,然后等这边的风头过了,那些人就会放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跟他们一起被转移,反而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小辣椒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走的。”简宁知道萧衍的意思,但是她心意已决,她侧首,笑看着萧衍,“我跟你一起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“不!前所未有的清醒。”简宁动了动手,肩膀上的束缚让她想起来她双手被绑,她放下手,看着他的眼睛,笑着说,“花蝴蝶,你现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,所以……以后你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赶不走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向能言善辩的萧衍,此刻内心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他才苦笑,“你知不知道,跟我在一起,可能会面对什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说你现在是我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了,所以,不管是什么情况,我们都一起面对。”简宁靠在他肩膀上,柔声说,“你是我的初恋,我这个人认死理,要么不恋爱不结婚,要么就守着一个人从一而终,我现在已经认定你了,你想跑也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为了我的安全,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。”她压低声音,“我等着你想办法带我逃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个笨蛋!

    她知不知道,这些人……说不定是想要他的命啊!

    简宁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她不是一时冲动,她是真的想好了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她无比确认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她爱他。

    她要跟他在一起面对任何事情,哪怕是……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反正她了无牵挂。

    “花蝴蝶,如果这次我们能平安,回去我们就结婚吧!”

    萧衍愣了一下,他嘴角一勾,又恢复了往常的吊儿郎当,调笑着说,“求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么你答应吗?”

    “笨蛋,求婚这种事情要男人开口的。”

    简宁也笑了,“那你求吧。”

    萧衍侧首,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,“现在不行!小爷的求婚地点怎么能这么寒酸,等着,以后,小爷一定给你一个盛大的,让你终身难忘的求婚现场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一众人看着萧衍和简宁旁若无人的秀恩爱,每个人的表情都像便秘了一样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萧二爷。

    您现在是阶下囚,咱能不能有点阶下囚的自觉啊!

    健哥目光落在两人身上,眼神也挺复杂的。

    “健哥,这个简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健哥叹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是萧衍,本来也没打算伤害无辜,不过……这小丫头他也没打算立马放走,她留下还是有些用处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有些意外,师父口中“冷血无情”“残忍嗜血”“坏到惨绝人寰”的萧家人,竟然也有萧衍这么重情义的。

    倒是稀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牛彪等人很快就被转移走了,房间里只剩下健哥一行人,以及萧衍和简宁。

    暮色四合。

    健哥打开窗看了眼外面。

    工厂都在加班,这会儿外面一个放工的工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了。

    “健哥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按原计划……撤!”

    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