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2章 宁宁,救命啊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御天的心情并没有自己预想中的轻松。

    相反。

    他抿紧嘴唇,心情更糟糕了。

    像是有一团火,从胸腔里冒出来,直冲脑门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绪,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——发泄!

    他也的确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他挑起唇,冷笑着说,“忘了告诉你,给我妈磕头道歉只是其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煦拧眉,“你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道歉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跟我道歉!”龙御天勾起自己一捋银发,冷冷的看着他,“我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,难道你不该跟我道歉?”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龙煦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的确是他对不起龙御天。

    小时候,他只把他当成实验品,从来没把他当儿子疼爱过,他不但没有给过他父爱,还损害了他的身体健康。

    龙煦看着龙御天跟他神似的外表,苦笑一声,真诚的说,“是我对不起你,我跟你道歉!”

    “你造成的伤害,嘴上说说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煦看着他的眼睛,诚恳的说,“你说。只要你提出要求,不管怎么样,我都想办法成全你!”

    “道歉要有诚意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你诚恳的道歉!”他刻意加重了“诚恳”这两个字,见龙煦还是不明所以,他勾起唇角,残忍一笑,“跪下跟我道歉,我可以考虑原谅你。哦……顺带帮你保守秘密!”

    龙煦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龙御天依旧笑吟吟地看着他,只是笑容中多了一些嘲讽,“啧!看来你道歉的诚意仅此而已嘛!”

    “御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不到就滚!”龙御天突然收了笑容,“别做出一副假惺惺,求原谅的姿态,恶心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煦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眸子深处已经是一片坚定,“一直以来,我的确欠你一句道歉,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,除了生命,的确没有给过你什么……你恨我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龙御天抿紧嘴唇。

    龙煦深深看他一眼,然后……在他冰冷的目光下,缓缓地……弯起膝盖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御天冰冷的眼神中闪过显而易见的错愕。

    他竟然……竟然……

    真的要对他下跪!

    龙御天不自觉地屏住呼吸,眼看着他的膝盖距离地面只有两寸的距离,他捏紧拳头,猛然转身,闭上眼不去看这一幕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尽管如此。

    他还是清晰的听到膝盖和地板碰撞的沉闷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像是一道闷雷,直直的劈在他心上,他身体踉跄了一下,一颗心也跟着沉重沉闷起来。

    他背对着龙煦,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为了龙青鸾……你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为了青鸾。”龙煦说,“这是我欠你的,只要你能原谅我,让我做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御天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“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让你原谅我是奢求,但是……能让你心里舒服一些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长袖下。

    龙御天拳头死死攥紧!

    舒服!

    他现在的心情简直舒服透了!

    “你成功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御天大步走远,他的声音远远飘来,“以后……该说的不该说的,我都会守口如瓶,你可以放心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龙煦的回应,龙御天就负着手,大步上了楼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长靴踩在楼梯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正如同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郁结的恨不得跑到山里吼几嗓子痛快的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原谅龙煦!

    这辈子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对母亲,对他做过的事情,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他恨这个人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的目标就是终有一天,把龙煦踩在脚底下,让他的脸和尊严跟地板狠狠摩擦。可他知道,这太难了。

    龙煦自尊心非常强,把他踩在脚底下,除非他死!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今天他真的做到了。

    龙煦跪在地上,跟他道歉,还同意去母亲坟前跟她磕头道歉,他明明应该有畅快淋漓,大仇得报的痛快,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他一点也不觉得开心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真的糟糕透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锦宫。

    一号别墅。

    散步回来之后,简宁准备了营养午餐,林绾绾吃了之后就去楼上午休了。

    简宁无所事事,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刷手机。

    眼皮还是一直跳。

    用了很多方法都不管用,最后简宁干脆不去管它了,就是心里总是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三点多。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这不安来自哪儿了。

    三点多的时候,她手机突然响起来,她下意识地抓起手机,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微微有些呆愣!

    妈妈!

    因为手机里有很多工作号码,简宁一直没有换手机。

    她这部手机里保存的有父母的电话。

    已经断绝了关系,她以为这两个电话这辈子都不会再响起了,所以……也没想着删除拉黑。

    的确如她所想。

    断绝关系之后,她和萧衍从老家离开,父母拿到了钱,的确再也没有联系过她。

    时隔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妈妈竟然又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铃声一直在响,可简宁却半天没有接听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,她一直刻意不去想父母,不去想老家发生的那些事情,可此刻看到这通电话,她才知道自己压根没忘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忘记。

    她的爸妈……为了三十万彩礼,不惜给她下药,把她卖给别人!

    简宁眼眶酸涩,却流不出眼泪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。

    早就在过年的那段时间,在老家的时候就流干了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调整了心情,然后……任由手机铃声继续响,随手把手机扔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收了她四十万,在断绝关系书上也签字了,现在才过了两个多月,就给她打电话……

    多可笑!

    “叮叮叮——”

    铃声响了一会儿,发现没人接听之后,那边的人似乎放弃了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简宁松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一口气还没有松下来,手机铃声又夺命一样的响了起来,颇有种她不接,她就一直打的意思。

    简宁抿唇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简宁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“宁宁,救命啊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