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0章 哥,救我

    萧衍想的简单。

    老妈这边情绪平复下来了,他还能赶回去陪陪小辣椒。

    那丫头看着大大咧咧的,实际上内心敏感着呢,约会到一半把她一个人扔餐厅了,她这会儿心里不知道怎么难受呢。

    萧衍越想越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三下五除二把一碗意面吃完,然后放下叉子,“我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再陪妈妈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连你也嫌弃妈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能说什么!

    该怎么陪聊就怎么陪聊呗。

    “妈,您说吧,就当我是个垃圾桶,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,等您痛快了我再走!”

    姜宁一脸感动,“阿衍,妈就知道,关键时刻还是只有你能靠的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扯扯嘴角。

    前两天断绝关系的时候,怎么没见您老这么煽情啊喂。

    “妈现在很害怕……”姜宁低着头说,“我跟你爸都生活了大半辈子了,眼看一只脚都要踏进棺材了,他突然要跟我离婚,如果他真的下定决心要离,我,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安慰她,“妈!就算我爸跟你离婚了,你还有我跟我哥两个儿子,不会让您受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,我都依赖你爸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叹气。

    既然不想离,您老还搞什么离家出走啊,在家挽回老爸的感情不是更好?

    难不成,她还指望着老爸跟以前一样来哄她?

    想想也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!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衍,我这辈子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你爸跟你还有你哥身上了,尤其是你跟你哥,你们两个是妈的命根子,妈有时候对你们要求严格一点,也是为了你们两个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阿衍,如果妈妈做了什么让你不满的事情,你也别记恨妈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以为姜宁指的是断绝关系那次的事儿。

    她这么要面子的人,能这样说,对他来说已经是委婉的道歉了。

    萧衍叹口气,“妈!我怎么会记恨您?你是我妈,母子之间能有什么隔夜仇!”

    “妈就知道你是最贴心的。”

    聊天的时候,萧衍一直在看手机,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他来到酒店已经有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小辣椒怎么还没给他发消息报平安,难道她还没有回锦宫?

    想到她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荡的样子,萧衍顿时坐不住了,他抓起手机,“妈!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,你跟我爸的事儿等明天礼拜天,我回家跟爸好好聊聊,你也别闹腾了,赶紧退房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很重要的事情?”姜宁问他,“是工作还是陪那个简宁约会!”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提起简宁,姜宁脸色倏然冷下来,“阿衍,你怎么就是看不清呢,那个女人接近你目的不纯,她就是为了傍大款!”

    “妈!”萧衍冷下脸打断她,“您别这么说她!简宁是个很好很优秀的女孩子,您没跟她好好相处过,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,所以别用有色眼睛看她!还有……如果她真的愿意冲着我的钱跟我在一起,我觉得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女人找男朋友总要有所图,或者是图男人对她好,或者是图男人的脸蛋身材,要么就是图钱,如果她真的图我的钱,说明我身上还有值得她图的东西……我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疯了!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疯狂的念头!

    “萧衍,你非要这个时候刺激妈妈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刺激您。”萧衍平静的说,“是您先提起小辣椒的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尽量不在她面前提起小辣椒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宁气的胸口疼。

    “阿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萧衍猛然起身,站起来的一瞬间,他突然觉得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他的小腹一阵阵的热浪往脑袋上涌。

    萧衍踉跄了一下,赶紧扶住沙发的才稳住身体。

    热!

    身体很热!

    口干舌燥!

    这个时候萧衍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这三十一年就白活了!

    他陡然抬头,不敢置信的看向姜宁,“妈!你给我下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宁仔细看他的表情,见他脸上已经涌起潮红,眼珠子也有些发红,就知道药效发作了,她松口气,“阿衍,你别怪妈妈,妈妈也是为了你好。那个简宁根本不适合你,妈妈帮你物色了个漂亮的女孩子!”

    “您疯了!”萧衍怒吼,“所以什么吵架,什么离家出走,全都是骗人的是吗?”

    姜宁低着头不敢看他,“不这样说,你怎么会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失望又愤怒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他发现,他越是愤怒,身上就越是提不起一丝力气,身上也更加火热滚烫,视线也跟着朦胧起来,萧衍几乎站不住身体。

    “这个药,你情绪波动越大,药效发挥就越快。”

    姜宁看他浑身的皮肤都变红了,心里也有些担心,她担心是不是药效下的太重,他身体受不了,想到这里,她也等不了了,大步往外走,“你再忍忍,我看看他们怎么还没把人送进来!”

    姜宁大步离开了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热!

    好热!

    萧衍红着眼,拼命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他还有一丝丝的理智,他抓着手机,身上没有力气,连滚带爬的冲向浴室。

    身上的力气像是被吸干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靠在门板上,费劲的把浴室门反锁住。

    他来到花洒下。

    喘息着脱掉羽绒服,然后颤抖着手,把花洒的水流开到最大。

    冰冷的水淋在头上身上,他被冻得一个激灵,神智也有一瞬间的清醒,他剧烈的喘息着。身体火热,水却冰凉。

    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他难受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浴室门被“砰砰”拍响,“阿衍,你快开门,妈妈找到的女孩子已经送来了!你快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精神紧绷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刚跟小辣椒确定了关系,他绝对不能背叛她!

    “阿衍,阿衍?”

    身体热到冷水都快失效。

    萧衍猩红着眼,脑袋重重地往墙上磕,剧痛让他神色清明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,颤抖着拨通了萧凌夜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救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