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4章 毁了龙芊芊的人,是你!

    离婚……

    结婚三十多年,她为了守住这段婚姻,受了多少委屈!

    现在。

    人都到了这把年纪,竟然还是逃不掉离婚!

    多可笑!

    姜宁眼眶一红,又想哭了。

    她的生活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。

    目光触及到林绾绾,姜宁心里的阴暗面又冒了出来,好像……就是从这个女人出现之后,他们家才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像家的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简宁……简宁也是因为她,才能接触到阿衍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最终导致阿衍跟她断绝母子关系的,就是这个女人!

    思及此。

    姜宁狠狠瞪了林绾绾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绾绾被瞪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她摸摸鼻子,觉得很无辜。

    有病吧。

    她跟萧傲闹离婚,她好心带着孩子过来安慰她,她瞪她干什么?

    又不是她让萧傲跟她离婚的。

    “林绾绾,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真是一个扫把星,自从你来了我们家,我们家就没发生过一件好事。先是凌夜带着心肝从家里搬走,紧接着阿衍也搬走。你招女助理招谁不好,偏偏要招那个简宁!我命令你,马上把她开除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被瞪,林绾绾就知道姜宁要对她发难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姜宁现在心情不好,可随意的把她当出气筒,还让她开除宁宁……抱歉,做不到!

    换了平时,林绾绾早就怼回去了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想到刚才答应萧凌夜的,她到底还是忍耐了下来,她尽量心平气和,“宁宁的工作做的挺好的,我没理由开除她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想开除,一百个理由也能找的到!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做错事,我为什么要开除她?”

    “公私不分,跟自己的老板谈恋爱,这还不叫做错事吗?”

    林绾绾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亏她刚才还觉得姜宁挺可怜,看到她这么气势汹汹的样子,她觉得刚才她完全是同情心泛滥了。

    她隐忍的说,“她只是我助理,我只要求她把工作做好,至于谈恋爱……那是她的私生活,我无权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她勾引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林绾绾忍无可忍的打断她,“萧夫人,您可以去问问您儿子,看看是宁宁勾引他,还是他一直在纠缠宁宁!虽然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们为什么在一起了,但是这是他们两个的决定,他们两个都是成年人,其他人没有权利干涉!”

    “说白了,你就是不开除简宁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宁气的身体微微发抖,指着林绾绾怒斥道,“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就是个不安好心的女人!你就是故意的,故意让他们两个在一起,就是为了报复我,是不是?因为我之前对你和凌夜百般阻挠,你就拉个同盟,一起来对付我!我告诉你,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,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就不可能让他们两个走到一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拉同盟对付她?

    这脑洞开的真大!

    关于阴谋论,林绾绾谁都不服,就服她!

    “萧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姜宁指着门,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绾绾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好像她多想在这儿当出气筒似的。

    林绾绾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睿睿冷冷瞥了姜宁一眼,大步跟上。

    “睿睿……”

    睿睿才不顾忌她的心情,冷冷的说,“就像你不喜欢我妈咪,我也不喜欢你!”

    睿睿轻哼一声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麻麻,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肝,连你也要走吗?”

    心肝站在床边,她看着门口的林绾绾和睿睿,扭头,又看看靠在床上,脸色苍白的姜宁,肉嘟嘟的小脸皱成一团,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“心肝,你陪奶奶说说话,麻麻跟哥哥在楼下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麻麻你确定不走?”

    “不走!”

    心肝这才放心,安心留下来陪姜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书桌上两杯茶已经凉透,萧傲也把三个人的过往全都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。

    萧凌夜久久地沉默。

    事情跟他调查的差不多,唯一有差别的是,调查的时候,他以为是父亲背叛了婚姻,婚内出轨,连带着还欺骗了另一个无辜的女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。

    真相竟然是,他在遇到龙芊芊之前对母亲就已经没了感情,只是迫于母亲以命相拼,才勉强同意不离婚,继续生活。

    另一点是龙芊芊的车祸。

    他揉揉眉心,“车祸真是我妈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傲苦笑,“你妈亲口跟我承认的,其实她就是不承认,我也知道是她!你妈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变得特别偏激……她以为在M国撞见的那个男孩,是我跟龙芊芊的私生子,所以……凌夜!爸跟你保证,我跟龙芊芊真的清清白白,从来没发生过任何不该发生的事情,也压根没有所谓的私生子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知道?”

    “那个男孩,是龙芊芊的侄子!”萧凌夜沉声说,“你最近这段时间应该听过他的大名,他叫龙御天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傲一脸震惊!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龙御天,从龙御天回云城发展开始,他就是新闻上的常客,只是……他失去了记忆,完全不记得龙芊芊,更别说把龙御天往龙芊芊身上联想了。

    “那他回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先放一放!”萧凌夜直视他,“眼前的事情,你打算怎么处理!”

    “离婚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吓唬吓唬她,或者是闹着玩的?”萧傲抿唇,面色十分严肃,他绷着背脊,认真的说,“你妈让人给我催眠,把我当傻子一样欺骗了这么多年!更重要的是,她竟然因为一点莫须有的猜测,就去伤人性命!我现在只要看到她,就想起她是个杀人未遂的杀人犯,她这一生,毁了龙芊芊两次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凌夜,就算姜宁是你妈,你也不能这样昧着良心替她辩解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确有错!”萧凌夜一阵见血的指出来,“站在客观的角度,她可悲又可恨,但是!你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,因为,从始至终,在这个事件里,最错误的人,是你!”

    萧傲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另外!我妈的行为固然可恨,但真正毁了龙芊芊的人,是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