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3章 我都想起来了

    老宅。

    萧凌夜等人抵达的时候,张妈已经等在门口了。

    看到车子停下来,张妈赶紧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二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张妈摇摇头,“昨天晚上老爷就从主卧里搬到客房了,今天一整天夫人都没有吃饭,老爷也没有理会,今天中午的时候老爷去找夫人谈离婚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说的,房间里一直在吵闹,夫人哭的挺伤心的,从中午到现在夫人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饭没吃,连水都没有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张妈急的不行,“我在这个家里干了二十多年了,还从来没看到老爷夫人闹的这么严重过,大少爷二少爷,你们快去劝劝吧。”

    萧凌夜抿唇,“我爸呢?”

    “在书房!”

    萧凌夜点点头,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萧衍喊住他,他挠挠头,“那个……我就不进去了,老妈看到我肯定会更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萧凌夜点头。

    林绾绾此时也带着两个孩子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绾绾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带两个孩子去看看妈吗?”

    林绾绾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,“我明白,你放心去找爸吧,你放心,我肯定让着你妈!”

    萧凌夜抓紧她的手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萧衍留在车上。

    萧凌夜去书房找萧傲,而林绾绾则带着两个孩子去了楼上的主卧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咚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萧凌夜推门而入,萧傲抬起头,看到来人是萧凌夜,他微微有些诧异,“不是带着林绾绾在国外补蜜月嘛,怎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萧凌夜开门见山,“你跟我妈闹离婚,我们还怎么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傲苦笑,“张妈告诉你的吧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不重要!”萧凌夜在他对面坐下,看到萧傲瞬间苍老疲惫下来的面容,他眸色深邃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都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。

    萧凌夜已经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妈住院,你和阿衍在医院里提到了龙芊芊,你已经查到当年的事情了,是吗?”

    萧凌夜点头承认,“是!”

    萧傲苦笑,“知道我为什么记不起当年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!”萧凌夜犹豫了一下才说,“我妈找人给你催眠,让你忘了当年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竟然找人给我催眠。”

    萧傲笑容越发苦涩,他给萧凌夜倒了杯茶,推到他面前,“凌夜,有兴趣听听我跟你妈还有龙芊芊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把当年的事情已经查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是调查出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跟当事人的亲身经历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萧傲喝了杯茶,整理了一下思路,陡然恢复了记忆,他发现,那些压在脑海里的东西,虽然已经过了三十多年,可还是如电影画面一样清晰。

    他组织了一下语言,然后把当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萧凌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楼上卧室。

    林绾绾带着两个孩子站在门口,她敲敲门,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她试探的按下门把。

    很意外。

    房门没有上锁。

    她直接推开房门牵着两个孩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床上。

    姜宁背对着房门,侧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林绾绾知道她没睡着。

    她带着两个孩子绕到姜宁面前,果然,姜宁并没有睡,她躺在床上,却睁着一双眼睛。短短几天,她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魂,她躺在床上,头发没有打理,看上去乱糟糟的。整个人身上都透着颓然和苍老。

    看到面前的人是林绾绾。

    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,姜宁的眼底爆发出一阵光芒,可当她看到来人竟然是林绾绾的时候,她眼底的光芒又陡然熄灭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宁闭上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林绾绾。

    她觉得此刻林绾绾来,就是为了看她笑话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!”

    心肝趴在床沿,担心的看着她,“奶奶你怎么躺在床上,你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心肝的声音,姜宁勉强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林绾绾面前的心肝,她鼻子一酸,眼泪登时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心肝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,奶奶是我啊,你别哭啊。”心肝手忙脚乱的给她擦掉眼泪,“奶奶你别哭了,心肝看着你哭,心肝也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宁眼泪流的更凶了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她回想自己的一生,越想越觉得自己过的太失败了。

    到了老年,老公要跟她离婚。

    生了两个儿子,结果两个儿子都为了女人跟她作对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。

    此刻唯一能让她觉得暖心的,也就心肝了。

    姜宁越想越难受,抱着心肝哭的止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“心肝……奶奶现在只剩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也抱住姜宁,像她小时候哭闹的时候奶奶安慰她一样,她笨拙的拍着她的背,“奶奶你别难过了,不管怎么样,心肝都爱你的!”

    姜宁还是哭。

    她这两天应该没少哭,两只眼睛肿的跟核桃一样。

    林绾绾看她用力抱着心肝,好像生怕心肝会离开一样,微微皱眉,“你这样会吓到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!

    她这样会把唯一爱她的心肝也吓跑的。

    姜宁咬牙控制住情绪。

    她擦掉眼泪,松开心肝,努力扬起笑容,“心肝,奶奶是不是吓到你了?”

    心肝摇头。

    姜宁吸吸鼻子,她的理智恢复了一些,“你不是跟你粑粑麻麻还有睿睿去旅游了吗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二叔说爷爷奶奶吵架了,粑粑麻麻就带心肝和哥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姜宁自动忽略了萧衍。

    她觉得窝心。

    还是有人关心她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跟爷爷为什么吵架啊,二叔说你们吵的很凶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她怎么跟孩子说。

    说了她也听不明白啊。

    她摸摸小丫头的爆炸头,“爷爷和奶奶因为一些事情,意见产生了分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好好商量,达成一致不就好了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。

    姜宁眼眶发酸。

    她有预感,这一次,恐怕不管她怎么做,这个婚都非离不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