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4章 你还爱我吗

    “公司给别人,在家陪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傲苦笑,“你知道,这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!难道在你心里,我跟儿子还没有你的公司重要吗?”姜宁咆哮,“我不在乎你挣不挣钱,也不在乎你能挣多少钱,我就想让你在家陪我和儿子!我们家又不缺钱,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,以后家里的钱全都是给我们的,你就不能把所有的时间用在我们身上吗!”

    “你跟儿子很重要,但是我的工作也同样重要!创业初期,我那些合作伙伴是因为我才愿意凝聚在一起,现在你让我把挑子全都扔给他们……这不现实。”萧傲沉声说,“而且,我是个男人!现在正是拼搏的年纪,你让我心安理得的在家做家庭煮夫,然后还理所当然的花着你父母的钱……抱歉,我做不到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说来说去,你就是不肯为了我跟儿子,舍弃外面的花花世界!”

    “阿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照顾不到家庭,你结婚做什么,你这跟害人有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“等过了这段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够了!过了这段时间还有下一段时间,过了下一段时间还有下下段时间,你永远有忙不完的事情,有无数推不掉的应酬!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是个头!”

    姜宁直接掀翻了桌子。

    巨大的声音吓得摇篮里的萧凌夜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姜宁任由他哭,红着眼吼道,“够了!我真的受够了这种日子!我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们都画着美美的妆容,成了各大公司的精英。下了班之后马上就能跟男朋友一起逛街约会看电影,而我呢!每天蓬头垢面的窝在家里,吃不好睡不好,一个人带着孩子,每天跟他的屎尿打交道!就连上厕所都要抱着小孩。家里家外全都是我一个人,这种婚姻跟丧偶有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“结婚那天,你口口声声跟我爸妈承诺,说会把我宠成小公主,结果呢……你就是这样宠我爱我的?!骗子!萧傲你就是个大骗子!”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

    一岁的萧凌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睁开眼睛,挣扎着从婴儿床上坐起来,吓得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“麻麻……抱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姜宁一把拍开他的手,吼道,“别来烦我!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萧凌夜哭的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 萧傲顾不上那么多,脱掉被蛋糕弄脏的外套,赶紧把萧凌夜从婴儿床上抱了起来,他笨手笨脚的哄着,“乖!凌夜别哭啊,爸爸在呢。”

    萧凌夜还是哭,挥舞着两个小手,“麻麻……要……麻麻!”

    “阿宁……不管我们怎么样,孩子是无辜的,你就先哄哄他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一个人的儿子吗!”姜宁大怒,“从出生之后就一直是我一个人带,有本事你自己把他哄好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辛苦,从孩子出生我就说请个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家里住陌生人!”

    “不行找个不住家的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一百遍了,我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!”

    萧傲没办法,“实在不行,让妈来给你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还是我妈!你妈都多大年纪了,我跟她同一屋檐下处矛盾怎么办,我妈还没有退休,你让她辞掉工作来给你带孩子?你亏不亏良心!”

    孩子哭个不停,姜宁也吵个不停,萧傲也恼了,怒声说,“这不行那不行,什么都不行!你到底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你辞职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姜宁冷笑,“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傲觉得累。

    就算是工作两天两夜不睡觉,他也没觉得这么疲惫过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最近太忙,忽略了妻儿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在创业最艰难的时候,难道她就不能给他一点理解和包容吗!

    从她怀孕开始,她就变着法的作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告诉自己,她是因为怀孕,身体激素发生了变化,所以才阴晴不定的,他作为男人,作为大她二十岁的老公,除了包容还是包容。

    他心想,生了孩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生了孩子之后,无非是从一个坑,跳到另外一个更黑更深更大的坑。

    姜宁开始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稍稍有哪里不满意,就对着他大吼大叫,充分的发挥了她千金小姐的任性脾气。

    整整一年了。

    几乎每天他晚归,都会像今天这样争吵一番。

    萧傲真的觉得很累。

    更多的时候,他甚至不敢回家,生怕回到家就是争吵,可就算这样,争吵也是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孩子受到了经吓,一直哭闹,好不容易哄睡了萧凌夜,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。

    夏天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外面的天空已经蒙蒙亮了。

    萧傲抱着熟睡的萧凌夜,推开主卧的房门。

    卧室里。

    姜宁背对着他躺着。

    但是萧傲知道,她没睡着。

    他绕到里面,轻手轻脚的把孩子放到姜宁的里侧,然后……坐在了床沿。

    “姜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宁不说话。

    透着朦胧的微光,萧傲重重叹口气,“实在不行……我们就离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宁身形陡然一僵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,结婚之后我们会过成这样,与其每天这样互相折磨……还不如各自欢喜,你还年轻,家世也好,离开我还能找更好的人。孩子你想要就给你,如果你觉得他是负担,就留给我。你放心,我会找保姆好好照顾他,如果你想念他,随时都能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!”

    萧傲苦笑,“我每天分身乏术,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,一个放公司,一个放家里……实在没那个精力在外面找个人。”

    萧傲的确在外面没情况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甚至还不认识龙芊芊。

    他叹气说,“阿宁,我知道你也很累了,再这样下去,我们两个的感情迟早磨光,最后反目成仇……毕竟相爱过一场,弄到那样收尾就太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姜宁哽咽,“那你,还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,是久久的沉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