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6章 断绝关系协议

    人民群众对民警有种天生的敬畏感。

    见民警到了,立马自动自发的让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民警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报的警?”

    萧衍走出来,“是我!”

    警察一身正气,“是你报警说有人贩卖人口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人多嘴杂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警察到了,萧衍完全不担心简家的人再有什么小动作,他带着警察离开现场,放心的把简宁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简家的人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姚辉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简家贩卖人口的罪名成立了,那他们家就是买家……他再不懂法律也知道,这种行为是触犯法律的。

    警察刚离开现场,简宁奶奶就拍着大腿对简宁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老简家是倒了什么血霉,竟然摊上你这种黑心肝的孙女啊!你这个小蹄子,你爸妈生你一场养你一场,你竟然联合外人报警抓他们,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玩意儿,你这样忤逆父母,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啊!”

    老太太的不讲理和骂人的功夫,简宁从小见识到大,她麻木的任老太太骂着。

    “你的命都是你爸妈给的,让你为你弟弟牺牲一下,怎么就不行了!你还敢有怨言,你凭什么有怨言!你这个小蹄子,早知道你这么冷血,当年你出生的时候,我就该掐死你!亲闺女送爸妈去劳改,你就不怕别人戳断你的脊梁骨啊!”

    “错了!”

    简宁打断她,努力捋直舌头,慢吞吞的说,“不止我……爸妈。还有你,爷爷,大伯,简不凡……姚辉,你们……统统都……跑不掉!”

    老太太面色一变,连连后退两步,“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爷爷……还有大伯……牵线。”她靠在车身上,艰难的说,“你们……是帮凶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不只是简父简母,她和老头子包括大儿子也要去劳改?

    不不不!

    她不要去!

    老太太拍着大腿鬼哭狼嚎起来,“老天爷啊,我们是造了什么孽啊,怎么养了这么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出来啊。简宁爸妈,我告诉你们,这事儿都是你们两个出的主意,真出事儿了你们自己但着,绝对不能连累我们。”

    简父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简母也很害怕,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个选择!”

    听到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,简母赶紧说,“你说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你们……做错事,应该受到,惩罚。你们……全去劳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拼命摇头,“不行不行,宁宁,你这样会毁了我们全家的啊,你不会这么对爸妈的,还有第二个选择呢?”

    简宁继续说,“第二!姚家……彩礼全退掉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退退退。我们肯定把钱全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写一份协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协议。”

    简宁闭了闭眼,“断绝关系!从今以后……我和你们所有人,断绝关系!以后……我是生是死,是好是坏,跟你们……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眼睛一酸,“宁宁,你这是真的不要爸妈了吗?”

    简宁眼圈通红。

    她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!

    是她不要他们吗?

    明明是他们不准备要她了。

    今天如果不是萧衍及时赶到,她这会儿恐怕已经被迫跟姚辉拜了堂办了酒席,如果那样,她都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有多绝望!

    一边丝毫不愧疚的做着毁她一生的事情,一边又来跟她谈亲情?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他们真觉得她是狗,平时不管怎么打,只要扔根骨头,她就会摇着尾巴,巴巴的凑过去吗!

    “你们不在乎我……何必摆出不舍得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自己选吧。”

    哪还用选。

    简母当即就说,“我们选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简宁四毫不意外,“那就找纸笔吧……写,协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咬着嘴唇,“宁宁,你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,我们答应你就是了,何必写什么协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须写!”

    她太了解她爸妈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脱离这个家,他们会像噩梦一样缠着她,不管她以后去哪里,他们都能找到她,然后像吸血鬼一样,拼命的吸血,直到她被吸干为止!

    现在他们答应的再好都没用。

    只要危机过去了,他们一样会故态复萌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协议。

    只有具有法律效益的协议,才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简母还想讨价还价,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得商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看向简父。

    简父眼神阴冷,如果不是有所顾忌,他能冲上来把简宁给撕了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,他们家算是名声尽毁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全都是这个不孝女造成的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。

    简父真想回到简宁出生的那一天,如果能回去,他会第一时间把她给弄死!

    “协议我可以写!我有条件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面无表情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想,收了姚家的彩礼,就当做这些年你报答我跟你妈的生养之恩了,现在你们这个婚结不成了,我还要把彩礼钱退给他们家。你要跟我们家断绝关系?可以!先把这些年我跟你妈的生养之恩还了,只要你还了,别说是一张协议,就是写一百张都行。”

    简宁抿唇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想从她身上捞一笔。

    那边,萧衍不知道跟警察说了什么,警察在原地站着,萧衍则走了回来,他刚回来就听到简父这番不要脸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!”

    简父梗着脖子说,“那我就不写!有本事你们就把我们全家都送去劳改好了,我们顶多在里面坐几年,而简宁……她害了我们一大家子,以后一辈子都要遭受良心的谴责!老子把她养这么大,她就该给老子养老,她想拍拍屁股就走人,做梦!今天老子就把话撂这儿了,如果她不给钱,大不了谁都别好过!”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萧衍拧眉,“小辣椒!”

    这笔钱,简宁当然可以不出,可是……她不想欠他们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她又重复一遍,“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四十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