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5章 我配合你

    姚辉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虽然事情闹开了,他们两家都丢了脸,可是如果这个婚不结,他们姚家才真是损失惨重啊。

    订钱,相家钱,三金钱,彩礼钱,还有买东西林林总总加起来,他们家已经花费了四十多万,如果不结婚了,他们家这些钱怎么办?

    按简父简母的人品……会不会退给他们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这个婚,必须结!

    思及此。

    姚辉马上喊来跟他一起来接亲的人,高声说,“婚礼继续,我们赶紧走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但是来接亲的人毕竟是姚家那边带来的人,当然听他的话,听他这样说,该奏乐的又开始奏乐,该放炮的又开始放炮。

    姚辉大步走到萧衍身边,“简宁已经是我们姚家的人了,你赶紧走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家的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你们领证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姚辉噎了一下,“我们这边,只要办了酒席,就算是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嗤!”萧衍冷笑,“法律只认可结婚证!”

    “今天办了婚礼,改天我们自然去民政局领结婚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这个机会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萧衍扶着简宁,把她从婚车的副驾驶座位上搀扶下来,姚辉马上要上前阻止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萧衍毫不留情,一脚把他踹开。

    这一脚直踹在姚辉心窝,他闷哼一声,脸色煞白倒在地上半天没起来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来接亲的人立马忍不住了,几个年轻人对视一眼之后围上来,“萧衍是吧,你能耐啊,敢打我们家的人,你这么能打,咱们哥几个跟你过过招!”

    简宁紧张的抓住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辣椒抓他袖子了!

    嗷嗷嗷!

    小辣椒竟然有这么担心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萧衍一颗心都在冒粉红色的小泡泡,一转头,看到走过来的几个年轻人,粉红色泡泡变成了腾腾杀气,他站着没动,轻笑着说,“啊……忘了告诉你们,我已经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简宁奶奶更是叫嚣起来,“你有病吧,我们家好好的嫁女儿,你报哪门子的警!别理他,就算是警察来了,也管不了别人嫁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当然管不了别人嫁女儿,可……如果是贩卖人口呢!”

    简宁奶奶当即就怒了,“你放屁!你说谁贩卖人口,我们家规规矩矩的嫁女儿,怎么就成贩卖人口了,简宁是我们家的孩子,她的命都是她爸妈给的,别说是让她结婚,就是让她去死,她也得照办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脸色倏然一冷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,“老东西,你这把年纪还没活明白呢,你当现在是古代呢,别人都没有人权?小爷真的很惊讶,都二十一世纪了,竟然还有你这种思想腐朽的老不死。老而不死是为贼,小爷今天可算领教这句话了。今天小爷好心,就给你普个法!你们家这样为了钱,强逼着孩子结婚就等同于贩卖人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贩卖就贩卖,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想要证据还不简单。”萧衍冷声说,“你们给简宁下药,她血液里有药物残留,只要抽个血化验一下,你们想跑都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他又转眸看向包围住他的几个年轻人,轻笑说,“你们敢动手就是帮凶,来吧,刚好小爷看不惯你们很久了,不把你们弄进去待两年,小爷心里都不痛快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他们听萧衍说的有鼻子有眼,生怕真的要坐牢,一个个……顿时不敢上前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……报警了?”

    简宁的舌头还是僵直的,说话十分费劲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小爷还能忽悠他们不成!”萧衍看向简宁,见她面色复杂,立马皱眉,“小辣椒,你该不会是担心你家里人吧,他们都这样对你了,难道你不希望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恨其不争,“你对小爷不是从来都是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吗,怎么到你家人这里,你就这么拎不清了,我告诉你啊,你这样放任他们,只会给他们第二次伤害你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,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衍听她这样说才算放心。

    “萧衍,你耳朵……过来!”

    萧衍马上凑近了简宁,简宁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,她说话时的热气喷洒在他耳朵上,热热的,痒痒的。萧衍有些心猿意马,完全没听到简宁跟他说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……吗?”

    “咳!”萧衍回过神,“你声音太小了,再重新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只好在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“听清……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简宁点头。

    萧衍妥协,“那好,我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警察到了。

    听到警车声,简家的人以及姚辉终于都怕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像萧衍说的那样,他们全家哪个都跑不掉啊。

    简母惊慌的跑到简宁面前,“宁宁,宁宁爸妈错了,我们不逼着你结婚了,我们把彩礼钱还退给姚家行不行……如果我跟你爸进去了,你弟弟有两个劳改犯父母,名声传出去了,他这辈子就全完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讽刺的笑笑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们眼里心里依旧只有简不凡。

    她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简不凡脸色也很惊慌,他不停的摆手,“跟我没关系,主意都是爸妈出的,药也是爸爸让找来的,真的跟我没关系,等会儿警察来了,你一定要跟警察说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撇的真干净。

    简宁看向父母,他们听到简不凡这番话,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呢。

    刚这样想,就听到简母说。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,这都是我跟你爸的主意,你弟弟什么都不知道。宁宁,妈妈知道你心里有恨,有恨你就冲我跟你爸来,别伤害你弟弟,我们家就他这么一根独苗,如果他出事了,爸妈就没法活了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!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哪怕简不凡再不堪,他们心里依旧只有他,就因为他是个男孩子!

    说话间。

    穿着制服的民警已经从警车上走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