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2章 抢亲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简宁浑身一震,她瞪大眼,眼泪“刷”的一下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萧衍……”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一定是他!

    她不会听错的!

    来人正是萧衍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银色羽绒服,搭配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,一向吊儿郎当的他,此刻面色十分阴郁,他拨开人群,走到婚车旁边,他先是冷冷的扫了简不凡一眼,然后目光落在姚辉身上。

    姚辉本身条件不差,可此刻站在萧衍面前,他竟然会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平时做生意,接触的人不少,可像萧衍这样相貌身材和气质这么出色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知道我是谁!”

    萧衍拉了下副驾驶的车门,发现车门锁死了之后,他眼底寒芒乍现,“开门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今天是我跟简宁的大喜日子,你让我开门我就开啊!”姚辉拧眉,语气不善,“难道你还想抢亲啊!”

    “抢亲?这个词我喜欢!”萧衍没感情的笑笑,“你猜对了,我就是来抢亲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姚辉噎住。

    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男的是谁啊,这大喜的日子怎么还来抢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宁宁的前男友吧?”有人冲萧衍嚷嚷,“小伙子,你这样可不地道啊,我们宁宁今天结婚,不管你以前跟她是什么关系,也不能在大喜的日子过来闹腾啊。”

    还有人惊讶,“这小伙子有点眼熟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我见这小伙子来村里了,当时这小伙子还是提着行李箱来的呢,因为长的比电视里的明星还好看,我就记住了,本来还以为是哪家来的亲戚……现在看来,这小伙子是来找宁宁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姚辉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他看向简父简母,质问道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简父简母和简不凡已经傻了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萧衍会出现在这里,而且还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这,这这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说简宁在外地没有谈过恋爱吗?这男人是怎么回事!”姚辉简直要疯了,“你们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简母根本解释不了啊。

    简父大步走到萧衍面前,陪着笑说,“萧衍啊……你,你怎么来了?你是不是听说今天简宁结婚,来祝福她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耳朵聋吗?我说了,我是来抢亲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脸色有些难看,但是碍于萧衍的身份,又不敢发作。

    之前。

    简父是最想姜宁和萧衍在一起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在云城的时候他期待了半年,也没见两个人关系有什么变化,他早就放弃了。更重要的是,简宁今天结婚,他已经收了钱,而且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知道了,如果今天婚礼出了问题,他跟谁哭去!

    他咬着后槽牙,扬声说,“萧衍,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们家简宁,可是我们简宁并不喜欢你,她已经三番五次拒绝你了。今天是简宁和姚辉的大喜日子,你就别捣乱了行吗?”

    “简宁不喜欢我……”萧衍指着姚辉,嗤笑一声,“难道她就喜欢这个男人了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

    简父说,“简宁和姚辉是通过相亲认识的,两个人一见钟情,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婚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!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车门打开,我亲自问问简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僵住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?

    车门怎么可能打开!

    如果开了门,他为了钱逼女儿嫁人的事情不是全都暴露了?

    到时候他不但要把姚家给的所有钱都退回去,还会因为逼迫女儿结婚,成为村里人人唾弃的对象。

    想到后果,简父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料定萧衍不知道简宁的情况,之所以找到这里来,也是见到简宁结婚了,所以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他拦在副驾驶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萧衍啊,你跟简宁全都是你自己一厢情愿,我跟你说的直白点吧,简宁跟我和她妈说过,她非常讨厌你纠缠她。所以,你还要跟她说什么呢?别做这种让大家都难堪的事情了,你还是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这男人是简宁的追求者啊。

    姚辉的脸色也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还好不是前男友……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简父摇头,“我不能让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简宁,凭什么代表她赶我走!只要你打开车门,简宁亲口说让我离开,我绝不纠缠,转身就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面色僵硬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萧衍眯着眼,冷冷的说,“你这么拦着,不肯让我见简宁,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为什么不让简宁亲口拒绝我!”萧衍抬起下巴,沉声说,“我萧衍绝不是死缠烂打的人。我还是刚才那句话,只要简宁亲口说让我离开,我立马就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周围的村民忍不住七嘴八舌的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宁宁他爸,我看这小伙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要不然你就让宁宁跟他说句话,让他走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这眼看着吉时就要过了,你就让宁宁赶紧把他打发走吧,结婚讲究个喜庆,耽误了吉时不吉利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早点让小伙子死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萧衍轻笑,“心虚?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言乱语!”简父激动的说,“我有什么好心虚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的村民也开始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简宁爸这是怎么了?明明把车玻璃降下来,让简宁说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事儿,为什么非要僵持着不肯让步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真的跟这个小伙子说的一样,心里有鬼吧?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!”有人小声说,“我一直觉得简家这门亲事挺奇怪的,听说初一相了亲之后就开始筹备婚事了,这……谁家的女儿说了对象不考察一段时间啊。他们这也弄的太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头该不会是有什么隐情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议论声,简父脸色越发难看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