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0章 那是……萧衍?

    “你们在里面加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目光闪躲,避而不答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好了。”简不凡说,“就是一些让你没什么力气的东西,放心吧,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,只会让你老实一点而已,谁让你一直想试图逃跑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对。

    影楼在街上。

    而且影楼里那么多人,他们当然不放心。

    考虑的真是周到啊。

    简宁冷笑。

    “赶紧喝掉。”简不凡不耐烦的说,“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直接接过水杯,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反抗。

    她知道,反抗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只有她自己喝,或者是被按压着往嘴里灌的区别而已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!”

    “还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!”简不凡把婚纱卷成一团抱在怀里,率先走在前面,“走吧!”

    院子里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正值寒冬,又是凌晨三点钟,冷风一吹,众人都打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简不凡搓搓手,“赶紧上车!”

    他上了驾驶座。

    简宁坐在了后座,简母先打开了院子大门,等车子开出院子之后,她从外面把大门锁上,也跟着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车子上座椅冰凉,车身上也结了一层细碎的冰,简不凡赶紧打开空调,又打开车灯,这才驾车缓缓行驶起来。

    村子距离街上有五公里的路程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所有的一切都在睡梦之中,四处都是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堵车。

    开出村子,车子就上了柏油路,一路畅通无阻起来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,药效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脑袋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简宁靠在座椅上,她浑身无力,四肢软绵,连抬起手臂都觉得费劲。

    “宁宁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张张嘴,舌头却一阵发麻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宁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驾驶座上,简不凡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,随意的说,“应该是药效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那药只会让人浑身无力,不会有其他症状吗?”简母紧张起来,“宁宁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会说话不是正好吗?省的她等会儿到了影楼乱说话,简宁她小心思多着呢,不得不防!”

    见简母一脸不赞成,简不凡劝着说,“妈!今天都初六了,再过几个小时就是婚礼了,这个时候可不能出岔子,所以你可千万不能这个时候心软,如果一个搞不好,我们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!都是暂时的,人家跟我说了药效只会持续两三个小时,等她化完妆回来,应该就差不多了,不会影响婚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这药没有副作用或者是后遗症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我跟您保证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亲妈哎,你不信谁也不能不信您亲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简母才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她眼看简宁身体差点倾斜,赶紧扶住她的手臂,“宁宁,你忍耐一下,很快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子抵达影楼。

    影楼里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简宁是被简不凡和简母架着下车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独特出场方式,还引来了众人的侧目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简母不好意思的解释说,“我女儿身体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。

    这女孩子应该是有残疾吧!

    可惜了一副好皮囊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唏嘘,却没有人怀疑。

    毕竟。

    最近这些年,因为男女比例相差太大,导致很多农村男孩子不好找对象,往往这些家庭为了传宗接代,只能降低标准,找身体有残疾的女孩,再或者是离异过的女人作为妻子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残疾女孩结婚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众人只是惋惜了一番,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还好。

    简家人来的算早,前面只有三个新娘在排队,一共有两个化妆师,很快就能轮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让新娘子把婚纱穿上吧。”化妆师说,“换好衣服等会儿就能直接化妆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。”

    影楼是私人的。

    换衣服的地方就是老板娘平时居住的卧室,简母和简不凡把简宁搀扶着进了房间,简不凡就把婚纱递给了简母。

    简母费劲的给简宁换上婚纱。

    天气太冷。

    影楼里条件也不太好,空调都没有。

    简宁的衣服刚被脱掉,就狠狠打了个哆嗦,胳膊上也冻出一片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宁宁,你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忍着,她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简宁绝望。

    她像个木偶一样,任由简母摆弄,简母费劲的给她换上婚纱,换好之后,赶紧把羽绒服穿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上半身是暖和了。

    可婚纱为了唯美,都是层层薄纱,下半身依旧冷的厉害。

    简宁冻得唇色发紫。

    婚纱是落地的款式,其实把加绒的裤子穿上,从外面也是看不出来的,然而……简母压根没想到这一茬,简宁冻的哆嗦,却说不出话,只能任由简母搀扶着她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坐着等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凌晨三点多,大家都很困倦,众人也没有聊天的念头,整个影楼里非常安静。

    化妆间也没有空调。

    简宁被扶着坐在病冷的椅子上,只觉得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终于轮到她化妆。

    简母和简不凡把她扶着坐上化妆椅,给她调整好姿势,化妆师就在她脸上开始涂涂抹抹了。

    化妆师一边给她上保湿水,一边感叹,“这皮肤底子真好!”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是个残疾人!

    化妆师摇摇头,不再搭话,认认真真的给她化起了妆。

    化妆是个漫长的过程。

    从天黑一直到天蒙蒙亮,又从蒙蒙亮一直到彻底明亮,街上从空无一人到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出来去早餐店吃早餐。

    妆容终于完成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化妆师收了工具,惊艳的看着镜子里的简宁,“真美!”

    简不凡早就等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见完工了,赶紧把钱付了,叫上简母,一左一右的架起简宁,扶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影楼旁边就是一家早餐店。

    店里生意很好,这个时间吃饭的人非常多。

    众人用家乡话交谈着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她却没办法发出声音求救!

    匆匆一瞥。

    人群中。

    简宁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!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萧衍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