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9章 再也不欠你们什么了

    按照老家的风俗。

    新娘子早上就要从家里出发,坐车或者是坐轿子,伴随着乐响,连同嫁妆一起送到男方家里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简宁是没有嫁妆的。

    家具电器一概没有,只有几床寒酸的被子。

    这不重要!

    重要的是……她就只有一夜时间了,如果再逃不掉,她就真的只能嫁到姚家去了!

    当天夜里。

    依旧是简母陪她一起睡。

    简宁辗转反侧,心慌的怎么都闭不上眼睛。

    黑暗中。

    简母的声音响起来,“睡不着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也睡不着,睡不着就陪妈妈说说话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本来不想理会她,可听到她这句话,还是忍不住嘲讽出声,“我们之间……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恨爸妈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打断她,“我的确恨你们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噎了一下,半晌才幽幽叹气说,“宁宁,妈妈也不指望你能理解爸妈,但是……等你以后有了孩子,也许就能理解妈妈的做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绝对不会为了儿子的婚姻,牺牲女儿一辈子的幸福!”

    简母再次噎住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讲我们这边都是这样……就算我们这里大部分家庭都重男轻女,我也没见过卖女儿去给儿子娶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重男轻女的现象非常普遍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这里都是靠儿子养老,女儿嫁人之后就是一门亲戚,父母老了基本上都是儿子和儿媳妇照顾,所以也导致大部分的人都比较倚重儿子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即使如此,也不代表女儿在家里就没有丝毫地位。

    更多的父母嫁女儿甚至比娶媳妇更加重视,因为女儿嫁过去面对的是别人一家子,不但要考虑男方的人品,还有男方父母的人品。为了让女儿嫁出去不受委屈,女儿结婚的时候,男方给的彩礼,女方父母都会让女儿带过去,作为小两口以后生活的备用资金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因为跟简宁同龄的女孩子基本都是初中毕业,毕业之后就给家里赚钱,等女儿嫁人的时候,父母都会觉得对女儿有亏欠,所以会陪嫁丰厚的嫁妆。

    家具家电还有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而他们家……

    简母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的三个字就是对不起,因为这三个字代表着伤害已经造成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了明天,我就再也不欠你们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简母大惊,“宁宁,你不打算要爸妈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,看着眼前无尽的黑暗,冷冷的说,“是你们不要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从他们决定把她用三十万卖掉的那一刻起,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亲情可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晚,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因为老家都是在外务工人员,只有过年的时候亲戚邻居才能凑到一起,所以过年前后结婚办喜事儿的人特别多。而且结婚讲究个好日子,基本上结婚的日子都是双数,比如初六,初八……今天是正月初六,新娘子也特别多。

    所以简不凡凌晨三点就起床了。

    他要带简宁去街上的影楼化妆。

    新娘子太多,需要排队,他们必须早点过去,化好妆换好婚纱之后,再把简宁带回来,然后等男方那边派车来接。

    简宁一夜没睡。

    简母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简不凡打着哈欠来叫门的时候,简母马上就应了一声,随后拉亮了屋子里的灯泡。

    “宁宁,起来吧!”

    简宁麻木的坐起来。

    简母不忍心看她,披上衣服下床,“这会儿外头正冷,你……多穿点衣服,妈妈去给你拿你的洗漱用品。”

    简母走了,简不凡立马走进来,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,仿佛在看管犯人。

    简宁抱着腿,呆呆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……

    还能逃掉吗!

    “简宁,你别做无谓的挣扎了。”简不凡撇嘴,“别弄的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,今天是大喜的日,你欢欢喜喜的嫁过去,大家都高兴,何必弄的大家都不开心!”

    简宁抿唇。

    “哼!就你这样的,能嫁进姚家是你的福气,你别不知好歹了!”

    简宁刷的抬头,目光如电的扫向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简不凡竟然被她的气势震住,半天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来,他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他竟然会被简宁吓住!

    为了挽回面子,简不凡恶狠狠的抓住简宁,把她从床上往下扯,“赶紧起来!不知道今天赶时间吗,还磨磨唧唧的!”

    “放手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,你让我放我就放啊,那我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!”

    简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“简不凡,姚家为了我能出三十万……你信不信,也能为了我,回来跟你讨这笔钱!”

    简不凡吓了一跳,“你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简宁冷冷的看着他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不凡有些怂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该不会准备嫁到姚家之后,对姚辉吹枕边风,然后再回来把那笔钱给收回去吧?不不不!她压根不用吹枕边风,只要她像现在这样,不愿意妥协也不愿意跟姚辉好好过日子,到时候姚家的人觉得简宁压根不值三十万,说不定会跑回来让他们家退钱呢!

    简不凡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该死的。

    这个丧良心的女人,嫁出去也不让人省心!

    那些钱以后都是要给他的,他可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简不凡恨恨的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起床,躲是躲不掉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知道躲不掉。

    她慢吞吞的披上羽绒服,“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干嘛,你还想逃跑啊?”

    简宁冷冷的说,“你要看我换衣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不凡嗤笑一声,扭头就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简宁穿好衣服。

    几乎是刚刚穿好,简不凡就从堂屋里走过来了,跟他一起来的还有简母,简母已经洗漱完毕,她拿来了简宁的洗漱用品,还在杯子里给她接了一杯水用来刷牙。

    简宁很快洗漱好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简母走出屋子,不到一分钟,她又端了个水杯过来,“宁宁,喝杯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渴!”

    “不渴也得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心有所感,她看了眼水杯,“你们在里面加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