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8章 她的温情带着刀子

    “密码!”

    简宁偏过头,不想看到他脸上的贪婪。

    简父推了她一把,“你聋啊,密码是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,我就说你是个丧良心的玩意儿,怎么,嫁人还想把我们老简家的钱带走给外姓人花啊!我跟你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,你倒好,还没有结婚呢,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一个辛辛苦苦把她养大。

    他们除了给她口吃的,供她念书到高中,还对她付出过什么?

    感情?没有!

    金钱?更是妄想!

    除了给她一条命,就没有给过她任何有价值的东西,现在她长大了,竟然能不要脸的说出“辛辛苦苦把她养大”这种话。

    谁给他的脸?

    简宁已经不想跟他争辩。

    父母都活在他们的世界里,他们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和三观,不管怎么争辩,他们只会觉得她没良心,根本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和思想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密码!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擦!”

    简父大怒,他一把揪住简宁的衣襟,怒骂道,“简宁,你别以为你这两天就结婚了,老子就不敢打你了。乖乖把密码告诉我,省的你皮肉受苦。”

    “打吧!你又不是没动过手。”

    简宁冷静的看着他,“打死更好,婚就不用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老子想的美!我告诉你,就算是死,你也得给老子死到姚家去!”简父手捏成拳头,就要往简宁身上招呼,“老子再问一遍,密码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宁宁,你就说吧……不然你爸真的会打你的。”

    简宁闭上眼,“再问一百遍也是一样,我……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简父扬起拳头。

    简母飞身扑过去,死死拽住简父的手臂,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你让开!”

    “我不让!”简母红着眼圈,张开双臂护着简宁,她咆哮,“你够了没有!你说让我打电话骗宁宁回家过年,我做了!你说让我跟她要一万块的生活费,我也做了!你说为了不凡娶媳妇,为了给不凡还债,让宁宁嫁人,我做了!你说让我看着宁宁,别让她从家里逃出去,我也做了!你的女儿现在已经为了这个家把能牺牲的全牺牲了,你现在还来惦记她这点钱,你是不是要逼死她才高兴!”

    “宁宁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宁宁她做错什么了?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子,就要处处低人一等?你一直说她白眼狼,丧良心。可给不凡娶媳妇是她的责任吗,明明是你没本事,赚不到钱给儿子娶媳妇,就把家庭责任全都推到宁宁身上,你还是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闭嘴!从小到大,你是怎么对宁宁的,又是怎么对不凡的?宁宁再优秀都得不到你一句夸奖,不凡再调皮也是你的心肝宝贝。你一碗水端不平我不怪你,可你不能把孩子往死路上逼!是!你是不心疼,可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你这样对她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今天你如果敢动宁宁一根手指头,我就跟你拼了,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头一次看简母发这么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毕竟过了半辈子了,他对简母还是非常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见她气的浑身发抖,眼珠子都红了,知道她是真的气极了,简父讪讪的收了拳头,干巴巴的说,“你,你这是干什么!都过了大半辈子了,还一拍两散……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!”

    简母红着眼瞪着他。

    简父摸摸鼻子,“我就是吓吓她,没想真打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是真的愤怒到了极点!

    她承认。

    简宁小时候她对简宁不够关心。

    因为她生的是女儿,不被公婆待见,所以她就把不满转移到了简宁身上,觉得就是因为她,所以她才会生活的这么艰难。

    后来。

    不凡出生了。

    不凡出生之后,她在家里的地位明显上升了很多,她觉得非常扬眉吐气,连带着,对简不凡非常溺爱。

    后来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渐渐的就开始偏心眼了。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她承认!

    哪怕是现在,在她心里简不凡都比简宁重要,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对简宁一丁点感情也没有啊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滚,我滚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眼看简父要走,简母又连忙喊住他,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银行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看着手里的银行卡像是在看几万块现金,他一脸肉疼,“宁宁妈……其实不凡说的对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她以后过的好不好全看她自己造化。如果她不好好过日子,你就是给她一百万她也能败光。如果她好好过日子,多这几万块钱也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给不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咬咬牙,心疼的把银行卡交给简母。

    他攥着银行卡一角,半天舍不得松开。简母用力一扯,把银行卡扯了回来,她转身,不敢看简宁的眼睛,把银行卡塞进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妈也只能替你做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内心丝毫波动都没有!

    她再也不会因为妈妈对她的一点点温情而心软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温情……是带着刀子的。

    她心软一次。

    下次等待她的,就是一刀穿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月初五。

    这一天,简家一大早就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按照习俗,这一天晚上女方家要请做宴席的厨子在家里做几桌宴席,请第二天早上抬嫁妆的同村人吃饭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男方那边也会送来一些物品,包括男方请来的乐队。

    说是乐队,其实就是乡下跑演出的,搭个台唱唱歌唱唱戏,再吹吹喇叭,为的就是让气氛变得热闹一些。

    院子里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村里同族的女眷会来家里帮忙择菜洗菜洗盘子帮忙,大家说说笑笑,伴随着喜庆的乐器声响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而堂屋的门……依旧上锁。

    简宁压根找不到逃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初五晚上。

    宴席散了之后,简不凡从外面回来,当简宁看到他手里拿着的白色婚纱时……终于慌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