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6章 我让你滚啊

    简宁重新被关进屋子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身上满是伤痕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她挨打了。

    作为逃跑的惩罚,她被简父带回院子,用擀面杖在身上抽打,他力气很大,就算是冬天穿着厚厚的棉衣,简宁身上还是不可避免地青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流着眼泪,心疼的看着她,“告诉妈妈,哪里疼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上很疼,可她却没有流泪。

    简宁躺在床上,背对着简母,双目空洞。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吵了!”她哑着嗓子,捂住耳朵,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简直佩服死了她妈!

    明明是她对她穷追不舍,才导致她被抓回来,现在又哭哭啼啼的在她面前装什么无辜?

    她真的受够了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滚啊!”

    简母抹着眼泪离开屋子。

    床上。

    稍稍挪动一下身体,简宁就疼的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她脱掉羽绒服,撸起毛衣的袖子,胳膊上被擀面杖抽的留下一条鲜红的印记。

    不用看。

    身上其他部位肯定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简宁忍着疼,放下袖子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就算是怒到极致,爸爸也没打她的脸,应该是担心脸上有伤,办婚礼的时候不好看吧。

    简宁嘲讽的扯起嘴角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那弧度还没有扬起来,就已经耷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看着头顶的房梁。

    这次逃跑失败,父母看管她的力度肯定更严,再想跑,恐怕就难了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简父简母再次回到屋子。

    简宁听到脚步声,却不想睁开眼睛面对他们。

    “简宁,我告诉你,你最好给老子老实一点,再敢逃跑,老子就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父厉声说,“你少给老子装死,就算想死你也到姚家再死,再敢动一些花花肠子,老子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“宁宁爸……你打都打过了,别说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话!”简父瞪着简母,怒声说,“让你看着她,一步都不许离开,你是怎么搞的,如果不是我从外头回来,刚好撞到你们,就让她跑路了!如果她跑了,不凡还娶不娶媳妇!”

    “我就给她倒了个恭桶的功夫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什么倒!以后不许倒了,就把桶放在屋子里,熏死她也活该!一共就四天时间了,你能不能上点心,别妇人之仁!”

    “我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简父又在房间把简宁骂了一通,顺便又威胁警告了一番,等怒火发泄的差不多了,他才甩袖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。

    七大姑八大姨从姚家回来,女方家的亲戚一向最喜欢女孩子相家,不但有吃有喝,还有红包领,何乐不为?

    众人回来的时候,带回了一个大红色的行李箱,行李箱里压了三万块钱现金,看到这些钱,简父一个下午的怒火全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他乐呵呵的送走姚辉,然后送走了七大姑八大姨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一家人就关上门,在堂屋里开开心心的数钱。

    “三万块……姚家出手真是大方!”简父高兴的说,“我们村女孩子相家,最多的也就一万八千八吧,姚家竟然拿了三万,村里的人如果知道了,谁不得高看咱们家一眼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倍有面儿了!”简不凡附和。

    “这死丫头大学也没算白念,没有这个大学文凭,简宁上哪儿能值这么多钱!”

    “爸,那你这话就说错了。”简不凡撇嘴说,“大学一共四年呢,如果简宁高中毕业就上班找工作了,不管干啥工作,她一年也能挣个三万五万的,四年下来那就是将近二十万呢。这些钱她本来应该交给家里的,但是她跑去念书了,这个钱就泡汤了,所以仔细算算,咱们还是亏了。”

    简父对他的歪理十分认同,“也是这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!”

    简不凡得意。

    见状,刘糖糖扯扯简不凡的袖子,示意他别说话了,简不凡马上就闭了嘴,刘糖糖看简父收起了现金,眼珠子一转,视线就落到箱子里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,我今天准备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简母和简父对视一眼,拉着刘糖糖的手,柔声说,“糖糖啊,是在家里住的不舒服吗,怎么突然要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当时住过来的时候不是没带什么衣服吗,想回家去收拾几件衣服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简母松口气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到家的儿媳妇要跑了。

    她生怕刘糖糖回了家会出现什么变化,马上说,“这都不是事儿,这箱子里不是有现成的衣服吗?这都是姚辉给你姐买的新衣服,我看了一下,都是大品牌的衣服呢,你跟你姐身材差不多,这些衣服你应该都能穿。”

    刘糖糖的目标本来就是这些衣服,见简母这么上道,她非常高兴,嘴上却假意推辞说,“这……这衣服是姐夫买给姐姐的,我拿去……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合适合适,你姐不缺这几件衣服,没什么不合适的。”简母直接把衣服从箱子里拿出来塞到刘糖糖怀里,“你拿去穿吧,最近几天咱们家就办喜事了,你就别回家了,等你姐嫁了人再让不凡陪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刘糖糖故作为难的收了衣服。

    现在刘糖糖和简不凡住在一起,简母就盼望着刘糖糖的肚子能赶紧传出好消息,只要刘糖糖怀了孕,她和简不凡的婚事就更笃定了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怀了孕,说不定他们家还能少给一些彩礼。

    所以简母现在是巴不得刘糖糖多在他们家住几天。

    思及此。

    她马上扯扯简父的衣摆,“宁宁她爸,你那钱拿出来一些,让不凡这两天有空带糖糖去街上买点贴身东西,省的她还要回家拿衣裳。”

    简父马上明白了简母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也不犹豫,直接掏出一沓钱交给简不凡,“你这两天有空的时候就陪糖糖去逛街,不出门的时候就多在家里待着,你姐最近几天就要结婚,可不能再出现今天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简不凡开开心心的接了钱,拍着胸口保证说,“爸!你放一百二十个心,有我跟糖糖看着,绝对把简宁看的死死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屋子里,简宁听着几人旁若无人的对话,嘴唇都咬出了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