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5章 我宁愿自生自灭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堂屋的锁被从外面打开。

    简母端着饭碗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闭着眼躺着,当没听到。

    简母走到床边,把饭碗放到床头的凳子上,她轻声喊她,“宁宁,该吃午饭了。”

    简宁翻个身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心里难受,“宁宁,你就是再生爸妈的气,也不能跟自己过不去啊,从昨天到现在,你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也没有喝水了。你起来吃点东西好不好?妈妈特意去超市买了你最爱吃的竹笋,用竹笋剁了点肉馅,给你包了饺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宁,算妈妈求你,你就吃点东西好不好,再不吃东西你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简宁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我身体受不了……还是怕我饿坏了精气神,卖不上好价钱!”她嗓音嘶哑,浑身都泛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被她堵的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毕竟是她女儿,说完全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,简母吸吸鼻子,眼泪落了下来,“宁宁,你别怪爸妈,爸妈真的是没有办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?”简宁终于翻过身来,她看到简母脸上的眼泪,内心十分平静,“好一个没有办法……你是想说服我还是说服你自己。没有办法就能牺牲自己女儿一辈子的幸福,换钱给儿子娶媳妇。没有办法就能毁了我一辈子的前途,让我当你儿子的牺牲品!妈!您跟我爸是真的没有办法啊!哈!妈你知不知道,比起我爸我嘴讨厌的就是你这副嘴脸。”

    简母愕然。

    “我爸起码敢说他就是为了钱,就是卖女儿!而你……一边做着卖女儿的事情,一边又做出不得已而为之的痛苦纠结模样。您是为了什么?为了让我知道你是被我爸和爷爷奶奶逼迫的,为的就是不让我恨你,为的就是让你自己心里能好受一些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许你对我真的还有一丝丝的母女情份,但是这一点点的情分比起钱来,立马变的一文不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奶奶说,当年我出生的时候她劝你和我爸把我扔了,其实,比起在这个三观扭曲,重男轻女的家庭里长大,我宁愿你们把我扔了让我自生自灭!”

    简母的眼泪越流越凶。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你这样说是拿刀戳你妈的心窝子啊,你当我真的全都是为了钱吗,妈妈也是为了你好啊,我知道你不乐意这门亲事,可是妈妈打听过了,姚家父母虽然强势一些,可他们的儿子风评是很好的,你以后要结婚的人是姚辉,只要他对你好,他爹妈总不可能陪你们一辈子。你熬一熬,等他父母死了,你就能做家里的女主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觉得连冷笑是在浪费表情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结婚,你爸就不会放弃用你换钱。如果那样,说不定下一个家庭还不如姚家,到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觉得她是在鸡同鸭讲。

    她索性一个翻身,再次背对着简母。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妈妈知道有些话你不爱听,妈妈也知道你不想结婚,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咱们女人一辈子不就是找个好人家,结婚生子照顾家庭吗。你现在赚钱一个人花,觉得日子过的潇洒。可等以后年纪大了呢,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了,如果身边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,谁来照顾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常说老来伴老来伴,就是为了老了能有个伴啊!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目光复杂的看她一眼,“那你记得吃饭,妈妈先去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走了两步,简宁才冷声开口,“把恭桶带出去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清洗一下再给你送来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提着恭桶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因为等会儿还要进来送恭桶,再加上简宁一天一夜都躺在床上没有动弹,简母也就放松了警惕,堂屋的门只关上,没有上锁。

    怦怦!

    简宁心脏狂跳。

    确定简母离开之后,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,她猫着腰从窗边往外看了一眼,简母正提着恭桶往厕所里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农村的厕所都是在自家院子里面,为了保护隐私,会垒上墙头阻挡视线。

    院子里静悄悄的,好像没人。

    也对!

    今天家里的女眷都去姚家相家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简父和简不凡……

    他们两个就不是个能老老实实闲在家里的人,这会儿估摸着是没在家。

    眼看着母亲的身影消失在厕所里。

    简宁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!

    她猫着腰,小心翼翼地打开堂屋的门,老旧的木门发出细微的声响,还好简母距离比较远,完全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简宁走出堂屋,冲向院子的过道。

    院子的大门被从里面拴上,简宁心脏狂跳,小心翼翼地拉开门闩,打开大门。

    “宁宁!”

    简母倒了恭桶,看到院子门口的简宁,吃了一惊,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发现了!

    简宁一个激灵,拔足狂奔!

    “宁宁,回来,你快回来!”简母扔掉恭桶,大步追过去,“你不能走,快回来啊!”

    简宁一刻都不敢停留,大步狂奔。

    他们家住在村子的最里侧,条件好的人都搬到马路旁边建房子去了,所以老房子这边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只要她跑出这里,逃到马路上,就能求救了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没吃饭,两条腿发软,简宁完全是凭着一股毅力在支撑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“宁宁她爸,快拦住宁宁!”

    一抬头。

    简宁赫然发现,她的正前方,简父正脸色难看的大步跑过来。

    简宁心里一“咯噔”,赶紧掉转了方向,往另一个方向逃跑。

    “简宁,你给老子站住!”

    简父简母在后面狂追不舍。

    简宁体力渐渐不支,突然,脚踩到一块石子儿,她惊呼一声,脚一崴,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地上摔倒。

    泥巴路,摔的不疼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耽搁,她绝望的发现,身后的简父简母已经追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