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4章 我妈说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本来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不能再冷了。

    可听到简不凡的话,她还是觉得浑身发寒,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他们是算好的啊。

    知道她订的初六回云城的机票,如果她初七还没到云城,到时候绾绾肯定会打电话来问情况,手机在父母那里,一次两次他们还能搪塞,如果次数多了,绾绾肯定会意识到不对劲,说不定到时候会让人来找她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他们索性就把结婚的日子定在初六。

    这样……

    就算之后绾绾察觉到不对劲找过来,婚礼已经办成,生米已经煮成熟饭,什么都晚了……

    简宁捏紧拳头。

    指甲深深嵌入掌心,可她……已经察觉不到痛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初二。

    因为要相家,中午的时候男方要开车过来接,所以七大姑八大姨老早就来了家里,简宁待在屋子里,听着院子里说说笑笑的声音,躺在床上,睁着眼看着屋顶的房梁,眼睛里都是红血丝。

    所有人……

    好像都得了失忆症,忘记了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没有人提起她。

    就好像她是个局外人,不是她们口中的那个“新娘子”。

    简宁没感情的扯扯嘴角。

    太阳偏南的时候,姚辉来了。

    亲戚太多,他开了两辆车,其中一辆是他朋友开来的,他招呼众人去外面坐车,等人都走了,他才跟简母问起简宁。

    “宁宁啊,她在屋子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她还是不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母讪讪一笑,见状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“阿姨,我能跟宁宁聊聊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方便,我就在窗边跟她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姚辉就走到了窗边。

    屋子里光线太暗,姚辉只能看到简宁躺在床上,却不知道她睡了没,他试探的喊了一声,“简宁?”

    简宁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她“刷”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,飞快地从床上跳下来,鞋子都没穿,大步跑到了窗边。

    “姚辉!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窗子有些矮,姚辉半弯着腰,他依旧围着那条格子围巾,看上去文文弱弱的样子,“简宁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!”

    一天一夜没吃饭没喝水,简宁嗓子干涩的厉害,她紧紧抓住窗柩,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,“你什么都知道,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姚辉不自然的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简宁捏紧拳头,“我不喜欢你,也不会跟你结婚!”

    “简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加今天我们也才见两面,我不相信你对我一见钟情,既然没有感情,为什么要跟一个自己不喜欢,也不喜欢自己的人绑在一起一辈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我说什么,我爸妈都不会听,可你不一样。”简宁急促的说,“只要你反悔,这门亲事就能作罢!”

    姚辉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姚辉!我有工作,还有大好的前程,你难道忍心毁了我吗?”她急声说,“就算我们两个办了婚礼,我也会不甘心,不会安分的跟你生活!难道你们家也能这样天天把我关在家里吗?你们家条件那么好,有大把大把的女孩子任你挑,算我求你,放过我行吗?”

    “简宁……对不起!”

    简宁的心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姚辉低着头,“我爸妈知道你,他们对你非常满意,我对你也挺有好感的……而且我家已经花了这么多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把钱还给你!”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钱的事儿。”姚辉说,“咱俩结婚的事情我们家已经通知亲戚朋友了,喜帖也已经发了。简宁……你不知道我家的情况,我家虽然有钱,可……可名声不太好,如果错过你,我再想找个自己满意,父母也满意的对象就很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呢?”

    “等咱们结婚之后,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简宁抓着窗柩的手松了松,“就算我每天跟你吵,跟你闹,你都无所谓?”

    “我妈说了,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。等你到了我们家,我会好好对你,人心都是肉长的,时间长了,你肯定能跟我好好过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还是个妈宝!

    简宁知道说服他已经没有希望,自嘲的笑笑,退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妈还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妈还说……你爸妈跟你弟弟都不是什么好人,他们这样对你,等以后咱们俩结婚之后,你肯定会跟他们断绝关系的。我妈说……这样正好,你这样就算是没有娘家人了,以后咱们的日子也不会有娘家人搅和,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讽刺的掀起嘴角,“你妈是不是还说,没娘家人就相当于没有靠山,这样的话以后嫁到你们家,才能任你们一家子拿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姚辉惊讶的看她一眼,显然是没想到她竟然会猜到这些。

    他感慨说,“我妈说的没错,你读过大学,脑瓜子都比我们聪明!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拿捏你的,我一定会跟你好好过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!

    怪不得姚家的人能跟她父母谈成交易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啊!

    简宁彻底绝望。

    她放弃说服姚辉,退后几步,直接躺尸一样的重新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那边。

    姚辉见她这样,只能心虚的说,“你放心,礼数上我不会亏待你的,我家的红箱子里今天放了三万块钱的压箱现金,还有我昨天去市里给你买的新衣服,肯定让你特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不搭理自己,姚辉讪讪的摸摸鼻子,“那……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听到脚步离去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鞭炮声响起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们老家的习俗。

    男方开车去女方家接七大姑八大姨,接了人车子走的时候,都要放一串鞭炮。

    按照习俗。

    她今天也应该去男方家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亲事和你情我愿的不同,应该是为了防着她逃跑,所以直接就不带她了。

    简宁茫然又绝望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她的一生就只能这样了吗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她不能认命!

    她要逃!

    她一定要逃离这个地方!